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山长阳镇:酒气熏天的镇长带人如此“执法”

  2019年8月4日午后,酒气熏天的长阳镇政府舒展镇长,在镇党委委员高占林以及镇派出所所长、高岭村党支部书记等人的陪同下,个个面红耳赤、酒气十足。他们带领百余名人员以安全检查为由强行进入长阳镇新悦建材市场,说是要查安全,进院后将这些人就把市场的电断掉,并将市场人员控制住。
 
  市场负责人对记者说,“由于我们一直与原有租户(吴士新)对市场房屋有争议,吴士新一直不履行合同,而镇里对出现的问题也是置之不理,直接导致拆迁工作受阻。”“我们不是不配合政府工作,关键是政府不和我们谈,而吴士新也不和我们谈。那我们由于拆迁造成的损失谁来管?”这位负责人说。

 
  据介绍,当时满身酒气的舒展镇长带人进入建筑市场大院后,直接指挥这些人进行强制拆除。一名张姓的市场管理员告诉记者:“有几个政府人员和派出所的干警进入市场管理人员的办公室,不但把张姓管理人员的私人账本拿走,而且还把账本中夹着的5000余元现金拿走。至今他们不肯承认拿(偷)钱行为。而且他们佩戴的执法记录仪,就没有走进市场办公室这一段的录像!”
 
  记者了解到,在整个执法过程中,他们带走市场人员五名(四男一女),除了一名七十多岁的老者和一名妇女之外,其他人员全部被带上手铐。他们说,他们被带入派出所后,有人强行将他们手机内的证据全部销毁。市场负责人说,“强拆过程中,新悦建材市场的妇女和一位七旬老人被打伤。我们虽然多次拨打110报案,但是长阳镇派出所以政府强制拆迁为由,不予办理。”

 
  几个小时后,派出所的人员把这几个人送了回来,说他们是配合调查去了。有这样把人带上手铐去配合调查的吗?
 
  这些人不但将市场人员强制带走,而且还拖走了市场的七台车辆。
 
  更为恶劣的是,这些人带进来一台铲车,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两个集装箱办公室砸毁。我们阻挡着他们,说这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而他们却说“吴士新已经把这些房屋、设备卖给我们拆迁办了。”在我们出示购买这些房屋设备的票据后,他们才停止继续砸毁房屋的行动。看着两个被砸毁的集装箱房屋,我们的心在滴血,那可是几万块钱买来的啊!现在变成了废铁,不值几百块钱!
 
  面对他们继续的拆迁行为,我们拨打了12345市民热线投诉。事后我们得知,吴士新已经于2018年10月8日签署了交房验收单,并办理了拆除交房手续。可是从2017年,我们就把我们与吴士新签订的合同给了拆迁办,并通过新闻单位把我们的诉求反映给了长阳镇人民政府。吴士新凭什么把我们的房屋就给卖了呢?
 
  面对我们的诉求,长阳镇人民政府怎么就能简单地处理“新悦建材市场”的拆迁呢?“把拆迁补偿款全部给了吴士新,你们中间有什么纠纷,去法院解决!”长阳镇政府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本着“省事、简便”的“原则”,简单处置。殊不知,这样将引发多少麻烦!?将会浪费更多的社会资源!
 
  摆在面前的就是,商户们有明确的票据,是他们购买的房屋、设备,任何人无权处置他们的财产!而吴士新拿到补偿款以后,至今不和他们见面,跟别说给他们补偿款了!“就这样简单地把我们推到法院去吗?”商户们气愤地说。
 
  商户们说,“由于长阳镇政府的暗箱操作,至今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补偿款?”
 
  记者了解到,围绕着“新悦建材市场”的拆迁问题,要从2016年说起。当年9月份,就这个市场,李维新和吴士新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约定承租时间为十年。随后,根据双方约定,在原有建材市场的基础上,重新翻修房屋、购买设备(如大型的的龙门吊)等。一切准备就绪便开始营业。
 
  2017年下半年,高岭村的人来讲要把市场拆了。商户们就找吴士新,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吴士新一直支支吾吾,说不会亏了你们的。商户们也和村里、镇里拆迁办的人员讲了他们的权益问题。就这样,在拆和继续营业的纠缠中,这种局面一直延续至今。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康律师说,在我国,强制拆除分为司法强拆和行政强拆。司法强拆是指由人民法院作出强拆的决定,再由行政机关去执行;行政强拆是指行政机关自主作出予以强制拆除的决定,并自主执行。根据现行《土地管理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我国在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过程中已经取消了行政强拆,即对被征收人的合法建筑不得进行行政强拆,只能进行司法强拆。换句话说,在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过程中,拆迁人必须要拿到法院作出的司法强拆裁定书,才能对房屋进行强制拆除。
 
  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行政强拆的对象只能是违法建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对于城市规划区内的违法建筑,行政强拆的有权主体是当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强拆的流程如下:
 
  (一)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并公告,限期自行拆除;
 
  (二)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复议不诉讼也不履行的,行政机关作出限期拆除催告书要求其自行履行;
 
  (三)经催告后仍不履行,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并公告;
 
  (四)由有权行政机关实施强制拆除。
 
  而据新悦建材市场的负责人介绍,他们只是当天上午才被勒令拆除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建筑强拆中,行政机关强拆房屋时应遵循比例原则,不宜破坏房屋内的家具、物件、房屋的结构性材料。建造房屋的材料是合法的,屋内的家具、物件也是合法的,如果强拆行为损害了房屋材料、家具、物件,那么强拆行为已经侵犯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利益,行政机关应予以国家赔偿。
 
  据介绍,当天舒展镇长中午的酒局就是事件的当事人吴士新一手安排的,其背后的隐喻,我们不得而知。

 
  纷繁的利益格局、多元的利益诉求,可能让执政者出现行政理性的迷失。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最优的办法就是对权力的分化和约束。尊重公民权益,应体现为公民能有与政府平等主张的权利。希望能让我们看到这样的平等。
 
  令人诧异的是,商户们经拨打了12345市民热线得知,吴士新已经于2018年10月8日和长阳镇政府签署了交房验收单,并办理了拆除交房手续。
 
  商户们说,我们从2017年就把与吴士新签订的合同给了拆迁办,并通过新闻单位把我们的诉求反映给了长阳镇人民政府。吴士新凭什么把我们的房屋就给卖了呢?而长阳镇人民政府怎么能这样简单地处理“新悦建材市场”的拆迁呢?
 
  商户们说,面对我们的诉求,“把拆迁补偿款全部给了吴士新,你们中间有什么纠纷,去法院解决!”长阳镇政府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本着“省事、简便”的“原则”,简单处置。
 
  这样简单行事,简单行政,这样将引发多少麻烦!?漠视群众利益,工作不深入、不细致、怕麻烦……将会浪费更多的社会资源!
 
  我们将继续关注。(李正)
来源:http://www.faguan360.net/shehui/2019/0819/788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