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成立业:客户十余年无新增 持续盈利能力遭遇“拦路虎”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从美国退市后,ChinaEdu Corporation(以下简称“弘成教育”)通过系列重组,将下属的所有从事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和校外学习中心服务业务的实体,纳入北京弘成立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成立业”),而弘成立业将成为此番“转战”A股的上市主体。


  身为网络高等学历教育信息化综合服务供应商,弘成立业声称,目前国内A 股市场上没有与其主营业务直接可比的上市公司。


  而近几年,弘成立业的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且作为其业主营业务之一,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的客户数量十余年来“原地踏步”。此外,再加上国家颁布了针对高等学历继续教育的政策,与弘成立业合作的高校招生或受限,弘成立业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或备受考验。


  业绩表现“平平” 旗下公司近半数“拖后腿”


  自1999年以来,弘成立业已在网络高等学历教育领域“打滚”了约20年。而反观其身后,近几年来,弘成立业的业绩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2015-2018年,弘成立业营业收入分别为4.44亿元、4.43亿元、5.5亿元、6.17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0.38%、24.28%、12.17%。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96亿元、1.23亿元、1.24亿元、1.5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7.8%、1.36%、20.97%。


  2015-2018年,弘成立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坐“过山车”。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弘成立业旗下子公司的业绩表现似乎也并不理想。


  截至2019年5月30日,弘成立业旗下共有 16 家控股子公司,9 家参股公司。其中,7家控股子公司、4家参股公司存在不同程度上的亏损,呈“拖油瓶”之势。


  招股书显示,7家“亏损”控股子公司分别为北京弘成学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法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杭州弘成教育培训服务有限公司、西安弘成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弘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中林弘成科技有限公司、南宁弘成学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443.84万元、-95.46万元、-41.67万元、-39.22万元、-24.84万元、-20.44 万元、-0.36万元。4家“亏损”参股公司分别为北京世通美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恩跃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信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福州闽大新邦软件开发有限公司,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6,066.53万元、-695.51万元、-691.94万元、-385.67万元。


  与此同时,弘成立业的参股公司西藏三体教育服务有限公司、西藏通才教育服务有限公司正在办理注销。


  另外,2008年,弘成立业参股公司上海师弘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净利润为53.92万元,控股子公司北京明道苑科技有限公司、厦门金海峡人才服务有限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0.16万元、31.3万元。这3家公司虽盈利,但净利润金额较少,其盈利能力或存疑。


  旗下近半数公司“拖后腿”,弘成立业是否盲目扩张“打肿脸充胖子”?还是其经营管理能力不足?而这些亏损的公司,未来是否将拖累弘成立业的业绩,我们不得而知。


  客户数量十余年新增持续盈利能力遭遇拦路虎


  除了业绩表现不佳外,弘成立业的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的问题,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据招股书,弘成立业主营业务是为国内高等院校开展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提供综合服务,主要包括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校外学习中心服务等。


  其中,2016-2018年,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收入分别为32,636.7万元、39,531.4万元、41,718.6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4.15%、72.19%、67.79%;校外学习中心服务业务收入分别为8,674.56万元、13,082.25万元、14,837.8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9.71%、23.89%、24.11%。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弘成立业主营业务收入的最主要来源,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的客户数量“原地踏步”,或存在客户难以拓展的问题。


  据弘成教育2007年纳斯达克上市招股书,2007年,弘成教育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客户共有9个,分别为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东北财经大学、南京大学、华东理工大学、江南大学、兰州大学、重庆大学。除了上述9所高校,弘成教育目前还与2所大学建立合作关系,而这2所大学正在等待监管层批准开展网络高等学历教育。


  而弘成立业提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5月30日,弘成立业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合作高校仍然只有上述提及的9所高校。


  从2007年到2019年,历时近12年,弘成立业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业务却没能开拓新的客户,看似依旧在“吃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