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编辑:www.weixin300.net -

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47岁的陈同雨是临沂市郯城县马头镇西爱国村的村民,原本和爱人孙现侠做花生生意,生活平静富足。然而,因为遭遇一场精心设计的“板材骗局”,他不仅赔上了全部身家,还有40多万元货款难以追回,背负巨债。“被骗以后,我曾向郯城县马头镇派出所报警求助,我得到的答复是,‘系经济纠纷’不予立案。”陈同雨说。今年3月7日,夫妻二人在上门讨要货款时,遭遇欠款人陈同彬持刀追砍,引发血案。

遭遇精心设局,投资扩大生产的钱被坑光

西爱国村位于郯城县城西北,隶属于马头镇,原名崖上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更名爱国村。九十年代以来,家家户户做起了花生米收购或烘干生意。近年来,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陈同雨一家紧抓电子商务契机,通过淘宝等网络销售渠道做起了“五香花生”买卖,生活逐渐奔小康。2018年初,他攒足了资金,准备扩大生产,却遭遇了人生的转折。

陈同雨记得,那是在去年初,当得知他要投资扩大生产,常年在临沂开家具厂的本村人陈同彬找到了他。“他的意思是,让我把钱投到做木材加工上来,承诺每方木材给我300到400元的利润,别的什么都不用管”。就这样,陈同雨把20万元资金转投到了木材加工上,还按照陈同彬提供的全国各地的木材供应商,打去了50多万元的货款。

“按约定,我只负责板材加工,所有的货全部由他收购。”陈同雨告诉记者,他当时也犹豫过,毕竟虽然和陈同彬是同村人,但已多年不打交道了,“为什么一听说我要搞投资,他就来了。”陈同雨说,为了骗取他的信任,陈同彬先后带他到贵州瓮安、江苏睢宁、陕西汉中“实地考察”。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让陈同雨大跌眼镜。

2018年5月,在陈同雨又垫资22万元货款以后,陈同彬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不再按照约定向他支付货款。陈同雨多次催促,对方各种推脱,就这样,连同投资和未结算的40多万元货款,陈同雨损失了六七十万。

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图说1:曾参与调解的西爱国村“老族长”陈德环见证了刘文松承认做伪证的事实。

多次讨要货款无果,陈同雨找到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族长”陈德环调解。然而,在陈德环调解过程中,却出现了另一段插曲——陈同彬一口咬定,是因为陈同雨偷卖了30方木材给做家具生意的刘文松,所以才拒绝支付货款。对此,陈同雨表示“很冤枉”,“我根本就不认识刘文松,更谈不上偷卖木材”。在“老族长”的陪同下,他们几经辗转找到了素未谋面的刘文松。在众人的见证下,刘文松如实讲述了陈同彬带着礼物上门找他做假证的全过程,并表示“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

陈同雨告诉记者,经过了解,陈同彬以相同手段骗过的人不在少数。常年在临沂做生意的南方人周瑞旺,曾在2015年被陈同彬邀请合伙开工厂,但仅仅五个月后,同样遭遇了翻脸,赔进去了10多万元,“他这个人说话很豪爽,看上去挺义气,所以跟他合作的人很少会设防,也没有签订书面协议,最终大都上当受骗,实际上就是布好的局。”

求助警方未获立案夫妻上门讨债遭持刀追砍

意识到被骗以后,陈同雨曾多次到郯城县马头镇派出所报案,警方答复“经济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

2019年3月7日,得知陈同彬回到了西爱国村的老家,陈同雨夫妻前去追要货款。“他一看见我们,就拿着方木向我们砸,并且拿出菜刀就要砍我”,陈同雨躲过了追砍,行凶者转而砍向孙现侠。在面部遭遇拳头打击后,孙现侠歪头躲过来砍下来的菜刀,后背却结结实实挨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晕倒过去。而这个过程,被监控记录全程拍摄下来。郯城县第一人民医院诊断显示,孙现侠背部伤口长达10厘米,右侧第8后肋骨骨折。后经伤情鉴定为轻伤二级。

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图说2:陈同雨、孙现侠展示被砍伤时的血衣。如果不是穿得厚,后果更为严重。

砍人案发生两个多月后的5月29日,陈同雨等到了郯城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认定“陈同雨被诈骗案,没有犯罪事实”。

陈同雨告诉记者,从向警方报诈骗案,到砍人事件的发生,他对马头镇派出所的一些做法表示质疑。“砍了我们以后,如果不是我家人强烈要求,警方就没打算调取监控。也没有对陈同彬采取任何强制措施。”陈同雨表示,“砍完人后,陈同斌连夜把工厂的货也搬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