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有把刀挥向了生态领域首席科学家

  尊敬的李书记,刚开始知道这个事的时候,我是惊讶的。这简直骇人听闻。科学家是国之利器,不只是上海的尊严和荣誉,更是中国的尊严和荣誉。而实实在在地,在上海有把刀已经挥向了郭小军,挥向了郭小军的上海宇元生物科技公司(下称上海宇元)。而郭小军是“生态甲壳素”首席科学家,他的公司是中国唯一一家把生态甲壳素用于生态农业研究的公司。他和他的公司应该受到全上海的尊重,应该受到全人类的尊重。可事实却不是这样——

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有把刀挥向了生态领域首席科学家

(郭小军被聘为首席科学家 图)

  郭小军是生态甲壳素首席科学家,他应该受到尊重

  郭小军是上海交大高材生,曾留校任教数年。偶然的一次机会接触到甲壳素。于是爱上甲壳素研究并一发不可收拾,之后全身心投入生态甲壳素的研究工作。近年来,他的研究成果陆续上市,其首创的甲壳素生物提取法,解决了甲壳素提取方面的世界性环保难题。他的甲壳素生态农业技术不仅能提高种植和养殖质量,更大的贡献在于改良土壤和水质环境,让农业增产、让农民增收、让农村环保。经过甲壳素改良的土壤种植的农作物能够达到“无农药”、“无化肥”、“纯天然”、“生态安全”等高标准。

  在上海市奉城、青村两镇,郭小军有一个小型农场,他的研发团队采用“甲壳素种植”法,连续两年不喷农药,不用化肥。奇迹发生了,“别处难得一见的独角仙、锹甲等昆虫在这里到处都是,最近更是发现了一种罕见‘昆虫四不像’——咖啡透翅蛾”。(摘自《新民晚报》)

  郭小军在生态甲壳素领域火了,他的研究成果越来越被看重。2016年4月,上海交大与其公司签订“淀山湖绿色蔬菜基地生长环境及其生物防治技术和产品研发”委托协议;2017年5月,世界生态主席向他伸出了友好之手;2018年1月,郭小军被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生命科学研究院任命为副院长;2019年6月,中国生态环治产业联盟聘郭小军为常务副理事长;同年同月,郭小军又被权威部门蓝色星球生态农业委员会聘请为“甲壳素首席科学家”…

  郭小军通过致力甲壳素,获得了社会的尊重,而上海,却有人向他和他的企业挥出了明晃晃的刀……郭小军赢得了世界,却赢不了上海。

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有把刀挥向了生态领域首席科学家

(郭小军与世界生态主席合影留念)

  有把刀挥向郭小军和他的公司

  什么是刀?能把人的心刺痛并流血的东西,一定是把刀。上海汇映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汇映)就刺痛了郭小军的心。

  郭小军曾说:“当我看到我用甲壳素养了一年多的土地,被上海汇映强行霸占以后,然后再用上农药和化肥,我的心就会撕裂般的疼,仿佛在流血,那可是我和我的团队改良过的土壤呀,那可是我们的孩子呀!”。

  2017年6月,为了让生态甲壳素早日应用于中国农业,郭小军用卖掉上海唯一的一套住房的资金,在奉城、青村两镇租了172亩土地,搞起了生态农场。殊不知才做了一年多,科研成果刚见端倪,噩梦来了,租期近九年的协议,出租人上海汇映决意要撕毁,因为他们找到了更好的承租人,能够获得更高的租金。

  郭小军懵了,死活不愿意解除协议。如果此时离开,这把刀给他的伤害就太深了。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么严酷的事实。于是,这把刀开始发威,一切都是强制手段,一切都是暴力手段,挖掘机,拖拉机纷纷登场,转瞬间,郭小军的农场科研地被损毁并霸占;转瞬间,农场里科研的青苗和果实被毁掉;转瞬间,所有科研被迫中断,因为数据和标本已无法持续采集;转瞬间,一个已经栖息多种物种的生态农田便满目疮痍;转瞬间,上海宇元与第三方订立的相关合同,由于这个农场的失去,便已无法履行,改良土壤,改造生态的合作更是无法继续。

  这把刀真狠呀!他斩断了郭小军与与上海市农业科学院签订的《购销合同》(该合同针对于市委李强书记视察崇明时提出建立有机水稻农场的要求,市农科院积极响应,下属水稻研究所联合上海宇元共同进行有机肥料运筹和植保试验。计划在崇明13.4万亩水稻田中推广);

  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上海市交通大学合作的水资源受限环境下基于无线传感网的高产智慧农场研究项目;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IFOAM Asia(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委员会)关于承办IFOAM亚洲青年有机论坛的合作;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赫尔森康复医院、永慈康复医院、星家人(自闭症儿童)公益组织及相关检测机构多方合作有关甲壳素农产品吸附螯合体内重金属介入治疗儿童自闭症的研究;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雄晋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签订的《关于农业生态甲壳素项目合作协议框架》;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上海慈翔生物医学研究所合作的甲壳素农业种植生物多样性研究和甲壳素蚯蚓养殖及蛋白提取的研究;他斩断了上海宇元与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签订的《科技企业培育项目合同》和《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资金项目任务书》(项目编号:1608H166000,项目内容:甲壳素在农产品种植上的应用);他还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