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冤案-----为何难纠正呢???

编辑:www.weixin300.net -

10年冤案-----为何难纠正呢???

                                               一桩由土地引发的冤案错案


在四川省大竹县,又一个中小企业老板倒下了。
  他,不是倒在激烈竞争的商海中,也不是倒在对企业经营管理无方的能力上,而是倒在大竹县人民法院违反法律程序、主观意断、任意违规的操作中。
   胡建华,男,今年60岁,小学文化,家住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347号,胡建华是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与完全责任能力的中国公民。
胡建华他苦苦经验激烈竞争在商海之中的企业,一场商海浩劫与利益争夺战在债务官司中小企业老板倒下了,土地开发经营权人胡建华失去了地皮。就其原因:某些官商眼红、暗箱操作、置胡建华企业财产利益不顾,某个别官员耍特权之威风凌驾于法律之上,影响法院独立行便执法权,受行政干预隐藏着一股司法腐败贪恶势力,干扰着公正司法给胡建华的债务案件造成司法不公的执行恶果。导致胡建华为司法不公正的执行债务案逐级上访,长达6年多的上访生涯,经常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雨天睡桥角已沦落到街头、车站码头、山洞路旁搭地铺食宿为生存之源,落魄到为人洗脚、擦皮鞋、做家政工的地步。
尽管生活艰难,无家可归,但他一直往返于大竹县——达州——四川省——北京市的上访途中,因为他誓死相信:法律最终会还他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公平、公正答案!
胡建话的故事,还得从19年前的1997年说起。
                                   
