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长江村长强钢铁侵吞合作伙伴资产面面观

编辑:www.weixin300.net -

江阴长江村长强钢铁侵吞合作伙伴资产面面观

在全面推进法治社会,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江阴长江村长强钢铁利用庞大金钱优势及地方势力以强欺弱,掠夺锦澄钢铁产业及资产,有目的、有组织的制造不安定因素,扰乱锦澄钢铁正常的生产秩序。

江阴锦澄钢铁与长江村长强钢铁合作的由来

2014年底,江阴锦澄钢铁由于受无锡兆顺不锈钢担保链的影响,再加上受钢贸风波,银行不断转贷收贷,至使企业因无流动资金无法经营,被迫停工停产。停产以后,锦澄钢铁考虑到近千名员工要吃饭就业,于2015年3月1日与江阴长江村所属企业长强钢铁、长锦钢铁签署企业租赁经营、利润按股份分红的三年合作协议。租赁时间:2015年3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

(图1)锦澄钢铁与长江村长强钢铁、长锦钢铁的合作协议

合作经营中长强钢铁违背双方合作公平公开原则的违法行为

长强钢铁一开始顾虑锦澄钢铁产品到底是否有盈利能力,所以约定暂以20元/吨的加工费作为租赁费,且实际租赁经营的长锦钢铁的利润的30%作为锦澄钢铁的收益。三年实际经营状况:长锦钢铁从2015年3月开始生产经营到2018年5月初,共生产角钢64.4万吨,锦澄钢铁就租赁的租金及利润分配共计2076万元。根据三年合作协议要求,利润的30%应结算给锦澄钢铁,但他们瞒天过海,把长强钢铁自己生产的钢坯通过自己的长江制管厂层层加价再开票入锦澄钢铁的结算公司。甚至为了减少合作公司的盈利为目的,他们在原采购合同基础上通过其内部公司高开原料价格,经检查仅三个月就高开价格1200多万元,但三年多的合作公司账上仅体现2600多万元。锦澄钢铁查实证据后,要求对三年的经营进行审计,但是他们连夜将账册转移他处。在三年的经营中,锦澄钢铁多次提出要参与财务管理,可都被他们拒绝。

合同到期,长强钢铁非但拒不撤出,还制造事端,强行抢货

根据合同规定,双方于2018年2月28日三年合作期满,长强钢铁就应在7天内将锦澄钢铁的厂房设备等全部归还。

(图2)长江村长强钢铁人员围堵锦澄钢铁大门

(图3)长江村长强钢铁人员围堵锦澄钢铁大门

但是,长强钢铁非但不履行合同、撤出锦澄钢铁,还强行转移合作期间的资产。无奈,锦澄钢铁先后发公函数次,提出:(1)要重新合作必须重签合作协议;(2)结清原合作期所有欠款。可是长锦钢铁就是霸占不走,且对于应该支付的一些费用也不支付。在此同时,长锦钢铁将原料场堆积的成品、下脚料、废料等大量出货转移到长强钢铁场地,对于所出的货物一没有标明价格,就明目张胆的拉走;二没有给工人发放一分钱工资;三没有跟锦澄钢铁进行任何交接。于是,锦澄钢铁通知长锦钢铁不准出货,必须将该支付的费用支付完毕并办理交接手续后才可出货。可是他们一边答应,一边继续出货,不予兑现。直到2018年4月初双方达成书面约定,长锦钢铁才在5月初结束生产并撤出锦澄,实际上他们既未按书面约定结清款项,并也未撤出锦澄。

利用社会闲散人员打砸抢,造成锦澄钢铁不可估量的财产损失 双方就后续合同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就在2018年5月4日和5月8日,长江村长强钢铁结集了社会闲散人员,两次到锦澄钢铁闹事、强冲门岗,高压变电站线路被破坏,车间操作室被撞坏,货车、铲车、轿车被推走,人员被打伤,给锦澄钢铁造成了极大损失。之后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为顾全大局及及早结束这不平等的合作,锦澄钢铁只能委曲求全,在2018年11月底双方就终止协议相关手续达成书面意见以后,长强钢铁撤出锦澄钢铁。

(图4)长江村长强钢铁人员围堵人员强行破坏锦澄钢铁设备

连续五天闹事,用不正当手段干扰锦澄钢铁与华能集团南京分公司的合作

长强公司彻底退出后,锦澄钢铁考虑几百工人要就业要吃饭,

企业面对各方债权人要逐步还债,在与中国华能集团南京分公司几次沟通下,决定由锦澄钢铁组织人员恢复生产,南京华能分公司通过来料加工的模式帮助锦澄钢铁恢复正常生产,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维护人员的稳定。双方合作开始后,短短的一星期收到订单合同超2万吨,华能南京分公司2019年还报备北京总部批准,在锦澄投入4亿元项目改造费用。看到锦澄钢铁如此快速恢复生产,事情并不以长强钢铁的如意算盘走,长强钢铁气急败坏,认为打乱了他们一直想让锦澄钢铁破产,由他们来全盘接管锦澄钢铁的如意算盘。为此在2018年12月21日—25日,又雇佣数人到锦澄钢铁门前闹事、堵路,使公司无法正常运行,并打出横幅“锦澄欠钱不还,真理何在”等等标语,在锦澄钢铁门前招摇过市,以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

江阴长江村长强钢铁侵吞合作伙伴资产面面观 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rmh7093798/rmh7093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