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县噪音污染举报人遭围殴再被行拘家属质疑执法公正

  【摘要】 湖南省长沙县黄花镇谷塘村寺冲组村民雷根和因为举报噪音污染先是被二十多人群殴致伤,数月之后又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日,罚款五百...

         湖南省长沙县黄花镇谷塘村寺冲组村民雷根和因为举报噪音污染先是被二十多人群殴致伤,数月之后又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日,罚款五百元。长沙县黄花镇派出所执法是否公正遭到举报人雷根和及其家属质疑。

\

(图为举报人雷根和)

事件起因于雷根和对噪音污染的一次实名举报。2019年3月25日下午,村民雷根和得到消息,当晚将有渣土车队在其住所仅一路之隔的程锦工业园通宵作业。雷根和家的住宅距离渣土车经过的马路仅七米左右,距离程锦工业园的大门口也就20米左右,每当渣土车经过雷根和家门口时,除了高分贝的噪音还伴随着地坪、房屋的震动。有资料显示:人们所能接受的正常声音是40—50分贝,而渣土车的发出的声音一般在89—92分贝,在这种高分贝环境下,噪音污染会对人体的神经细胞及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雷根和的大女儿雷栋怀有6个月的身孕,正住在雷根和家保胎待产,雷根和的姨妈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也需要在家静养。因此,雷根和决定阻止渣土车队的通宵作业行为。

3月25日下午,雷根和先是打电话给村干部希望能通过协商调解阻止渣土车队通宵施工未果,其又打当地12345政务电话投诉举报,但相关部门也没有出面制止。

晚上七点多钟,雷根和与往常一样去对面程锦工业园门口和保安栗帽(音)聊天,这时正好有轰隆作响的渣土车开过来。雷根和想跟车队的负责人进行协商,但是没想到渣土车队负责人栗仲大吼一声,随后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二十几个人将雷根和围住痛打,直到雷根和倒地不醒人事。在围殴的过程当中,对方人员雷壮辉(车队负责人之一雷江的父亲)左眼眉弓处不明原因受伤,车队的人打110报警说被雷根和咬伤了。

雷根和的二女儿雷李花说:长沙县黄花镇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将两位伤者送到长沙市中医医院。数小时后她也赶到医院时,见父亲躺在急诊室的担架上不省人事也没人管,遂询问民警事情的来龙去脉,民警称雷根和是醉酒还将别人咬伤,要打醒酒针。

\

(图为雷根和受伤住院)

雷李花对医生说:我不知道情况是否真如警方所说,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有冲突,如果我父亲内出血或者有内伤,醒酒针打下去出了事必须有人负责。医生提议家属从头到脚做个CT检查。

凌晨三点多钟,被围殴的雷根和查出脑部有阴影、有淤血、腰部脊椎横突骨折。雷根和的爱人田淑林当场问医生雷根和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如何,医生告诉她浓度很低,没什么问题。此时民警却说:医院说的不算,必须警方检验的才有效。

雷李花说:雷根和检查期间,另一伤者雷壮辉已经办理完转院手续,前往其他医院进行治疗。雷根和的家属也要求转院,却遭到民警的强烈反对:转院必须等天亮之后!民警的恶劣态度实在让值班医生看不过去,便说:转不转院由家属决定,不是警察说了算。但该民警却依然不让雷根和转院。

情急之下,雷根和的家属要打警务督查电话投诉,问为什么对方说转就转,我们却多处受阻。民警这才说需请示领导,领导允许了才能转院。经某位不知名的领导同意后,雷根和被转到浏阳市骨伤科医院,因为医院没有床位,雷根和回家卧床修养一个多月才能够下地行走。

\

(图为雷根和病历及诊断资料)

据雷根和的大女儿雷栋称:双方伤者被送去医院后,渣土车队仍然通宵作业,自己多次上前阻拦,却起不到半点作用。直到3月26日白天行政执法局出面该工程才彻底停工。

雷李花表示:7月12日也就是距离事发100天,警方通知双方做了第一次协调,对方代表要我方赔偿美容费及治疗费等相关费用五万元。但对方涉事司机没到,负责人也没准时到达,调解未果。

8月13日警方又通知双方进行第二次解调解,我们到达派出所后,民警没有调解就直接把雷根和带进执法办案区单独询问。下午六点多,带雷根和体检后将他送进拘留所,并交给家属一张处罚决定书。

\

(雷根和的拘留通知书)

雷李花说,自己的父亲被围殴致伤,躺在床上休养了一个多月,最后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赔偿,还被施暴人倒打一耙,拘留七日,而围殴雷根和的二十几个人派出所却没有认真调查,甚至到底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据知情人透露,渣土车队负责人之一的栗仲是当地一霸,经常通过非法手段侵占、侵害公私利益。其中:占用长沙县黄花镇谷塘村庙湾组的集体土地建房,后将所建房屋出租给私企做家具公司和垃圾场,致使周围两百米内的水源遭受严重污染,无法饮用;非法盗卖国有土地(祥丰纺织厂现程锦工业园)的泥土,将赃款据为己有;威胁恐吓、殴打他人等涉黑涉恶行为。而其所以在当地如此猖狂,与当地某些部门及领导的保护与包庇是分不开的!

在全国上下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如火如荼、严打“保护伞”的当下,黄花镇派出所民警在执法过程中到底是否存在执法不公的行为?噪音污染举报人雷根和到底遭谁围殴?触犯了谁的利益?打人者背后的保护伞又是谁?这些疑问还有待于一个明白的交代!

原文链接: 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0902/36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