余额宝投资限额腰斩?一“基”独大风险惹关注

编辑:www.weixin300.net -

余额宝投资限额腰斩?一“基”独大风险惹关注

  由于市场资金面偏紧,余额宝的收益时隔两年重回4%,这也促使天弘基金成为国内首家规模破万亿的基金公司。然而此时,市场却传出余额宝个人投资投资上限将由100万元调降至50万元。虽然天弘基金与余额宝对这一消息不予置评,但业内更加关注的是一“基”独大背后的风险,这样的风险早已被监管层关注


103140ephfpbulupdzwppd.jpg


  一“基”独大的风险


  事实上,这并非市场首次流传出监管加强余额宝风险管控的消息。此前,基金业内盛传,余额宝或将分拆成2000亿一只的产品,由一家托管行转为五家托管行负责。


  对于余额宝投资限额腰斩”的传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从货币基金的角度来看,在目前的状况下,应该加强对货币基金监管。他指出,现在市场上不少人把余额宝的“收益率”说成“利0率”,给了普通消费者一种误导,感觉余额宝是存款产品,实际上它是一种货币基金。


  “从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来看,货币基金也很容易出现问题。恰恰是安全、保本的货币基金,一旦发生挤兑危机,因为随时可以赎回,风险很大。”董希淼进一步解释。


  余额宝以互联网依托为基础,凭借支付宝强大的网络用户群体迅速实现规模上的“大跃进”,一度在基金业掀起互联网宝宝类产品设立热潮,然而庞大的体量背后,市场流动性风险也在不断滋生。


  在市场资金面偏紧的行情下,同业存款和同业存单收益持续走高,今年以来货币基金迎来黄金配置期。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占据货币基金“霸主”地位的余额宝年内利率一路攀升,5月11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重回4%,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继2015年6月余额宝利率失守这一节点之后的首次回归。此后,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持续上扬,截至5月19日,余额宝最新7日年化收益率为4.042%。


  良好的业绩表现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天弘基金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余额宝以1.14万亿元的规模创下历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天弘基金一季度规模上涨3573亿元至12023亿元,成为国内首家规模破万亿元的基金公司,其中余额宝在一季度规模上涨3313亿元。


  “最大规模”和“收益率爬升”,叠加余额宝随时可赎回的属性,余额宝无疑面对着不小的资金兑付压力,那么这是否会为其埋下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整体来看,余额宝规模达到这个量级,背后的池子一定已经做大,且有一定的内部协调机制。比如它可能投了1000个项目,即使1-2个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整体兑付。


  不过,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表示,收益与风险是匹配的,如果余额宝购买的货币基金经营不善,客户也有遭受损失的可能。目前余额宝规模已超万亿元,属于一“基”独大,其潜在的风险和对市场的影响不可忽视。如发生巨额赎回又无法及时提现时,通过互联网的快速传导,将引发连锁效应,会引起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危机。投资限额下调起到了“限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规模的膨胀。


  事实上,每至岁末节初,市场流动性风险就不断积聚,去年底,北京一家资产规模超百亿元的大型基金公司被曝出因巨额赎回导致基金爆仓,基金公司自掏腰包进行资金填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一季度上述基金公司规模出现明显缩水。


  监管层的担忧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天弘基金上线了“余额宝大额充值”功能,解决此前用户在使用余额宝转入时所遇到的限额等痛点。当时天弘基金移动业务部总经理孙明表示,很多用户已经面临着一些场景的理财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例如用户在买房、买车时会有短期大笔资金流动的需求,用户从银行卡转入到余额宝中有较大的额度限制。


  在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看来,余额宝是一个基金代销平台,说到底,监管层是在考虑天弘基金的管理能力与其基金管理规模是否匹配。


  此外,市场也有猜测称,余额宝限额和央行反洗钱规定有关。据悉,去年底,央行发布了《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自2017年7月1日起实施。新规中,央行首次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等纳入责任主体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