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耀开:做大了武汉“虎利豹”集团

编辑:水中花 -

严耀开:做大了武汉“虎利豹”集团

 “在左岭,我只要打一个电话,严耀开、张志安跑都跑不赢。左岭我能当大半个家。”说这话的是武汉光谷左岭街最大的黑社会“虎利豹”集团老大姜虎。严耀开是左岭街道党工委委员,分管组织工作;张志安是左岭街调研员,分管城建拆迁工作。

  “虎利豹”黑社会集团核心成员被抓半年后,举报人之一刘叶文(化名)对记者说:“严耀开、张志安得不到查处,光谷打击‘虎利豹’黑社会集团就成了半拉子工程,老百姓仍然没有安全感”。

  可以确认的是严耀开等人利用自己的资源安排姜虎、吴胜利这些当地的地痞流氓入了党,还帮吴胜利当上了村书记。是他们与姜虎、吴胜利等人狼狈为奸做大了“虎利豹”黑社会集团,他们是“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的保护伞,也是左岭街村干部“前腐后继”的根源。

  组织干部严耀开破坏了我们党任人唯贤的规则,黑、恶、腐成了左岭的政治生态。

  

  (图片说明:左、卸甲村老党员反映“虎利豹”黑社会集团核心成员吴胜利贿选;右、卸甲村公示栏显示吴胜利安排自己亲妹妹吴蓓代理村副书记,协助自己工作。)

  A、“虎利豹”黑社会集团被打掉

  “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盘踞在左岭一带强揽工程、暴力拆迁、非法在国有土地上抢建房屋骗取巨额,赔偿危害一方,长达十多年。记者2016年了解到当地群众就开始举报。

  举报人刘叶文的材料反映:流氓黑势力“虎利豹”集团特别是该集团老大姜虎,在当地作恶真是“罄竹难书”,他揽得拆迁工程后指使人将妨碍拆迁的当地村民姜浩用鱼叉杀死;村里已经被国家征用的土地姜虎在上面“种房子”,骗取赔偿1900多万元;正在建设的森林大道硬是被他剁走一段工程等等。举报人王火利(化名)反映,他在华星光电做土方工程,姜虎硬是每方提取1.5元,总共提取40多万元。他们的举报一直石沉大海。

  2018年初,党中央为了长治久安英明作出决定,在全国开展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记者将刘叶文等人的举报材料核实后向湖北省扫黑除恶办公室实名举报。左岭派出所调查后给记者的反馈也证实,仅姜虎利用与村里签订的不法协议,在国家已征用的土地上违法建房,骗取赔偿近2100多万,已领取1900多万,已涉嫌严重犯罪,可迟迟得不到依法惩处。记者再次向中央扫黑除恶第七督导组举报,在省扫黑办的督办下,东湖高新区公安分局组织专班查处。2019年1月21日高新分局发布《关于公开征集姜虎、姜豹、吴胜利犯罪团伙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

  通告说:根据上级统一部署,我局对武汉三德宏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展了全面深入调查,一举打掉了以姜虎、姜豹、吴胜利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现已抓获姜虎、姜豹、吴胜利等6名犯罪嫌疑人。2019年1月16日,6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通告发出后当地群众奔走相告。当地村民打电话给记者,感谢东湖高新区公安分局为民除害。

  B、“虎利豹”集团核心成员当村支书

  据左岭村做设备租赁的姜虎堂兄兼叔伯老丈人姜武(化名)介绍,姜虎三兄弟“龙、豹、虎”从小打架闹事,尤其是老三姜虎最横,虽然多年前被人砍断脚踝骨留下残疾走路一瘸一瘸,但谁也不敢惹。他看上了湾里同宗同族的侄女,就威逼利诱“弄到手做老婆,什么礼义廉耻他连这个概念都没有”。

  记者开始调查“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犯罪线索后,刘叶文等人积极举报。姜虎知道情况后找到记者,以为自己能摆平记者的他得意忘形的说:“在左岭,我只要打一个电话,严耀开、张志安跑都跑不赢。左岭我能当大半个家。”以显示自己的关系和实力。

  的确,“虎利豹”黑社会集团和严耀开、张志安关系密切。熟悉姜虎的人介绍,严耀开的爱人是个知识分子,与左岭当地成长的农村姑娘气质不一样,姜虎死缠烂打混熟了,再通过严耀开的爱人,姜虎结识了左岭街分管组织的工委委员严耀开。“虎利豹”集团自从姜虎与严耀开扯上之后“如虎添翼”,迅速做大做强。

  左岭村一位村干部提供:2005年,严耀开让姜虎写入党申请,又让自己的老表村书记周健安排党员姜绍炎、姜绍庭做姜虎的入党介绍人。后来姜绍炎病故,2006年7月1日前,左岭街批准姜虎入党时,周健又把姜小健补上做姜虎入党的介绍人。

  卸甲村老党员李运羊(化名)说,吴胜利是刑满释放人员,严耀开让他入党,然后任命为卸甲村党支部书记。他反映:2012年,卸甲村在换届期间,吴胜利为了当上村书记,他贿赂了村里35名党员每人500元,包括我李运羊在内收到了吴胜利的好处费。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吴胜利在严耀开的操作下当上村支书后为所欲为,严重违反组织原则。村干部李五白(化名)反映,吴胜利安排自己的亲妹妹吴蓓代理支部副书记。负责党建、组织、民政、共青团工作,协助书记工作。基层组织完全被“虎利豹”黑社会集团核心成员吴胜利控制。卸甲村党员群众敢怒不敢言。

