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紧+避险:金融机构回缩 低资信企业要爆雷?

编辑:www.weixin300.net -

钱紧+避险:金融机构回缩 低资信企业要爆雷?

前两天碰到某一在银行做债券投资的朋友,我话不过脑瞎寒暄,说这一阵强监管去杠杆的,你们辛苦啦。未料他说,他们不辛苦,因为最近市场缺钱,对他们还挺利好。甲方感觉更是油然而生。


我脑子转起来了。可不是,辛苦的是眼看着债要到期违约的企业、辛苦的是发债的企业。更确切地说,是那些相对弱势的民企、尤其是资信偏低的民企。


“差的企业,这一把要被迫出清了。”他的这句话使我印象深刻。


10243-1P5230Z240112.jpg


-这是一个强监管下的信用收缩的去杠杆阶段;


-这是一个新增理财规模势必不乐观了的阶段;


-这是一个非标融资也正被管控的阶段(因此也很难绕道非标再去输血);


-这是一批大金控被擒王后资金链紧绷风险外溢的阶段;


-这还是金融机构大金主们的风险偏好都在回撤避险的阶段。


多重挤压,雪上加霜。


“愉见财经”的这位朋友,供职于某股份制银行。他说他们现在的资金,大头就集中投“头部企业”了——就那老几样,你们懂的,央企国企煤炭钢铁的债啦、成色好一点的城投债啦……民企的项目报到他们那里,忙起来,有时候干脆看都不看了。


信用主体评级高点,银行少赚点,但安心一些。


这种砰砰砰的民企爆雷阶段,谁都不想被即将频飞的“黑天鹅”给撞到脑门。



放眼往市场看去,可反观我这朋友的操作倾向的代表性。这不是一家银行的个案。


年初以来的信用债市场,民企显然是违约事件重灾区;低等级的信用利差走阔幅度也是最大的,侧面说明这一部类的信用风险是在上升的。这个月以来,包括*ST中安(600654.SH;近亿体量的“15中安消”违约)在内的多家公司也密集出现了债务违约。


其实“愉见财经”去年年中也曾给大家做过一次关于债市紧张的观察《债券断流众生相》(点击左侧标题跳转)。所不同的是,早前评级偏低的地产、城投都很难,国企和城投还是上一轮违约的主角(还记得前年闹得很大的东北特钢公募债违约吧?)。但到了本轮,主要矛盾冲击集中到了民企身上,此前本就发债难的民企现在更难(当然同时,成色不行的城投、小地产也还是不行)。


我听业内说,民企想发债现在一般都不得不追加更多增信措施了,但银行金主爸爸们还是不太问津,AA及以下的就更是入局都困难,都不是认购的问题,是债本身就发不出来了。


这其实是一个恶性循环,“违约潮”一来黑天鹅频飞的,银行就会把这整个部类视为高风险;外部渠道融资不畅,扛不住的企业就更容易爆违约。



昨天东方园林(002310.SZ)10亿AA+的公司债只卖出5000万这事,在圈内还是挺让人震撼,也另人唏嘘。毕竟东方园林的主营业务不错,人家好歹还是北京民营上市公司前六强。我看网上也有人评论他是PPP明星企业。


就这样的公司债,这一阶段还是没什么人敢蹚。“券商中国”援引一券商经纪的话说,民企债的流动性差、不好质押、违约风险高,很难卖得动。


*ST中安债务违约影响股价走势,东方园林发债卖不动也影响股价,盘中一度跌超9%。这一段“愉见财经”想提醒各位的是,正如我开头写的那五个大背景原因,资管新规下银行“水龙头”在不断关小、非标又收紧——“去杠杆”的杀伤力已从金融体系进入了企业层面了,债券违约风险主体也从非上市公司扩大到上市公司。


违约过的除了中安,还有神雾环保、凯迪生态、富贵鸟等。发债发不好的(包括取消发行、回拨后发行未成功、推迟发行)除了东方园林,还有盾安环境、中储股份、二三四五、蓝光发展、东方集团、特变电工等。


关于信用风险,整个2018年或许都会继续不太平。各位看官也排查一下您手上的票。


不过话也分两头说。你知道我们的监管下手清疮,整体上而言,一般不会挑经济最脆、企业最弱的时候,反而是企业回暖一些,承受得住痛楚的时候,下手,刮骨疗伤。所以大家或许也不用过度惊慌,阵痛肯定是有的,日子肯定是用“熬”的,点上的爆雷乃至有企业撑不住挂了都是有可能的,但面上,如果真痛得不行了,监管大棒后面也会给胡萝卜。


去杠杆就像下饺子,不是一滚就熟的。水开了加点凉水,加完凉水再烧开,加完凉水再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