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珲春:先占后补违规变更林地 出尔反尔成压垮民企最后稻草

“1996年我举家来到珲春创办木材厂,风风雨雨23年了,在这里付出了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这里已然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可是没想到我辛辛苦苦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庄振宝很无奈的说道。

2007年庄振宝创建了珲春雪岱山米业,通过参加各类国家级绿色食品博览会, 提升了珲春大米品牌知名度,并将珲春大米推向全国。2011年庄振宝为珲春引进甜叶菊种植农业项目,并以雪岱山米业公司为主体,申请了《粮食安全生产链世行贷款项目》的贷款支持,此后连续两年带领农大面积种植甜叶菊。然而50年一遇的干旱天灾和次年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导致甜叶菊项目先后亏损数千万元,为了不使老百姓亏损,庄振宝通过变卖资产以及借高利贷的方式对欠收的老百姓进行经济补偿,由此企业进入了艰难维系的时期。2018年,雪岱山米业经营出现危机,无力偿还世界银行贷款,珲春市财政局将庄振宝起诉至法院,庄振宝只好破产还债。

吉林珲春:先占后补违规变更林地 出尔反尔成压垮民企最后稻草

庄振宝在现场指出自己被侵占毁坏的林地

官征补:国土部门违规征占林地十数公顷 政府两大部门联合“私了”

2004年庄振宝事业比较辉煌的时候,珲春市英安镇靖边村急需要筹集村里的修路款项。当时的村书记多方托人找到了庄振宝,希望其可以买下村里的北山林地用来支付修路款。村书记积极为村民办好事的热情打动了庄振宝,于是他就买下了北山这片当时对庄振宝毫无用处的林地。共计50.5公顷。2006年9月靖边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将该片林地正式转让给庄振宝的儿子庄国丰,同时留存会议纪要。之后庄振宝办理了林权证,据林权证显示该片林地的使用终止日期为2056年9月15日。

吉林珲春:先占后补违规变更林地 出尔反尔成压垮民企最后稻草

五方现场确认的庄国丰在中国城用地范围内林地面积

2012年北山林地周边开始建设开发,庄振宝在报纸上突然发现自己的林地部分地块正在转让公告,已经出让给了吉林省洋帆置业有限公司用作房地产开发建设。接下来的两年,庄振宝多次找相关部门反映此事。 2014年,经珲春市土地局、林业局、建设局、靖边村及庄振宝五方共同在北山现场打点确认边界线后,得出洋帆中国城二期三期工程规划地块中有有14.0358公顷属于庄振宝的林地范围内地块,并且土地性质已经变更为国有建设用地。其中2.888公顷已在2012年6月登报公告完成了土地出让流程。

面对既成事实,在相关领导的协调下,经过多次商议研究决定由珲春市建设局和民政局分别向庄振宝支付180 万和220 万,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对庄振宝进行变相补偿。随即建设局的款项全部支付到位,民政局的款项也开始分批逐次支付给庄振宝。自此这件事情也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吉林珲春:先占后补违规变更林地 出尔反尔成压垮民企最后稻草

中国城项目沙盘

出尔反尔:政府否认变相征地事实 资金链断裂企业被逼破产

转眼来到2018年,在未签订任何书面协议的情况下,珲春市建设局向庄振宝完成支付政府采购款180万元,所有款项均未要求庄振宝出具相关的发票或者盖章收据。而对于珲春市民政局的承担部分,在签订苗木使用协议书的情况下,该局陆续向庄振宝支付了120 余万元后便以各种理由停止支付对价补偿款。对于民政部门的剩余补偿款项,庄振宝多次催要却迟迟不予支付。今年初,珲春市国土局分管具体工作的高冬副局长对于2014年的变相补偿方案提出异议。在相关领导召开的关于征地工作的会议上,高冬副局长提出2012年挂牌出让给中国城项目的2.888公顷土地并不在庄振宝的林地范围内,原本就属于国有建设用地板块,应当取消对庄振宝关于此地块的补偿。会议现场高冬副局长拿出了一张国有建设用地的图纸,内容明确表示该地块不属于庄振宝林地范围内。

鉴于此,相关部门和有关领导前往现场进行实地测量求证,满山的树木一眼可见,根据现场的村民说法,山上的树木很多都是三四十年的木本。当初出让北山林地的村民们也出面作证指出这2.888公顷的地块,确实是属于庄振宝的林地范围。由此确认了会议上高冬副局长提交的图纸与事实严重不符。山在,树在,证人也在,为何国土部门领导却否认这一事实呢?会议现场提交的图纸又为何与事实相差如此之大?

2018年,在补偿资金迟迟不到位的情况下,雪岱山米业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世界银行贷款,珲春市财政局基于此将庄振宝起诉到法院,至此企业被逼无奈,只能宣布破产清算。至此雪岱山米业也是整个吉林省第一家因《粮食安全生产链世行贷款项目》被政府起诉的企业。

吉林珲春:先占后补违规变更林地 出尔反尔成压垮民企最后稻草

庄振宝现场测绘的地面硬化和监控设施分布点图

任性征地:开天窗式点征 严重破坏企业经营管理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