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黑恶势力逼死老人 违法分子至今逍遥法外

    河南汝州一七十多岁老人被黑恶势力强闯厂内抢砸,老人投诉无门后跳楼自杀。家属为讨回公道,多次到辖区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市信访局申诉,一直未果,不法分子至今仍逍遥法外。
 
2019年8月20日记者见到了死者的妻子郭某娥,反映人是一位七十多岁的白发老太太。老太太对我们哭诉:“我家在汝州市梦想大道和烟风路交叉口西200米路北经营一面粉厂20多年,经营顺利,但近期由于黑恶势力的压迫,导致企业无法正常运营迫使我老伴跳楼自杀。面粉厂以前由我老伴经营管理,后因年纪大就将面粉厂交由儿子闫某伟打理,当时厂子的效益非常好,我儿子为扩大经营,在厂区前面建起七间三层的临街商铺开办酒店和宾馆,因投资较大向亲戚朋友们借了部分款,同时也向时任煤山办事处望嵩居委会望嵩11组组长杨某平借款230万,其弟弟杨某亮借款40万,及煤山办事处民政所所长张某云借款100万元(通过杨某平担保,借条的名字是张某云的女儿李某珊和儿子李某)。以上三人的利息都是正常付,一直无拖欠。
 

2018年2月份,因为当月利息未及时付给杨某平,杨某平就威逼我儿子将厂房前临街商铺三间三共计约1500平方以300万元的价格抵给他们。2012年我们建房时共计建了七间三层,包括装修花掉2000多万元。就按当时建房的成本价这三间三层房,价值得850多万元。现如今汝州临街商铺均价在10000多元。这1500多平的商铺总价应该在1500多万元。可是在杨某平等人的威逼下,我儿子无奈只得将房子以300万元的价格抵给他们,并强行霸占了室内的包括空调,冰箱,电视等所有设备。

2018年10月,因未及时付给杨某亮当月利息,杨某亮在11月1日要求闫某伟为其签订一份面粉厂租赁合同,十年租赁金额为120万。杨某亮以拿走合同和家人商量为由骗走合同,但至今一分未付。并在12月28日带人强行将面粉厂生产车间和小麦库房上锁,生产车间和库房被锁后,面粉厂被迫停止生产经营,仓库内大量小麦和面粉霉变,腐烂。给面粉厂造成严重损失,导致资金链断裂。
 

2018年3月6日,杨某平等人将房子霸占后租给他人开了饭店。又以饭店用水为由要求在我家面粉厂里打井。2018年12月30日杨某平带十多人把我门的面粉厂车间用彩钢瓦和院落隔开,然后叫来打井队在我们的厂区内非法打井,并用挖掘机破坏了场内硬化过的水泥地,因严重影响到厂房建筑物的安全,被家属拦下,后来,我儿子回面粉厂发现这样的情况后就报警,在警察面前要求打井人将破坏的水泥地恢复原样后再拉走打井设备。因打井人没承诺将地面恢复硬化,打井设备也没有拉走。但就在2019年5月29日傍晚,杨某平再次带领十多人强行砸开面粉厂大门的两把锁,破门而入,要抢走打井设备。当时我们夫妻俩在厂内看守,听到打砸声后,急忙出门,上前阻拦,却被这伙破门而入的黑恶势力挟持打倒在地后,抢走打井设备。事后两位老人慌忙拨打110报警,辖区煤山派出所到达现场后,调取了旁边饭店的监控录像后就离开了现场。两位被挟持过的老人带着满身於痕多次到派出所询问调查情况和处理结果,一名自称是芦副所长的警员说,砸锁不是砸门,砸锁不犯法为由不予立案。后来,死者又多次前往派出所、办事处、信访局等部门反映,一直没有结果。在投诉无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2019年6月16日早上,我老伴从厂房的五层楼顶跳下惨死。
 

我丈夫死后我和子女们多次到政府各部门反映情况,可一直没有结果,那些不法分子至今还逍遥法外。现国家一直在扫黑除恶,杨某平等十多人强行砸开私家厂房大门,逼迫我老伴跳楼身亡,这样的黑恶势力为什么在汝州就没人管?我丈夫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不敢说有多么优秀,可他在汶川地震、市里建学校,村里修路、为贫困户捐款等好事做的数不胜数,如今落下这么一个悲惨的下场,希望有关部门领导能够站出来为我们伸张正义,严惩黑恶势力。”
 

2018年1月份,我国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坚决扫除黑恶势力等违法犯罪分子,并要求惩处一批黑恶势力“保护伞”。可为什么汝州市杨某平,杨某亮等人的这种打、砸、抢的黑恶行为难以得到惩处?又是谁在做他们的保护伞?对此我们将持续关注!

 http://www.zgmsyfzw.com/fazhi/1084.html?from=single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