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在铁路项目征收工作中的乱象

征收补偿双重标准  违背公开公平公正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在铁路项目征收工作中的乱象

 

国务院于2011121日发布的第590号令《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如何顺利实施,作出明确规定。然而,近年来有些地方在征收补偿工作中,无视这一条例,行政不作为甚至乱作为,导致侵害百姓权益利益的事件时有发生。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在“连盐铁路建设、新建连徐客运专线(海州段)”项目征收工作中,就存在违背国家、省、市有关征收补偿法律规定,采用双重补偿标准的情况。据了解,典型的案例有:对连云港凯然电器设备有限公司(原沈大金属型材厂)的征收补偿就先是对公司进行强堵、强拆,然后采取暴力百般打压,最终没补偿竟通过海州区法院以还贷为由将该公司早在20143月份决定征收的土地房屋非法拍卖,严重侵犯了百姓的权益和利益。对此,日前记者采访了连云港沈大金属型材厂原副厂长兼法律顾问王学伦。

 

一、征收补偿采用双重标准

201433日,新浦区人民政府(现为海州区人民政府)《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公告(含补偿安置方案)》发布,连盐铁路建设项目启动。2015430日,海州区政府作出《连云港市沈圩路、福利巷、临洪西路、江化路下穿陇海铁路及新建连盐铁路立交桥工程及周边地块旧城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书(含征收补偿方案)》。按照这两次征收公告,位于沈圩路11号连云港凯然电器设备有限公司部分土地、房屋划在征收红线内,征收面积24.06平方米,实际为31.16平方米。该公司共拥有土地7576.1平方米(实际面积8130平方米)、房屋5300余平方米。20161126日,连云港市海州区政府发布《新建连徐客运专线项目(海州段)房屋征收决定书》。这次征收决定认定,凯然电器公司涉及一半左右的房屋、土地在项目征收范围内,可是政府一直没有提供书面征收范围红线图。

“在海州区征收补偿实施工作中,本来如果认真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及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相关规定认真贯彻执行,做到公开公平公正,顺利完成征收补偿工作根本不会出现问题。”王学伦如是说,“但是,海州区政府征收局却采用双重标准,以致相邻的被征收方补偿标准彼此悬殊很大。”

王学伦说,“我看过海州区征收局几次对凯然公司的征收测算表,有的是收购价有的是估价表,两次近1400万元,一次1740万元。1740万元这次还特别强调,“以上测算费用不含下岗职工安置费用”,显然要高于1740万元。201876日,海州区房屋征收局委托江苏旺达行房地产土地与资产评估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作出《房地产估价报告》,记载凯然电器被征收房屋面积4983.26平方米,补偿额4771324元,每平米单价957元;记载凯然公司被征收土地面积7576.1平方米,补偿额3007712元,每平米单价397元。房屋土地合计补偿总价为778万元。按照4983平方米房屋计算,每平米单价为1561元。按照这份估价报告,凯然电器房地综合估评价不到相邻被征收户的零头。因补偿不合理,凯然电器对评估提出异议,并在法定期限内申请对该《房地产估价报告》进行复核,评估机构复核维持778万元的估价结果。凯然电器依法又于2018725日向连云港市房地产价格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至今没有作出鉴定结论。说句公道话,补偿价被压得太低,凯然电器当然不能接受。”

王学伦说,“但是,与凯然电器同地段同样是工业用地的研磨厂,其土地评估价高达100万元一亩。与凯然电器公司一墙之隔,纯属私搭乱建,没有任何产权手续的君诚诊所几间平房共213.73平方米,征收价格总额竟高达260余万元,均价达到12000/平方米。另有与凯然电器公司相邻的杜友军家、高长建家,所建房屋没有任何产权手续,特别是高长建家,完全是搭在凯然电器公司墙外传达室上的临时房,是被政府定性为违建的简易房,但给其征收补偿均价每平米也达6000元,甚至连其私搭乱建都不是的地上窝棚每平方米也给200-300元的建筑材料补偿。这样征收补偿,哪里还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

王学伦告诉记者,“另外,既然上海铁路局已经将征收补偿款拨给连云港市,海州区征收局就应将补偿标准进行公示,让被征收户知晓,至少会减少不必要的猜测和议论。有证据表明,与凯然电器公司相邻的被征收户还有虚增、更改房屋建筑面积、套取国家征地资金的情况。”“据了解,所有被征收人在评估报告出来之前,均被强制要求签订数份空白《征地补偿协议书》且均由征收人保管,这显然存在涉嫌利用空白合同并借征收之名舞弊造假,套取国家征收资金等重大违法行为。”