                                (一都是借款惹的祸
    1997年,胡建华向家住大竹县城东信用社家属院的孟邦珍,在当地信用社代为借款本金24000元和17500元,约定月利率按千分之十点零八计算。
1996年11月19日,胡建华向家住大竹县城东信用社家属院的杨吉祥借款49000元本金加11000元利息算成本金6万元为准杨吉祥签字,约定月利率按照千分之三十(月利息三分)计算。
2008年4月和5月,胡建华分两次向家住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259号3单元8号的毛良浩借款6万元和10万元,共计16万元,约定月利息按15%计息。
为什么杨吉祥、孟邦珍、毛良浩要借钱给胡建华?
    一是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有一块面积为1282.61平方米的、且有关部门登记并拥有合法使用权的土地。二是胡建华在给毛良浩的借条上以自己在竹阳镇建设路南段的5、6、7、8、9、10共6个门市当作抵押的条件。
这样一来,祸事终于来了:开初是杨吉祥、孟邦珍在1999年4月,一纸诉状将胡建华不按时还款告上法庭,大竹县人民法院以(1999)大竹字第278号、279号判决胡建华偿还原告的借款,对胡建华厂房住房进行了查封,同时并没有对胡建华土地使用权进行查封;二是2007年7月杨吉祥、孟邦珍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2009年8月14日杨吉祥、孟邦珍借款及诉讼费、执行费、测绘费等为63万元、评估费2万元,共计人民币65万元。也就是杨吉祥、孟邦珍之借款本金共101500(其中已归还了本息25000元)下欠本金84000元计算至归还期2010年3月17日止,达到了65万元的金额。胡建华在欠到杨吉祥本金64000元利裹利(高额复息)的计算下借款本金突变为65万元(高利贷超过同期银行平均最高利率的四倍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杨吉祥的本金按复息(高利贷计算超过7.6倍),法院明知杨吉祥不合法找胡建华多算借款30多万。法院没有更正判决杨吉祥多收胡建华钱30多万元的债务款情况下公平、公正的主持双方当事人和解执行,法院执行法官明知其债权人他们要侵占胡建华之天地,华建华为了减少借款(债务)归还的损失迫不得已与原告杨吉祥、孟邦珍夫妇和解,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当事人双方签字认可归还65万元的债务金额后。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解除对胡建华天地查封,制定了(2009)大竹执字第361——2号裁定书。三是在2010年3月18日,又因胡建华与毛良浩借款一案,大竹县人民法院又以(2010)大竹民初字第206——1号裁定书,再次查封了胡建华嘉善路南段的天地,据四川省检察院民事诉讼书——川检民行抗字(2012)43号数据,毛良浩要求胡建华的还款由16万元本金算至本息共计110万元;为什么胡建华借款纠纷到法院判决执行,法院可以直接查封胡建华街上经验门市部的收入,作为胡建华的收入偿还其债务人的借款绰绰有余?没有必须再超标查封胡建华所拥有经验开发权1282.61平方米土地来偿还其毛良浩的借款本金16万元及高额复息。
胡建华一连串的借款还款厄运,便开始了他未来的痛苦人生。  
                                    (二)土地是块天鹅肉
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拥有1282.61平方米的土地成了不少人都想吃的天鹅肉:他的债权人杨吉祥、孟邦珍的借款要从这块肥鹅肉里出;大竹县人民法院的诉讼费、执行费、评估公司的评估费要从这里出;债权人毛良浩高额本息110万元要从这里出。
2006年9月,大竹县天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周世华签订转让合同,周世华交清所以税费、并在管辖国土所进行登记,胡建华是向廖泽芳签订借款合同,由廖泽芳同胡建华以及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一道,在大竹县北门农业银行分理处,廖泽芳代胡建华缴纳了偿还杨吉祥、孟邦珍等费用65万元的现金,且大竹县人民法院也给胡建华出具了65万元的执行案款收据。廖泽芳代胡建华偿还债务的目的,最终还是想拿到胡建华这块土地(注明:廖泽芳与周世华合伙开发)。不论廖泽芳替胡建华代交执行偿还债务的案款,应算被执行人胡建华已履行完毕和解协议的还款义务,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债务案款的司法解释若干问题的解答》符合执行结案方式规定的条款所具备执行终结的条件,法院应予执行结案。2014年4月8日和2010年4月11日,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要求大竹法院按和解协议的款项交付给他们,可法院拖延不交付呢?究竟其原因如何?
看来,胡建华是与这块被查封的土地无缘了。2010年5月10日,廖泽芳没有说明任何原因,也没给胡建华作任何交涉,就退回了在执行局代胡建华代缴纳的现金65万元。为什么法院让廖泽芳退回代胡建华缴纳的执行案款65万元未经被执行人胡建华知晓?此执行债务案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接下来粉墨登场的是:四川力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法院要求执行取得胡建华的土地经营开发权,把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有一块面积1282.61平方米的土地(土地当年市场价上千万的价值款),而以廉价127万元的最高竞价取得了这块土地的开发经营权。其用心良苦,最大的损害其胡建华土地使用权流转的合法利益。
                                    (三)醉翁之意不在酒
事态的扑朔迷离和急转直下,让被告、被执行人搞不明白,也让大竹县很多知情的老百姓搞不明白,大竹县人民法院为何在胡建华一案的执行中,犯下四条程序违法错误(根据大竹县人民法院检察院民事检察建议书:竹检民行建字(2010)1号内容:
一、廖泽芳代胡建华缴纳65万元现金为何不与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作结案处理,反而在廖泽芳要求退回65万元时,并将此款退回给了廖泽芳;
二、大竹县人民法院在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未经申请执行人申请,就擅自恢复执行再次拍卖土地?
三、毛良浩向大竹县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诉状,同时应当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在毛良浩没有提供诉状保全的相应担保时,本应驳回,大竹县人民法院不但没有驳回,反而对胡建华的土地再次查封?
四、大竹县人民法院在对被执行人胡建华通知时,有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14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5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之规定,只有一个对胡建华电话打不通的电话记录,就匆匆完成拍卖了胡建华这块土地。
以上几项是否说明了大竹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的失误?执行程序存在着瑕疵,整个执行过程中表明:办案人员办案粗糙在执行程序过程中违背程序法与实体法的现象呢?判决也好、执行也罢,醉翁之意不在酒,执行债权偿还债务,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拍卖的形式为借口勾结其他人侵占胡建华的这块土地。
                                (四)官商勾结有猫腻
胡建华本人100多次反映:“相关部门的官员一直在幕后支持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对这块土地的开发”。开发商在拆迁过程中,胡建华据理力争出面交涉。然而,经常有不明不白的恶腐势力,在夜间到胡建华家砸东西,包括砸水、电、门、窗、撬门、砸房子。拖东西,要把胡建华租用居住房屋一家老小赶走夜间,暴力强拆居住房进行开发。有四次还把胡建华妻子打得遍体鳞伤,还有对胡建华一家当着公安和群众扬言说一定要把你胡建华弄死,胡建华80多岁的老母亲、70多岁的岳母同样遭到暴打。胡建华的妻子被开发商暴力拆迁打得遍体鳞伤,这伙人胡建华家人继续实施其电话威胁和恐吓。
由此,胡建华走上了茫茫的上访道路。在胡建华长达6多年的维权中,相关部门长期踢皮球,设置障碍,胡建华反映:特别是大竹县人民法院违反法律程序,对自己错判的冤案,长达数年没有纠正。
此借款(债务)执行过程中,涉及三点蹊跷:
    一、廖泽芳为何代胡建华缴纳65万元现金后,是什么原因又到执行局申请退回?主动放弃丰厚的房地产的开发经营权利?
二、按照《土地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对有争议的土地本应是不予登记的,为何竞争能得到这块土地芳房地产经营开发权是杨吉祥官商勾结的某某开发商,一支操纵的魔爪很顺利的伸向各行政职能部门。能在大竹县一帆风顺地完善所有开发手续,并将这块黄金土地变卖成了几千万元的价值?
三、如果是正当竞争正当开发,为什么要请不明不白恶腐势力的人,多次对胡建华一家进行打击报复?在胡建华一家的人生权利得不到保护时,为什么相关部门置之不理?是不是与开发商有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五)程序违法谁之过
四川省大竹县人民检察院(2010)竹检民字第001号民事建议书及法律专家们对此案会诊讨论认为:大竹县人民法院在本案执行程序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错误:
一、在被执行人胡建华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后,大竹县人民法院未作执行结案处理。
