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114天之后 刘士余缘何“主动投案”?

编辑:www.weixin300.net -

沉寂114天之后 刘士余缘何“主动投案”?

  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提出,要建立监管问责制,由于监督不力、隐瞒不报、决策失误等造成重大风险的,要严肃追责。刘士余的结局,似乎已早已注定。


  沉寂将近四个月之后,证监会前主席刘士余的命运再次翻转。5月19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下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据悉,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实现IPO,曾引起市场广泛质疑,其间复杂利益牵扯,被认为是刘士余最终主动投案的一个重要缘由。


  事实上,早在4月底即有刘士余被调查的传闻。彼时,《财经》记者曾拨通了刘的电话,电话中的他语气平静,表示仍在适应供销总社的工作,针对资本市场的相关问题,他果断拒绝谈论。


  供销总社办公厅人士亦曾在4月底回复《财经》记者,刘士余仍正常上班,但同样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刘士余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5月13日。当天,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时,在供销总社官网“领导”一栏,刘士余的名字仍然在列。


  资料显示,刘士余于1961年11月出生,江苏灌云人,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技术经济学博士。由于讲话带有浓重的口音,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刘士余曾自嘲乡音难改。


  现年58岁的刘士余曾长期在央行工作,2014年转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2016年2月出任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今年1月调任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在证监会担任主席的三年,刘士余屡提“廉洁自律”。刘士余曾称,“我到证监会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乱象,开了眼界,也是很受震惊。看了这些乱象后,找了一个比较贴切准确的词来给他们贴上标签,野蛮人、妖精、大鳄,这些行为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合法的擦边球,我不能坐着不管。”


  但是,刘士余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2019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首次提出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明确了未来中国金融改革的路标。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要建立监管问责制,由于监督不力、隐瞒不报、决策失误等造成重大风险的,要严肃追责。


  眼下,如刘士余之前所言,“股市的春天来了”,各项改革举措快速落地,而他已与资本市场相隔万里。


  黯然离开证监会


  时间回到近四个月前,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富凯大厦掌门更替,刘士余黯然离开。


  2019年1月26日下午,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


  当天,刘士余赴任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仍为正部级官员,却告别了金融系统。在此之前,关于刘去向的传言众多,包括地方省委书记、省长、上海市市长、中投公司等。而最终的结果,与此前传言有较大差距。


  这一变动耐人寻味,一位消息人士曾对《财经》记者表示:“综合多方来看,高层对刘治下的证监会不太满意。”


  在供销总社官网上,只能搜索到三条关于刘士余的消息,一条是2019年1月的任命公告,另一条是10年前一篇关于农村金融创新的新闻稿,彼时刘士余的头衔为央行副行长,再有一条就是5月13号刘最后一次露面的消息。


  如果不主动搜寻,几乎没有人能够了解这位前任证监会主席的动向。2019年3月1日,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到温州调研自2006年开始推行的“三位一体”改革;3月25-28日,刘士余到广东省调研。


  相比之下,在过去三年中,刘士余的一言一行都受人关注,比如,他总是在新年伊始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调研。2017年1月3日,刘士余在调研时表示,要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2018年1月2日,刘士余表示要精准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影响恶劣的个人和机构;2019年1月5日,刘士余提出,要始终将政治属性作为稽查执法的“根”和“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