 

二、不出示补偿决定暴力逼迫被征收人认同

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做过企业法律顾问的王学伦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娓娓道来。他说,条例第二十五条: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补偿金额和支付期限、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地点和面积、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周转用房、停产停业损失、搬迁期限、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补偿协议。

补偿协议订立后,一方当事人不履行补偿协议约定的义务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依法提起诉讼。

条例第二十六条: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或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

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条例第二十七条: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

王学伦说,“征收补偿若按照同地段相同价格计算,凯然电器公司得到的补偿应该达到数千万元,却只给778万元就逼该公司签约。凯然电器公司与征收部门就征收补偿压价太低一直未能签订补偿协议。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执行,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必须作出补偿决定并公告。连徐客专是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海州区征收局应该尽快依法依规作出征收决定书,决定书作出后,如凯然电器公司不接受,可以申请法院裁定,进入司法程序强拆。然而,征收方至今没有给该公司出具任何补偿决定书。征收补偿太不公平,还硬压凯然电器公司接受,反而说连盐、连徐铁路工程延期是凯然公司造成的,这顶硬扣在该公司头上的帽子根本站不住脚,毫无道理!”

王学伦说,“连盐铁路新建、连徐客运专线项目(海州段)启动伊始,对凯然电器公司的征收就采取暴力打压的方式。2015122日夜,连盐铁路涵洞施工队将凯然电器公司修建的承重道路挖断、大门封死,截断公司生产、进出门的道路,造成经营好好的公司不能正常进行。”

2016326日,负责征收工作的原浦西街道办组织数十名社会闲杂人员到凯然电器公司殴打残疾职工,多名残疾职工被打伤,至今打人违法嫌疑人没有得到处理。”

2016422日,海州区政府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组织出动城管、公安、社会闲杂人员400余人,对凯然电器公司进行强拆、强占、强堵,迫使公司全部停产。”

2016616日晚上,海州区浦西街道指使两个人到凯然电器公司附近到处泼撒粪水(有视屏),至今也未处理。这些粗暴做法,只能激化双方矛盾和不信任。这才是连盐、连徐铁路迟迟没有进展的根源所在,把‘导致高铁建设进度严重滞后’这顶帽子加在凯然电器公司一方头上,这是黑白颠倒。”

 

三、拘留被征收人强行拍卖征收土地房屋

“连徐铁路进展受阻,当然引起上海铁路局不满。要求连云港市采取措施加快征收进度。对此,海州区政府不是积极落实征收补偿决定,个别区领导甚至多次推翻征收局的补偿方案。正当凯然电器公司与征收人就征收补偿协商进入最后阶段时,201955日,海州区政府与海州区人民法院不顾该公司强烈反对,强行下发《执行公告》和《公告》,裁定对该公司被征收范围的海州区沈圩路11号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启动拍卖程序,让凯然电器公司7日内去法院领取2019422日拍卖《执行裁定书》。对此,凯然电器公司律师以公司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海州区法院无论从程序上、实体上均存在严重违法,应予撤销的申请。”

王学伦说,“凯然电器公司作为企业从银行贷款很正常,银行申请法院执行从征收款中扣给也是可以理解的。农业银行2015年、2018年两次申请恢复执行,海州区人民法院都以从征收局征收款中扣除而中止、终结执行。这次海州区法院借用恢复执行名义突然改为将已决定征收土地、房屋进行拍卖,非常蹊跷。”

“令人费解的是,拍卖前,海州区法院竟然不顾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4] 16号、法释[2009] 16号规定,直接指定一家评估公司作出《询价意见书》,对凯然电器公司土地、房屋出具的评估价反而比海州区征收局作出的评估价还要低,低至538万元。凯然电器公司多次申请执行异议,要求海州区法院纠正错误评估、停止拍卖,但法院不立案、不判决。最终海州区法院根据2019412日海州区政府下属的征收工作指挥部给其《关于申请对凯然电器进行评估拍卖的函》,于2019628日将凯然电器公司已被征收但尚未补偿的土地、房屋以1030.98万元的低价,定向拍卖给海州政府控股的瀛洲公司。这不是明抢吗?!”王学伦愤愤不平地说。