2010年3月15日,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与被执行人胡建华达成执行和解协议。2010年3月17日,廖泽芳代胡建华向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交付65万元的应还款项后,被执行人胡建华已履行完毕执行和解的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7条:“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和解协议合法有效并已经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作执行结案处理”之规定,大竹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应作执行结案处理,但大竹县人民法院经执行事情人口头申请,两次书面申请(2010年4月8日、2010年4月11日),仍未将其收到的65万元的被执行人履行和解协议的款项交予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而是在廖泽芳要求退款后将该款退回给廖泽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08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之间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已经履行完毕,符合执行结案方式,应予执行结案。
二、在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胡建华于2010年3月15日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其后杨吉祥、孟邦珍并未再向大竹县人民法院提出恢复执行的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7条第2款:“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文书的执行。”因此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恢复执行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和解协议;二是对方当事人的申请,被大竹县人民法院不能根据执行和解协议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0条:“申请执行,应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文件和证件:(1)申请执行。申请执行书中应当写明申请执行的理由、事项、执行标的,以及申请执行人所了解的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申请执行人书写申请书确有困难的,可以口头提出申请,人民法院接待人员对口头申请应当制作笔录,有申请执行人签字盖章……”而在大竹县人民法院(2009)大竹执字第362、141号第一、第二卷宗中并没有杨吉祥、孟邦珍在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之后口头向大竹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相关笔录。据此,大竹县人民法院不能自行恢复执行。
三、毛良浩诉胡建华案中的诉讼保全申请,在大竹县人民法院认定为诉前财产保全,责令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不提供担保的,应当驳回申请。
2010年3月13日,毛良浩向大竹县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同时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对于该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认定为诉讼财产保全申请,未在受理该申请时要求毛良浩提供相应担保,于2010年3月19日作出(2010)大竹县人民法院民初字第206-1号民事裁定,查封胡建华位于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92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并判决不能执行或者难以执行的案件,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利益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第二阶段3条第一款:“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财产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难以弥补是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措施。申请人应当提供担保,不提供担保的,驳回申请。”之规定。因此,诉讼财产保全有两种情形:诉前财产保全和诉中财产保全。诉前财产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受理诉讼前根据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对当事人的财产或者争议的标的物采取强制保护措施是诉讼保障活动。而诉中财产保全,是指诉讼过程中,人民法院应当事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为保证将来作出的判决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对当事人的财产或者争议的标的物采取强制保护措施是诉讼保障活动。在此案中,毛良浩同时提交财产保全申请书和起诉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对于诉讼财产保全的相关规定,在毛良浩申请财产保全时,大竹县人民法院并没有受理此案,故应认定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就应当受理该申请时要求毛良浩提供相应担保,不提供担保的,应当驳回申请,而大竹县人民法院对此申请认定为诉中财产保全,于第二天便作出裁定,查封胡建华位于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土地。
四、大竹县人民法院在向被执行人胡建华通知拍卖事宜时,应当在拍卖5日前采取书面通知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
2010年6月7、8日,案件承办人采用电话方式通知被执行人胡建华于2010年6月13日上午10时参加土地拍卖现场会,但是均打不通,因此未将参加土地拍卖hi事宜通知至胡建华。大竹县人民法院未采取书面方式,也未采用其他能够确认被执行人知悉的方式通知被执行人。仅于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作出一个“电话记录”,有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传翠的规定》第14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前五日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之规定。
四川省达州市达州县人民法院在本案执行中出现违法,根据达州市人民检察院、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对民事执行活动实施法律监督的意见(试行)》第十一条和第十四条(六)、(七)款之规定,达州县人民检察院民事检察建议书及法律专家委员会提出的法律专家意见,提请达州县人民法院依法纠正,并尽快作出结案回复意见。至今这个债务执行案仍在逐级上访之中,不知何年何月依法能够得到纠正?
(六)执法违法谁纠正错
依法治国,必须根治司法腐败,人民的期望是: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习主席说:党既领导人民制定宪法法律,也领导人民执行宪法法律,做到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带头守法。政法工作者,要自觉维护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权威性,确保党的政筞和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维权是维稳的基层,维稳实质是维权,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绝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杜绝冤假错案的再次出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公正。
当事人胡建华真诚希望: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人民法院,对胡建华执行案件过程中出现失误得以纠正,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说:“对冤假错案必须监督,敢于纠正(打虎拍蝇、纠正冤错、便民利民)”。希望该法院按照检察院的建议书,敢于揭短,敢于纠错,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法院是司法机关最后的堡垒防线,努力让人民群众确实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公正,正义的阳光。
以上是胡建华反映的情况,如有不实,胡建华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后果。

媒体监督-中国渎职调查报,中国渎职调查网,香港渎职调查报,香港渎职调查网 
http://www.jdbgov.com/content.asp?bg=219&id=13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