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赤壁印象十五镇成烂尾──开发商恶意拖欠农民工资及材料款2000多万,谁来管?

近日,湖北崇阳县青山镇的农民工工头赵元完、毕新华向记者诉称,他们于2014年在赤壁市“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筹资垫资修建的工程,竣工验收一年多以来,先后被开发商、承建商恶意拖欠工程款近2900万余元,迫使他们现在血本无归、走投无路,欲依法诉求却又鞭长莫及、远水难解近渴,致使他们眼下寝食不安。

8月8日,记者在赤壁市火车站附近的华美达酒店看到,一路相望的“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只有两三家餐饮业门店在开张营业,而一、二层楼的门店虽主体完工,却一直是铁将军把门锈迹斑斑,有的还被贴上了封条,有的玻璃门已遭破碎损坏,门前长满了杂草,偌大的一、二层楼商铺均是空空荡荡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长久人去楼空后难闻的霉腥味……
据了解,这块地皮是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建荣(原赤壁人,后移居加拿大)、董事长覃融(广西人)投资开发的,由赤壁市华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伯阶(赤壁人)承建,双方是在2014年12月10日签订的施工合同。
可在实施操作过程中,华兴公司的陈伯阶却当起了“甩手掌柜”将合同一分为二:即A标段转包给赤壁人谢某某,B标段转包给来自崇阳县的农民工工头赵元完和毕新华。
赵、毕二人接手B标段后,便带动百余号农民工没日没夜的按要求抢进度。当他们将B标段东单元8号、9号、10号、11号局部地下一层及地上三层总建筑面积约14300平方米的房子,全部施工完毕,并于2016年10月25日通过了地基基础与主体工程、主体粗装修工程、室内水电安装工程的竣工合格验收,经华兴公司结算认定工程款为4328万余元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按合同约定,工程竣工验收合格,3个月内应支付总工程款85%,半年内应支付工程款95%,余下5%作为质量保修金于保修期24个月满后清算。工
程竣工交付使用后,自结算审核完毕之日起,未付工程款将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结息。但开发商瑞通公司未按约定支付,至今欠下B标段2980万余元(以实际结算为准)。
为此,承建商华兴公司和实际施工方赵元完及合伙人毕新华,开始多次向瑞通公司及法人覃融催讨工程款,覃融开始不理不睬,后来干脆软拖硬抗,一直不予支付。因当时临近年关,大批农民工急需拿钱回家,在要不到钱的情况下,他们只好闹到赤壁市政府,后在该市府亲自过问和有关部门督促下,瑞通公司这才于2016年12月27日与华兴公司达成协议,由瑞通公司于2017年1月15日前支付300万元(实际仅支付50万元)。到期后,瑞通公司仍不履行,致使赵元完、毕新华率领的农民工纷纷上门讨要。
据介绍,当时华兴公司于一周后向瑞通公司送交了要求履行协议和尽快折价或拍卖风情街门店房屋优先偿付华兴公司和实际施工人的工作联系函。
迫于压力,瑞通公司当即以房子和门店出售抵扣应支付华兴公司4072万余元,而华兴公司仅拿出其中4套房子抵扣支付赵元完1582万元材料款,(实际到帐1066万余元),又一下被强行克扣掉所谓6个点的管理费等相关费用548万余元。
事实上,从瑞通到华兴,再到实际施工方,A标段谢某某因是本地人得以通过抵扣门店优先偿款。而老实巴交的崇阳籍包工头赵元完,本应该支付的工程款根本未按合约履行,甚至连基本应付的材料款和农民工的工资,也被一拖再拖和一再缩水,而不能正常给付。
据农民工工头赵元完诉称,他和合伙人毕新华当初是满心欢喜来做事,想赚个辛苦钱的。因他当时看到的“赤壁印象”是一片红火,建有许多大工地,认为背靠这棵大树好乘凉,不会缺他们这点工钱。于是,就埋头做事,不料到头来,善意反被欺骗乘虚而入,他们由此掉入泥潭沼泽、双双身陷巨额债务中,仅其中靠赊借而欠下的材料款和民工工资就高达2000余万。为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和民间高息借贷,面对天天上门讨帐逼债,他们只好贱卖在崇阳县城的房产和门店,但仍于事无补。
在走投无路、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作为原告的赵元完只好一怒之下将开发商和承建商分別告上法庭。结果,赤壁市人民法院判决责令被告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赵元完工程款,并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判定给付款项,限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逾期未付则按《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之后,经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决支持赵元完胜诉。
至此,法律彰显正义,但执行时一波三折。在实际控制人刘建荣直接授意和干预下,身兼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湖北赤壁印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覃融,为自我保全资产妄图逃避法定清偿债务,竟串通原公司财务总监陈海涛分别注册新成立“赤壁印象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 和“湖北赤壁荣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然后对原母公司申请破产清算。这样一来,本应优先受偿债权的赵元完犹如一记闷棍,让看到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
据知情人反映,要求破产的是原实际控制人刘建荣,他虽隐身国外,事实上他多次在动用当地红黑两道关系,既对广西来赤壁的投资商覃融敲打,又对为他做事的农民工工资视而不见。甚至不惜借用公权,逼迫公司破产重组,以达到剥离银行债务和农民工工资的目的。
如今,与赵元完合伙的民工头毕新华因欠下农民工工资、民间借贷和材料款,迫不得已在四处躲债,已到了连日常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的境地。他不无怨恨地说“号称有十多亿的老板,突然来这么一手,让我们像水上浮萍没了根,他们这样一手遮天心真太黑,难道真的就没人管了吗?这让普通老百姓还怎么活下去啊?!”
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崇阳农民工工头赵元完在求诉无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最后只好向媒体求助,他和身后的百十号民工,都迫切希通过记者的这篇报道,能引起社会各界和上级党政部门的关注重视,尽快回应社会舆情,用行政手段迅速解决这起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和民工头材料款事件,不要让其继续发酵,以确保社会和谐安宁,赤壁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王立松)
l来源:http://www.peoplelifes.cn/xinwen/fazhixinwen/2019/0816/18829.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