“为配合征收部门的乱作为,2019412日由海州区政府申请,201955日至73日,海州区法院竟将身患严重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的凯然电器公司法人代表张永军进行连续循环司法拘留达59天,以阻断其维权之路,直至该公司房屋被拍卖、拆除第二天才放出。拘留期间,海州区征收局刘波、张旭去拘留所找张永军谈征收意见。海州区法院已经决定拍卖该公司土地房屋了,还在拘留所与被拘留的征收人谈征收补偿,这很滑稽!其实,合法进入拍卖程序,根本不需要对张永军采取司法拘留强制措施。”

王学伦说,“征收涉案的海州区沈圩路11号土地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之所以迟迟没有拆迁结束,是因为海州区政府不顾国家有关法规,故意将拆迁款压低,损害了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利益,被征收人多次要求按照法律规定对案涉财产进行鉴定评估,绝不在合法范围之外多要一分钱,但是海州区政府就是不答应,所以延期。我国法律明确规定:拆迁工作必须保证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和合法利益。已经进入拆迁程序的土地和房屋是不能拍卖的。即使有银行申请执行还贷,也应从征收款中优先扣还,海州区法院以还贷恢复执行的名义将征收的土地、房屋进行拍卖,显然是错误的。按照海州区法院执行裁定,凯然电器公司只需拍卖300万元土地房屋即可。《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查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的财产,不得超出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的范围。’法释[2015] 5号第四百七十一条规定:‘……,但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以担保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为限。’海州区法院为执行300万元还贷款,把凯然电器公司数千万元财产拍卖,法律常识何在?天理何在?!至于海州区法院在拍卖过程中没有按照最高院法释[2004] 16号、法释[2009] 16号执行的违法行为,凯然电器公司律师已向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异议。据说,这次拍卖行为是连云港市中院让海州区法院办的,所以我对律师向市中院提出异议不抱希望。”

“征收案涉的凯然电器公司海州区沈圩路11号土地及土地上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工作尚未完结,该公司还未拿到一分钱补偿款,权利依法还未变更,权利人仍然是凯然电器公司。”“海州区法院(2019)苏0706执异171号《执行裁定书》将案涉的土地及土地使用权权利主体已经由凯然电器公司变为海州区人民政府,这样的认定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王学伦表示,“国家决定征收案涉土地,政府发布房屋征收决定书,并不当然导致土地所有权的转移、变更。海州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书》在法律上并不直接发生权利转移的法律效力,只有权利人凯然电器拿到拆迁补偿款之后,权利人才能变更为海州区人民政府。只有依照法律和行政法规,完成征收土地补偿等法定程序后,政府的征收决定才生效,政府才能依法收回土地证,依法登记变更土地使用权人,才能实现权利主体的转移。”“此外,按照法律规定,政府不履行土地补偿法定义务,只有征收决定不产生变更法律效力,权利主体、被征收人仍是凯然电器公司,裁定海州区政府为权利主体,纯属认定错误。另外,民诉法中并没有案外人直接‘申请拍卖’程序。海州区政府既不是执行人也不是被执行人,也不是权利人,为达到拆迁的目的,指使政府所属临时机构给区法院致函申请拍卖,这是基于哪条法律?海州区人民法院函中的‘定向收购’所指的是什么?‘定向收购’有何法律依据?即使凯然电器公司欠银行贷款需要执行,完全可以在征收补偿款中扣除或拍卖凯然电器公司查封财产中300万元为限。因此,海州区法院根据海州区政府申请进入拍卖凯然电器公司数千万元财产程序明显违规。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变更必须依法登记,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海州区政府不履行征收法定补偿义务,海州区法院将海州区政府判定为案涉土地权利主体,无法律依据,将海州区政府列为案件申请执行人,更荒诞可笑。针对出现的事实上、程序上、实体上、适用法律上等违法行为,凯然电器公司律师从56日起已向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提起数份行政诉讼或异议申请,截止810日,市中院仍未做出裁决。”王学伦说,“海州区政府和海州区法院如此胆大妄为,我怀疑有更深层次背景。”

征收与补偿的四项原则,即决策民主、程序公开、公平补偿、结果公开。征收补偿应该依法依规,做到公开、公平、公正,保障被拆迁人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这是和谐社会的真谛,也是保持社会稳定的基本要求,这在国务院第590号令中有明确规定,如“先补偿,后搬迁”,不得非法强迁等规定均是这一原则下的具体落实。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在征收工作中出现上述这些情况,是海州区政府伙同海州区法院采取违法拍卖压低征收补偿侵吞国家重点建设补偿款造成的。海州区政府、海州区法院如何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查找问题,纠正错误,追究违法者的法律责任,我们将继续关注!(中国网络通讯社首席记者孙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