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郑州的寸头王“沈三儿”·一位匠人的加冕仪式

老郑州的寸头王“沈三儿”(资料图)

如果没有这几张照片,在这家精美装潢,档次颇高的江山秀美容美发连锁店里,我们就不会认识这样一会执着坚守的匠人-寸头王,大家都会亲切的叫他沈老师,但几十年熟识的客人,都会叫他“沈三儿”。理发68元、烫染299元……沈老爷子的预约寸头价格是299元,同当下最时尚的烫染起步价格相等。面对着店内琳琅满目的各种现代理发工具,沈老爷子只有一个工具箱。江山秀连锁的老板说:老师每天到店,在预约客人到来之前,都会认真擦拭一遍工具,然后静静的泡上一壶茶,坐在明亮的落地窗边,看着那么多的年轻人,来来往往。

老郑州的寸头王“沈三儿”(资料图)

老爷子今年60岁,二十岁就迈进了理发行当,从做学徒到日日夜夜学手艺,从进入国营理发店正式工作到自己开店,剃个头从几毛钱变为现在的客户预约,他在行业内耕耘了几十年,坚守着这份手艺。

“老物件”陪伴了40年

我们到访时,沈老爷子正在给一位老主顾修剪头发,虽然只是简单的修剪,但在问清顾客的要求后,他做得很认真,光是吹风机就换了两种,一个是做造型用的,而另一个则是定型用的。当然,客人对于最终的效果也很满意。店里自己的物件都是他使用过的,一把剪刀,一把剃刀,这些老物件伴随着他从学徒到今天。

老郑州的寸头王“沈三儿”(资料图)

回忆起当学徒的日子,老爷子直言不容易。当时的传统是师傅带徒弟,师傅对徒弟的要求很高,从学徒到出师总共花三年半的时间。“做学徒的时候,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练习剃功,使用剃刀只能依靠手腕发力,不能用胳膊,所以那个年代大家的基本功都很扎实。”

困于压力曾想转行

老爷子回忆说,当年剃一个头,成年人一毛,小孩子五分钱,但是依旧很开心。“因为工作认真,时间久后大家就熟悉了,邻居街坊很多人喊我沈三儿。而这个称号,一直伴随了40年” 90年代去国营理发店工作。他回忆说,由于供不应求,国营理发店非常累,逢年过节时,尤其的忙。“最忙的时候是过年前,一般我们凌晨两点多才能下班,回家只能睡一会,早上五点多钟就又上班了。”

国营理发店干了几年之后,困于压力他也曾经想转行。“一是挣的钱不多,家里的压力比较大,二是当时剃头的地位很低,时常会遭人轻视,所以我有段时间想进工厂当工人。不过我的想法被父亲否定了,他认为天荒饿不死手艺人,所以他希望我学手艺,并把这个手艺传承下去。”

经过一番挣扎,他选择了坚持,选择了热爱,一直到现在。

“老主顾”搬离后仍回来找他

从国营理发店离开之后,老爷子就索性租了一间房子,开起了自己的理发店。

凭借老爷子的手艺和“沈三儿”颇有影响的称号,小店的生意不错,他也慢慢地在这里扎根,邻里街坊剃头染发等都他。现在,大部分街坊都搬迁到城市别处,老爷子的生意也就逐渐淡了很多。

但令他感动的是,即使搬远了,老主顾门还是一样会回来找他弄头发。一位老顾主每到该理发的时候,都会让儿子开着车带着预约来找老爷子。老顾主说“你在哪里开店,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好找你。”

对于一些手脚不怎么灵便的老主顾,老爷子还提供上门服务,虽然来回一趟辛苦,但是被他人信任让他很是欣慰。“他们愿意相信我的手艺,我就需要做好,不能辜负了别人这份信任。”

同我们聊到最后,沈老爷子的心底也有一些遗憾,他说,等他们这一批手艺人都不做时,当年他们学到的老手艺就可能失传了。“我们确实跟不上现在的潮流了,但我们的手艺一定不差,可惜现在没人学了。在这里,沈老爷子也希望通过媒体,面向大众招收徒弟,希望真正的能够把40年的手艺传承下去。我们觉得,老爷子的手艺固然需要传承,可他内心真正向往的,是能够把自己认真,严禁,坚守,甚至是希望,传承给我们。

老郑州寸头王·沈三儿招徒:17760785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