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州法院一执行案件惹质疑,相关人员回复被指自相矛盾

前段时间,一篇《深州法院一案件近四年未执行惹质疑》的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并引起公众普遍关注。文章中的实名举报者彭学会先生将矛头直接指向深州市法院执行局,称深州法院执行局拒不履行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导致其2000多万元欠款至今无法讨回,究其根本原因是他认为这深州法院的个别领导与涉案人王云飞之间涉嫌存官商勾结,利益输送(有录音为证)。他希望通过网络实名举报的方式引起新闻媒体和上级有关领导的重视,督促纪委监察委能够介入调查此案,替他讨还一个公道,他愿意对他举报的每一个字负法律责任。

案情回顾:深州市圣火橡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韩百杰共欠彭学会本金2240万元,因为欠债太多,2015年5月15日,韩百杰自杀身亡。2015年5月20日,彭学会向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查封了圣火橡塑有限公司和百川酒店等韩百杰的遗产。与此同时,王云飞等其他多债权人也纷纷提起诉讼并查封了圣火橡塑有限公司和百川酒店等韩百杰的遗产。为了方便案件的审理,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凡是涉及韩百杰借贷的案件,均由深州市人民法院统一受理。

案件由深州人民法院统一受理后,王云飞等三人的案件从2015年5月20日起诉立案到2015年5月23日与韩百杰的家属达成调解书,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而其他债权人起诉的案件却是一拖再拖。截止到2015年8月31日深州市法院执行局在网上拍卖王云飞等三人查封的圣火橡塑有限公司和百川酒店等韩百杰的遗产时,包括彭学会在内的其他债权人的案件多数还没有组织开庭,少数组织开庭的,也以各种借口终止审理。

彭学会认为:深州市法院此举目的非常明显,就是刻意保护王云飞等三人的利益,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利。因为深州市圣火橡塑有限公司及韩百杰的遗留财产已严重资不抵债,根据法律规定,其他债权人有权参与分配深州市圣火橡塑有限公司及韩百杰的遗留财产。但其他债权人参与分配,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必须取得生效的法律文书,二是必须在执行终结前提出。深州市法院刻意阻止其他债权人取得生效法律文书的目的,就是为王云飞等三人独吞仅剩的财产创造时间。

2016年4月21日,彭学会向深州市法院递交参与分配申请书。

2016年8月28日,深州市法院给彭学会下发通知书,告知彭学会:你放弃自己查封的韩百杰遗产来要求分配其他案件的财产,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你不能参与分配本院执行的(2015)深执字第145、146、147号案件的财产。

彭学会对该通知书的决定不服,随即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请求撤销深州市法院作出的不能参与分配《通知书》并依法准予参与对(2015)深执字第145、146、147号案件的被执行财产的分配。

2016年9月1日,深州市法院为王云飞出具(2015)深执字第146之2号裁定书,裁定如下:一、深州市高古庄镇高古庄村深么路东侧深州市圣火橡塑有限责任公司院内的房屋(土地证号:深国用(2007)第1605号、第1614号、第1620号)及屋内物品、机器设备、财产权自本裁定送达买受人王云飞时起转移。二、买受人王云飞可持本裁定书到财产管理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王云飞依据此裁定书到房管局办理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2016年10月14日,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为彭学会出具(2016)冀11执复8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如下:一、撤销深州市人民法院(2016)冀1182执异字第11号执行裁定书和2016年8月28日作出的不准予彭学会参与分配通知书;二、准予申请复议人彭学会参与深州市人民法院(2015)深执字第145号、146号、147号执行案件中所有被执行财产的分配。

根据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上述裁定,彭学会要求深州市法院准予其参与分配被执行的财产。但是从2016年10月14日中院裁定下发至今,彭学会奔波于多部门进行信访,要求相关部门督促深州法院履行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准予其参与深州市人民法院(2015)深执字第145号、146号、147号执行案件中所有被执行财产的分配,均无果而终。

据彭先生讲,在网上实名举报以后,因为迟迟未见深州法院回复,他于2019年8月16日前往深州法院了解情况,深州法院执行局局长曹红丽接待了他们一行,当彭先生问深州法院执行局对衡水中院为他出具的(2016)冀11执复84号《执行裁定书》下一步打算怎么走时?曹局长给出的答复:我们肯定是按照中院的指示去办,你们也不要来回传话了,我们公对公的办。彭先生问:按理说,既然中院已经下裁定了,你们就应该按照裁定执行。曹局长答复:你就别按理了,我们不探讨这个问题了。我们已经形成书面材料给中院了,他们准备开个审委会,我们最后听中院的,看他们开会有什么指示,我们再说。

对于曹局长的上述说法,彭先生认为这是自相矛盾,既然曹局长口口声声说公对公,按照中院的指示办,那么为何拒不履行中院的裁定呢?这话是自相矛盾。曹局长就是在推诿扯皮,拒不履行中院裁定,根本原因就是深州法院的个别领导与涉案人王云飞涉嫌存在利益输送,千方百计地阻挠办案。

彭学会认为,深州法院执行局在整个案件的执行过程中,存在严重违规。在2016年8月28日,深州市法院给彭学会下发通知书,告知彭学会:你放弃自己查封的韩百杰遗产来要求分配其他案件的财产,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你不能参与分配本院执行的(2015)深执字第145、146、147号案件的财产。

彭学会对该通知书的决定不服,随即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请求撤销深州市法院作出的不能参与分配《通知书》并依法准予参与对(2015)深执字第145、146、147号案件的被执行财产的分配。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执行异议审查和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被执行人、利害关系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申请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此条规定,执行异议审查和复议期间,原则上不停止执行。但如果在异议审查和复议期间,强制执行一概不停止,一旦执行完毕,某些违法行为将无法纠正,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也可能因此遭受无法弥补的损害,执行救济的目的将无法达到。此外,此条又规定被执行人、利害关系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执行法院可以停止执行处分行为。但如果申请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执行法院应当继续执行。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不难看出,在执行异议审查和复议期间,如果法院需要继续执行的话,需要申请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而事实上,在本案中,申请执行人王云飞并没有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深州法院执行局就为其出具王云飞出具(2015)深执字第146之2号裁定书, 王云飞依据此裁定书到房管局办理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深州法院执行局明显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彭学会表示,案子至今已经接近四年,深州法院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执行回转,他愿意对上述举报内容负责法律责任,与其他人无关,也希望新闻媒体对该案件持续追踪报道,替他和众多债权人讨还一个公道。

来源链接:http://www.fzylznews.cn/s/2019/china_0819/1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