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气网-谁来做守门人?5万股民抄底的东方金钰面临破产

  文 | 财联社 薛彦文 黄一灵 周亦成


  近日,东方金钰发布连续大涨风险提示函,提示公司存在破产及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公告显示,2019年1月16日,东方金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不排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性。


  此外,东方金钰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债务司法重整申请已被立案,如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而在退市和破产风险发出之前,2018年1月18日,东方金钰股价即发生闪崩,此后股价一度下跌近七成,无数股民踩雷。曾经的“翡翠第一股”,如今却变成“地雷第一股”,股民成为最后买单的接盘侠。


  值得关注的是,东方金钰早在2016年和2017年就出现财务异常的现象。但是,作为守门人的审计师事务所和评级机构却并没有提前预警。


  东方金钰财务异常:经营性现金流十年流出近60亿


  东方金钰成立于1993年,其主营产品包括翡翠原石、翡翠成品、黄金金条等。1997年,公司在上交所上市。


  上市后,公司业绩表现平平。但自2009年开始,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开始不断上涨。到2017年时,东方金钰的总营收已高达92.77亿,净利润为2.31亿;


  与2009年相比,涨幅分别高达7.32倍和18.25倍。


  然而,财联社查阅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后发现,与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上涨不同的是,东方金钰经营性现金流的持续流出。2017年,东方金钰经营性现金流出高达17.81亿。事实上,2009年—2018年,近十年时间,东方金钰仅有一年实现了经营性现金流的净流入,其余年份均为流出,十年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高达58.57亿。下图为财联社根据财报绘制的东方金钰历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走势:


  经营性现金流与利润的不匹配,正是东方金钰财务异常的重要表现。更值得关注的是,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东方金钰经营活动的现金流流入大部分都来自于“收到其它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东方金钰在2015年至2018年的其他现金流占比分别为4.93%,12.57%,45.16%,46.06%。


  该指标一路攀升,与常年相比,经营活动现金流入构成大幅异常,近半现金流入来自于“收到其它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在过往的财务造假案例中(2016年宁波圣莱达则是通过多计提“收到其它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的方式来实现虚增收入的目的,2015年至2018年的“收到其它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分别为0.14亿,0.97亿,0.16亿,0.11亿元),这极可能是通过虚增营业外收入的方式提升利润,该异常无法实现公司盈利,只是在财报中提高了营收。


  此外,财务异常的东方金钰在2017年4月17日发布2016年年报后,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就给出了预警信号。该预警显示,东方金钰的2017年年报,存在财务粉饰的嫌疑。


  令人生疑审计意见:审计师形同虚设?


  事实上,除了经营活动现金流异常外,东方金钰的资产减值也令人生疑。据财报,2017年,东方金钰的存货账面余额为96.6亿,占总资产的比重为77.08%,但该年,其存货跌价损失为-62.94万。


  这意味着,公司存货不仅没有进行减值,反而进行了转回。财报显示,东方金钰的存货主要为翡翠原石、翡翠成品及黄金。2017年,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为10.48%,与2016年相比,销售毛利率下降了2.44个百分点。在销售毛利率下降的背景下,东方金钰竟能将以前的减值冲回,这样的存货跌价准备,难免令人生疑。


  不过,作为东方金钰审计师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还是对公司2017年年报出具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报告。事实上,对于东方金钰相关的存货问题,交易所也曾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相关说明。


  戏剧性的一幕是,2019年1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中国证监会对东方金钰进行立案调查。随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东方金钰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该年,东方金钰的存货跌价损失快速上升到了1.18亿。


  谁来做门人?红岸曾提前预警债务风险


  其实,不只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东方金钰的债券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也没有做好守门人的角色。


  2017年03月16日,东方金钰曾发行了一只名为“17金钰债”的一般公司债,发行金额为7.5亿元,票面利率为7%,将于2022年03月17日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