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降”令下冲量仍是主流,监管陷入政令不出中南海困局?

db8487cec222385b5bd9256c0042c7f0.png


  “双降”新政一出,业界为之哗然。


  财气网讯:“84号文”中强调,“对整改类机构提交的整改计划,要履行批准程序,确保符合要求,一是明确业务规模不能增长、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不再新增不合规业务。”


  在这起“杀手锏”背后,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改期限也从最初原计划的2016年11月,一延再延,最终拖延长到了2018年6月。


  对此,有网贷平台负责人认为,对于中央和地方主管部门来讲,要控制整体互金风险,最好的方式是控制总量,不希望因整改时间的延长而导致总量的增加,从而引发更大的风险。若总量不加以控制的话,风险也随之扩大,互金专项整治或永无完日。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监管政策将会越来越严格。


  在多位平台负责人看来,所谓“业务规模不能增长”是指平台待偿金额不能增长,自融 、自担、超额及不符合国家金融监管政策、产业政策的违规业务不能新增。若有存量,要尽快处理和化解。


  相比累计成交量,待偿金额能更好的反映一家平台上的存量资金情况,也是衡量一家平台运营状况的重要指标。主要是成交量是流量指标,而且存在期限问题,往往不具有很好的可比性,但待偿金额直接体现了客户的资金余额情况,是存量指标,更能反映平台的经营业绩。


  “业务规模不能增长”实质上是给平台的“待偿金额”上了紧箍咒,因为待偿金额变化越大,意味着流动性金融风险越大。另据互金咖了解,全国整治办要求具体执行标准是以6月底机构业务规模为基数,地方在执行上可能会出现微调,而且有地方监管部门已经明确,如果待偿余额规模继续增长的话,将坚决不给备案。


  此次监管风向剑指业务总体规模不能增长,也就意味着如果存量规模不消化,就不能开展新业务。但值得关注的是,互金咖查阅数据后发现:当前平台“冲量”反成了行业普遍现象。


  背后的原因或许在于,严监管或撬动了某些网贷平台“商业模式”的根基,不“冲量”的话,有可能兜不住。


  平台“冲量”仍是主流


  据数据显示,从过去5月至7月这3个月的变化情况来看,在排名前100家的P2P网贷平台中,待偿金额环比增加的平台数量仍占据了绝大多数,占比从5月末的77%略降至6月末的74%,再到7月末的69%。这一统计数据表明,虽然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处在整治阶段的网贷行业,规模仍在快速增长,发展势头依然强劲。


  其中,在待偿余额排名前100家P2P网贷平台中,百亿级平台的待偿金额变化更明显。在截至7月末待偿余额超过百亿元以上的20家平台中,“冲量”平台也占据了主流。当月待偿余额环比增加的平台多达15家,占比高达75%。


  如爱钱进的待偿金额环比变化率均远超出其他平台,7月待偿金额较6月增加了33.68亿元,增幅为15.30%;团贷网、宜贷网、小赢理财待偿金额增速也均超过8%,分别较6月增加了11.07亿元、7.36亿元、7.31亿元。


  相比大部分的平台,可以看到上述几家平台的增长势头迅猛。事实上,由于监管对小额的规定和活期产品的禁止,当前的资产供应结构已经发生较大的变化。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平台开始挖掘小额资产,最近平台交易量增速放缓才是正常现象,不排除有些大平台因为没有充足的小额标及时补给,通过“冲量”来填补运营成本,所以,投资者要关注这些“冲量”平台的资产真实情况。


  此外,7月共计有15家平台待偿余额环比增幅均超过10%以上,位居前三的惠金所、金投行、金银猫环比增幅分别高达28.58%、25.71%、20.99%,其待偿余额分别增加至48.49亿元、22.83亿元、28.58亿元。


  应该说,“冲量”越明显,越容易被监管盯上,但为何不少大平台仍要冒险?一般来讲,“冲量”背后有三个动机:一是宣传平台规模,规模越大代表盈利能力好,更容易获客;二是掩盖资产端薄弱问题;三是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填补亏损,维持运营。


  “冲量”平台的“安全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