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视频内容有毒?两女孩学抖音做爆米花致重度烧伤

近日,山东枣庄地方微博曝出一起求助。事件中,两位小女孩因模仿抖音中用酒精灯做燃料、易拉罐做容器制作爆米花的视频,而导致烧伤。其中一位周姓女孩,重度烧伤面积达96%,生命垂危,至今仍躺在重症监护室中。

这一悲剧让笔者联想到了去年另一起关于孩子的事故——一位武汉父亲,带着自己两岁的孩子,模仿抖音中一个高难度翻跟斗的互动视频,导致孩子意外摔伤,头部着地,脊椎受损,上半身无法活动。

这两起事件中,有许多相似之处——幼儿无知,父母失职。但细想一下,主人公们为什么去做这些平日里大家不会去做的高危动作?给他们勇气的不是梁静茹,更可能是抖音。

其一,平台上同类高危行为视频大量存在,无形中诱使部分用户产生侥幸心理,觉得“大家”都没问题,也一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进而降低了用户对高危动作的恐惧,为其下一步的模仿动作制造了心理铺垫。

笔者在抖音APP中搜索关键词“易拉罐爆米花”,发现大量用易拉罐自制爆米花的视频,无论点赞量高低,都说明以这一高危行为为内容的视频在抖音是很常见的,平台并未给予太大的发布限制。同时,笔者惊奇地发现,还有用户发布以孩子为主人公烧易拉罐制爆米花的视频。

其二,高危动作挑战了日常人们不太可能做的事,更容易获得高赞,是对高危动作视频的变相鼓励。另一方面平台并未给此类视频设立任何观看门槛,甚至没有危险提示,可以说,此举又进一步弱化了用户的危机感。高赞鼓励+看似可行,难免会有部分用付诸行动“试一试”。

以此次易拉罐制做爆米花的高危动作为例,拍摄此类内容的视频文案,不乏“想吃爆米花自己做呀”、“以后看电影不用买爆米花了”、“没想到真的成功了”等暗含煽动、鼓励意味的词句。成年大人或许还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对世界的认识仍处于懵懂状态的孩子就不一定了,被文案煽动,被爆米花诱惑,成功了是幸运,不成就是无法回头的厄运。

 

众所周知,抖音视频没有评级分类,没有观看禁制,即使是最新上线的“未成年人模式”也曾被自媒体验证过“形同虚设”,更为重要的是,抖音对平台上的内容太过于缺乏审核,诸如此类的高危内容没有任何提醒和说明,而是放任这些视频在平台上流通,甚至抖音还有在背后助推之嫌,因为这种猎奇视频往往能得到高赞。

短期来看,抖音确实是圈住了部分用户,但长久来看,平台其实是在饮鸩止渴,且对青少年和对家庭带来的危害无法衡量。就在前段时间,某一网友就在微博上表示说,看到有家长在校门口贴抵制抖音的大字报,原因就是孩子沉迷抖音,还偷偷花了1万多元钱。

除了沉迷和氪金,其实更为严重的是,抖音的这些“有毒内容”还给青少年灌输了错误的价值观:想要获得关注和高赞,就需要与众不同。这种扭曲的平台规则直接刺激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们去猎奇,甚至去做一些超出自己年龄阶段的事情,比如有小女孩儿表演一些搔首弄姿的软色情内容等等——这些都让整个社会表示出担忧。如果抖音再不出手对内容严加审核,一方面可能迎来家长们对抖音的严防死守,另一方面估计也是时候由政府部门牵头,在适当时机介入抖音平台的内容监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