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抵制临沂中院“奚晓明”公权干预司法

编辑:www.weixin300.net -

坚决抵制临沂中院“奚晓明”公权干预司法

2016年8月1日,国内十余家网站刊登了谁来监管惩治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奚晓明”实名检举信,引发了社会舆论对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吴清林副院长的关注。

时光荏苒,四个多月过去了。股东出资纠纷案进展如何?吴清林副院长是否收手?我们通过本文来一探究竟。

向办案人员施加影响

2016年8月3日,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李明海、仇成永和吴大山与被告孙西彬股东出资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依法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经开区法院朱登峰副院长称,该案一审是凭事实和证据,依法作出的公正裁决。

2016年9月27日,因一起借贷纠纷案的执行问题,仇成永与孙西彬在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会面。仇成永向孙西彬透露:在一审期间,临沂中院曾对股东出资纠纷案研究过两次。当时并不分管该案的吴清林副院长主动参与该案研究,并作出有利于三原告的倾向性意见。

吴清林副院长明知亲哥吴清山是该案三原告的委托代理律师,却故意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及最高院有关回避的规定,对该案指手画脚,向办案人员施加影响。

吴清林副院长是“专家型”领导,其所发表的法律意见却非常的“菜鸟”。其将原本两个法律关系的非货币出资与李明海、仇成永和吴大山欠孙西彬的180万元民间借贷行为混为一谈,主张将此180万元欠款作为出资,方能认定孙西彬非货币出资完毕。

据仇成永透露:分管该案上诉的民四庭法官原则性极强,不同意吴清林副院长的观点,坚持依法公正裁决。吴清林和经开区法院民庭孙棣庭长“做贼心虚”,再加上国内十余家网站刊登了孙西彬的实名检举信,其担心东窗事发,故依法裁判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

授意三上诉人提回避申请

2016年8月18日,三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了解该案的人都很清楚,这是一场典型的恶意诉讼。为打赢这场诉讼,三原告孤注一掷,将全部赌资压在了吴清林副院长的身上。

该案必须绕开民四庭!否则,三上诉人将必输无疑!吴清林副院长授意三上诉人,在二审开庭时提交回避申请,要求承办法官、民四庭、合议庭和分管院领导回避。

10月19日上午9时,该案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九审判庭开庭审理。李明海、仇成永和吴大山的委托代理律师张惠民当庭提交回避申请,请求分管该案审理工作的审判员、合议庭、民四庭和分管院领导回避,上演了一幕 “贼喊捉贼”的荒唐闹剧。

《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院长担任审判长时的回避,由审判委员会决定;审判人员的回避,由院长决定;其他人员的回避,由审判长决定。

据仇成永透露,该案是否回避,完全由吴清林副院长主导。亓宗宝作为临沂中院的一把手,明知吴清林插手、干预该案,还是将是否回避的决定权交给了吴清林。

将案件移交民一庭

吴清林副院长善于趋利避害,为掩人耳目,其提前让亲哥吴清山律师与三上诉人解除了委托代理关系。实际上,其在暗地里继续插手、干预该案的审理工作。不帮亲哥吴清山拿到巨额律师费,吴清林岂会善罢甘休!

早在9月27日,该案二审尚未开庭,仇成永等人就提前得知该案将移交民一庭审理。当时,孙西彬以为吴清林副院长已经收手,对仇成永的话半信半疑。

据仇成永透露,民一庭杨华雁庭长和吴清林副院长是临沭老乡,2014年12月期间,时任罗庄区罗庄街道党工委书记的杨华雁丈夫,因罗庄社区居委会换届预选王某某的贿选问题被处分,吴清林副院长为帮其解决问题,做了大量工作。

仇成永果真“料事如神”。2016年11月18日,民四庭口头通知孙西彬的代理律师,该案已移交民一庭审理。看来一切都在吴清林副院长的掌控之中,吴清林和三上诉人初战告捷。

《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回避申请,应当在申请提出的三日内,以口头或书面形式作出决定。从三上诉人当庭提交回避申请,至中院决定民四庭回避,历时一个月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