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编辑:www.weixin300.net -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我司承建的粤垦绿苑项目,于2003年完成主体工程验收后,业主方无力支付工程款,便于2004年3月签订“会议纪要”以房抵债给我司。后因双方对工程款数额存在争议,遂诉至广东高院,经最高院终审(2010)民一终字第66号判决确认其拖欠我司工程款数额及利息、违约金计算方式后,其一直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期间,05年我司多次通知业主方竣工验收,06年省高院通知业主方验收,业主方均拒绝竣工验收,还撤离涉案场地。由于业主方在最高院判决后,既不支付工程款也不以房抵债,我司被迫将涉案项目房子折抵给民工、材料商和分包商。同时,我司向省高院申请强制执行,被指定由广州海事法院执行,并依法查封该项目全部不动产,要求以房抵债且施工单位依法享有对涉案项目的优先权。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近期粤垦公司勾结第四方买家,将1.9亿余元转入广州海事法院账户作为执行款。事实上,由于粤垦公司拖欠工程款近14年,给我司造成损失高达19亿元(我司已向广州海事法院提交计算表,向广东省高院提起执行异议复议)现该案尚在执行异议复议和查封过程中。但2019年7月4日一群不明身份的暴力分子有组织地抢占民工合法占有的粤垦绿苑项目,并殴打恐吓看守民工,称“谁敢进场就打断谁的腿”。我司及民工报警后,天河区公安局兴华派出所不仅不将暴力分子清除出场地,构成行政不作为;而且还帮助这些暴力分子阻碍民工进场,盗用水电和我司放置在该项目的机械设备。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具体情况如下:

我司于1995年依法承建由广州市粤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粤垦绿苑”项目,1995年进场至2003年底工程基本完工,因当时粤垦公司拖欠坤龙公司巨额工程款无力支付,2004年3月17日双方法定代表人签订“若无资金支付工程款,以粤垦绿苑的房产折价抵债”的以房抵债《会议纪要》,明确约定,“拟将商铺、住宅抵扣工程款”,并约定抵扣价4000元/平方米和计算公式。并此单价须报省农垦总局批复同意后生效。如总局不同意就按合同付款。”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双方对工程款、窝工、停工、利息等折抵款数发生争执。迫于无奈,坤龙公司于2005年9月向广东高院起诉。后又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即最高法(2010)民一终字第66号案)。在两级法院的审判中,已认定双方签订的以房抵债协议是真实、合法的。最高法院已经终审判决确定粤垦公司拖欠坤龙公司工程款、利息,以及粤垦公司迟延支付工程款给坤龙公司造成的损失已高达19亿余元。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现坤龙公司已就该案向广州海事法院提起执行,并在执行异议的程序中。事实上,“以房抵债”的《会议纪要》签订后,林华口头通知我方,农垦总局不同意付款,只同意抵扣;坤龙公司因此着手履行《会议纪录》计算义务等合同义务。但当坤龙公司将计算出的抵扣明细交对方办理手续时,但对方以工程竣工后再办为由拖延办理。坤龙公司曾三次要求被告验收涉案商铺、住宅,被告均不予验收。无奈之下,坤龙公司和涉案民工、分包商、材料商只得滞留场地为其看管,并等待继续完成收尾工作和验收。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但2019年7月4日一群来路不明的暴力分子,强行进入场地,将涉案民工、分包商等打出场地。这伙黑社会暴力分子系第三方买家从粤垦公司处低价买入涉案项目后,雇佣而来冒充粤垦公司和施工人员。涉案项目被粤垦公司低价贱卖后,被不断转卖套利(见附件:粤垦绿苑项目的转卖情况说明)。这些暴力分子侵占场地后,蓄意破坏盗窃财物,殴打原合法占有场地的民工。在2019年7月13日,粤垦公司派驻工地的暴力分子殴打我司长期驻守工地的老兵,致其倒地不起,直至送至医院,但是兴华派出所包庇其恶劣行为,不立案不作为。打砸抢后,又假装正人君子,故意装上摄像机,派驻雇佣的保安公司人员看守场地。因为粤垦公司拖欠工程款十余年,坤龙公司无力支付民工工资和看守费,将涉案场地的房子折抵给了他们民工。现在民工的房子被粤垦公司和第三方伙同的黑社会分子抢占,他们辛辛苦苦几十年的血汗钱换来的房子就这样被黑社会歹徒抢走,我司希望政府打黑办及有关部门能够尽快将粤垦公司雇佣来的涉黑分子清除出粤垦项目,并严惩这些暴力分子。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

老政法干部滥用公权,干预司法的情况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