  左岭供销社原来一块已被征用的土地,在严耀开、张志安还有村干部的支持下,违建盖起了300多平的厂房,后来又在村街干部的帮助下获得2100多万国家赔偿,已经领取1900多万。当地村民气愤地问道:这么大的巨额赔偿费,没有村组干部的配合不可能到手,只要查一查这几年“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的非法所得去向,除了严耀开、张志安,还一定有人逃不脱国家法律的惩罚。

  C、泉井村干部“前腐后继”

  2015年10月30日,泉井村村干部在接受福星缘公司宴请期间打架被记者曝光。时任村书记严练开等8名村干部接受利益相关单位吃请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给予村支书严练开等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村支部副书记严河生、等6人党内警告处分。拟给予左岭街党工委委员、街道办事处副主任严耀开责令作出书面检查处理。

  

  (图片说明:老党员证实严耀开的亲信泉井村支书严界丰等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

  2016年3月23日左岭街道宣布,严练开已经不适宜担任村支部书记,被勒令辞职。村党支部副书记严河生主持工作。

  在严河生主持工作期间,2017年元旦晚上泉井村干部严家某等人邀请左岭街道工委委员、办公室主任严小华去刘叶文庄园喝酒,严小华当场喝的醉倒不省人事,被送到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抢救。在抢救过程中严家某嫌医院抢救慢了,对两名护士进行殴打。案发后遭严小华的酒肉朋友(区安监局局长罗汉平)传播,引起区纪检公安介入。严家某被判刑,开除党籍;主持工作的村副书记严河生被调离岗位。

  严河生走后,左岭街道宣布聘用人员严界丰任村支部委员主持工作。严界丰主持工作并没有吸取严练开、严河生的教训,反而认为“严河生倒霉,老子机会来了”。他主持工作不到一个月就带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他比严练开、严河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他不但带头吃了,还带头拿了”。

  泉井村民给记者的举报信称:

  2017年1月22日(农历2016年腊月25日)中午,严界丰被左岭街道任命为村支部委员主持村里工作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带领村支部成员李上、熊细葱和各组组长包括村里做卫生的陈维霞,一起到鄂州市梧桐湖(后核实是老村部)接受武汉福星缘商贸有限公司“两劳”人员严健健请吃。喝的是12年的白云边,饭后毎人1000元红包、400元的黄鹤楼香烟一条。

  吃了拿了“武汉福星缘商贸有限公司”的后,今年严界丰把本应该属于泉井村全体村民的劳务工程“硅谷小镇”给了他们公司做,村里群众意见很大,敢怒不敢言。

  2017年1月25日(农历2016年腊月28日)晚上,泉井村5小组组长严走海在鄂州市葛店张袁砖厂酒店请客,严界丰带李上、熊细葱、陈维霞等人赴宴,饭后送每人400元黄鹤楼烟一条、12年白云边酒一提(两瓶)。

  网上反映2017年4月18日,泉井村二组组长吴德启的会所“维也纳”开业,严界丰带李上、熊细葱和各组组长去喝酒,饭后严界丰说:“我批准了,放你们假打牌,我回去值班。”打牌到晚上后,这些村组干部又一起到包厢唱歌。这件事左岭街纪委也调查过,但是没有处理任何人。

  2018年5月15日,记者找武汉福星缘商贸有限公司高管严海淘核实该公司请严界丰等村干部吃请的事,他表示“那天(农历2016年腊月25日)确实严界丰带人去了,红包也拿了。是在老村部,不在梧桐湖,”至于村里土地上的工程项目,他说“做了围墙几百万,又签了项目展示房工程也只有几百万”。2018年9月30日,左岭街葛化社区副书记严海生(化名)告诉记者:“当时我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福星缘公司的宴请。除了聘用人员刘晃晃(化名),严界丰带队村组干部基本上都参加了。”

  左岭街道的村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绝不只有泉井村,只是泉井村干部这种“前腐后继”与严耀开太有关了,被辞职的原村书记严练开与严耀开关系很好,按当地村民的话说“练伢是严耀开的人,严界丰结婚请酒练伢以长辈的身份出面招待客人,所以他们是一伙呢”。2017年,泉井村“其它开支”就超过10万元,有村民代表在会上公开指出这是村支书严界丰等人吃了、喝了、送了的一笔糊涂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左岭街道党员群众普遍反映与当地的用人分不开,“与严耀开关系好的人他就用,”左岭街改制撤村改社区后,严耀开把自己的侄女、侄媳妇都安排到了居委会。

  2019年进入扫黑除恶的关键年,中央提出牵涉到黑恶案件要一案三查,既要查办黑恶势力,又要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同时对涉黑涉恶犯罪案件,一律深挖其背后腐败问题;对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对说情和包庇者,一律严肃查处。

  记者在发稿前已向上级扫黑除恶办举报“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的保护伞严耀开、张志安。左岭籍贯的右昌奋(化名)是一位公务员,他担心说,上面两次要调严耀开到异地任职,并且已经公示了,严耀开为了和“虎利豹”一起发财都活动后留下来了,说明严耀开在开发区是有后台的。但是如果“虎利豹”黑社会集团保护伞不除,“虎利豹”黑社会集团的非法所得不被彻底没收,群众没有安全感,“虎利豹”黑社会集团案件就成了“半拉子”工程,这就与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安排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求有很大差距。

  那么,又是谁在保护“虎利豹”黑社会团伙保护伞严耀开等人,难道不怕追责吗?(上官云开)

  来源链接:http://shehui.jjskx.org.cn/shehui/rd/57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