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编辑:www.weixin300.net -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刘超龙拿着红外线检测仪搜索屋内隐蔽摄像头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检测设备热成像检测仪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刘超龙收集的各种隐秘摄像头,用来“反偷拍”培训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插座里的摄像头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致力于与窃听器、针孔摄像头、定位器背后的窃密者和商业间谍展开较量。刘超龙就是一名“反窃密斗士”,他从业7年,行走在反窃密的前线,刘超龙经历过腥风血雨的商场暗战,深刻体会过委托人的重托和信任;站在反偷拍的风口浪尖上,体验过受害人的无助和彷徨。曾为一件棘手的技术问题彻夜无眠,也曾为最终排除了威胁源而暗自欣慰。刘超龙说,我们就像是古时押镖的镖局,不允许失败,一次失手,就在江湖上没得混了。文/图记者宗兆洋

  办公室查出6个摄像头

  “嘀嘀嘀……”刘超龙指着一个茶叶罐说,“这里面应该有摄像头,标记一下”,在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刘超龙找出了6个针孔摄像头,有装在茶叶罐上的、有放置在书里的。“一般我们只负责找出来,做上标记,由客户自己去报警处理,如果让我们拆除,会让客户再签一个知情书”。在进入客户要求检查的地方时,刘超龙和自己的团队都需要戴上手套避免留下指纹,然后用各种先进的设备,凭借经验和技术进行搜查。

  刘超龙在郑州读的大学,毕业后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北京的一家安保公司工作,机缘巧合下接触到了反窃密行业,“简单来说,我们就是帮助客户把窃听器、摄像头找出来,并且我们还能做‘防御’。”入行时,刘超龙问过自己的师傅,“师傅,咱们这行会不会饿死?我会不会还没学到您的手艺就下岗了?”他的师傅瞟了他一眼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需要咱们。”

  那时的刘超龙不懂,也不理解,哪有这么多人需要他们做反窃听检测呢?他觉得,生活这么美好,怎么会有人窃听别人的生活呢?就这样,带着疑问,刘超龙还是一头扎进了这行。

  他入行后接的第一个活,是在一个城市的城中村里。客户是村里的村主任,恰逢换届选举,客户感觉最近被人窃听了,对方也没有窃听到有价值的信息,只是用窃听来的家长里短经过添油加醋之后传播出去,败坏客户的名声。这个客户现在已经很谨慎,自己也做了一些防范措施。但是不想长期生活在这种阴影下,所以找到刘超龙想找出窃听器。

  而刘超龙在客户家里的台灯里检查出了远程窃听器。“当我们把东西拿到客户跟前时,客户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找出来就行了,我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反窃密专家

  而在山东,有一例被公开的窃听案件就发生在潍坊。刘超龙说,其实,真正的窃听器已泛滥市场,而且让人防不胜防。Technical Surveillance Counter Measures,直译为技术性窃密对抗策略。技术性窃密指的是利用光学、声学、电磁学等技术手段实现的偷拍、窃听、定位或其他渗透性窃密。相应的,TSCM就是与之对抗的反窃密手段。

  刘超龙是一名已在TSCM行业内深耕7年的反窃密专家,也是国内TSCM行业的第一批拓荒者。是一名TSCM的技术工程师,也是国家注册CISP(注册信息安全专业人员)信息安全技术工程师。

  近年来,频发的偷拍案件让刘超龙开始反思,除了大公司的商业机密,普通公众的个人隐私更需要有人守护。作为反窃密行业的一份子,自己应当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于是,他与朋友在山东潍坊开了山东知行信息安全技术有限公司。

窃听风云与保密“镖局” 揭秘反窃密行业的江湖

检测隐藏的摄像头是刘超龙的日常工作之一

  三一重工“间谍门”

  2012年,对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来说,注定是不安定的一年。当年年底,三一宣布总部迁往北京。从当年各大媒体的报道来看,三一无奈“迁都”的背后,原因错综复杂,其中最大的原因与当地另一家工程机械行业巨头中联重科有着直接关系。当时一名三一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媒体透露,三一重工的“间谍门”事件是三一集团做出将企业总部搬离长沙这一决定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