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央批评当耳边风灌云续演暴力拆迁两农妇维权喝药自杀

  2108年九月,《腾讯网》等多家网媒以“江苏灌云:又是拆迁惹的祸”为题,报道了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十组农民王余梅、陆效本因房屋和土地被拆迁补偿未到位的情况下,面对灌云县九龙港水街房地产开发商强行施工时,为了维权被迫喝药自杀的事件。然而,时隔一年,即今年农历七月半中元节,俗称鬼节当天,还是在去年的事发原地,灌云县九龙港水街房地产开发商又强行施工,他们动用了二台挖掘机将农民部分已成熟未收获的玉米铲掉,又将十几棵大树连根拔起,去年喝药自杀被抢救过来的农民王余梅见状,为了阻止开发商的暴力行为,又被迫再次喝农药自杀,目前,王余梅正在灌云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中。事发后,当地相关部门也曾十分重视,并阻停了开发商继续施工毁苗毁树等行为。没想到,还不到半月,开发商又再次强行施工,住在施工现场20平米矮棚里的王余梅婆婆,已高龄75岁老人,为了维权也被迫喝下农药自杀,目前老人也正在灌云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中……
 
  中央级媒体记者接群众投诉后,第一时间来到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就上述发生的事件进行调查采访。令记者不敢相信的是:前不久,中央开扫黑除恶问题清单:江苏个别行业乱象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理,“套路贷”、高利贷、暴力讨债、暴力拆迁等比较突出的问题也被点名。
 
  灌云县怎么会把中央的点名批评暴力拆迁问题当耳边风,不断续演暴力拆迁闹剧呢?
 
  王余梅丈夫陆锡忠告诉记者说:去年8月7号上午,灌云九龙港水街房地产开发商章仁法(音)和灌云华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侍某军,召集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动用两台挖掘机强行开进侍庄乡陆庄村10组原村民自留地,欲进行毁田施工时遭遇到该组部分村民阻止,当地警方接处警迅速赶到现场,期间,他的妻子王余梅和另一村民陆效本在阻止无效的情况下,喝下巨毒农药以死亡抗争,后被闻讯赶来的120救护车急送灌云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没想到一年后悲剧又重演,目前他的妻子王余梅和75岁的老母亲还未脱离生命危险。陆锡忠说:这块地原是他家的自留地和宅基地,在30多年前老辈就在上面建有300多平方房子,10前他又在门前自家自留地上建猪舍从事生猪养殖。2008年,灌云县以“新农村建设项目”为名,强行征用了包括他家在内的陆庄村9、10、11组村民宅基地和自留地约200余亩,高价卖给房地产开发商进行九龙港水街商业开发敛财,此举遭到了全村村民的反对。为了逼迫村民,灌云县动用了公安警察和社会闲杂人员围堵拦截上访群众,并采取了进“学习班”、“拘留”“劳教”“判刑”等一系列手段,陆锡忠说他本人就被以妨碍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在他服刑期间,妻子又被关进“学习班”被强迫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因妻子死活不在拆迁协议上代签丈夫陆锡忠的名字,后由时任侍庄乡副乡长李建军代为陆锡忠在拆迁协议上签了“陆习中”名。陆锡忠说,拆迁协议虽然被这样胡乱签了,但他家至今没有领取拆迁补偿款,并坚持长年信访和上访。
 
  8月26号上午,记者在陆锡忠家已被在10年前拆迁的现场看到:为了生存,他家一家老小现住在被推倒的房屋断墙边搭建的不足一米高的窝铺里,就这样一住就10年,已经75岁的老母亲每天爬着进出窝铺,而且水电都被政府断了,自家原先打的一口吃水井也被政府堵死了,吃水要跑到200多米别的村民家讨水吃。窝铺南边十几个成年大树被开发商用挖掘机已经连根拔起放倒在地上,被扭断的树根在阳光照射下好象在向老天流泪哭泣;窝铺东边一块玉米地已经被开发商用挖掘机铲为平地。陆锡忠说,现在他全家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妻子和老母亲喝农药现在医药抢救,至今没有政府和开发商去探视和过问,巨额的抢救费全靠借债来维持,但他说,他会相信上一级政府总有一天会给人民一个客观公正的说法的。
  下午,记者就现场看到的和陆锡忠的投诉问题先后走访了灌云县委宣传部、灌云县经济开发区侍庄街道办事处、灌云县公安局侍庄派出所等相关单位和部门。侍庄街道办事处负责主管拆迁工作的张雪峰(音)副主任说,他2018年刚调过来的,还不知道这事情。
 
  主管信访的孙主任说,这是历史问题,街道办夹在中间也不好办,开发商出了钱开发不了,于是一直找街道。村里人为了多要钱一直阻拦施工,风气不太好。下午六时多,就在侍庄街道办相关领导同志和记者勾通时,记者接到投诉人陆锡忠的电话说开发商又施工了,记者随即将此消息反馈给了侍庄街道办相关领导,相关领导当着记者面打通了开发商的电话:你们现在立即给我停止施工,上面记者还在调查你们这样干也太过分了!(韩一  刘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