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律师因正常代理行为入狱,发声求关注!

   一个被圈圈诅咒的律师、债务人变身受害人,债权人全家“被黑社会”、惠州中院多名法官无辜被点名成“保护伞”…经网络谣传《惠州市民呼吁严惩以张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惠州张氏兄弟套路贷搞垮光耀、大隆》等文章真相浮出水面,居然是债务人为了躲避还债而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借网络谣言达到自己的打击报复,抹消债务的非法目的。

    目前,被圈圈诅咒的律师以诈骗犯罪被刑拘。

    民间借贷被网络谣传为涉黑团伙

    2015 年 9 月,张远锋等人以民间借贷纠纷将债务人广东大隆企业 集团有限公司(老板李坤)、担保人惠州荣灿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原老板李坤,新老板林文赞)等人以系列案诉诸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申请查封了大隆公司和荣灿公司的财产。 

    2017 年 1 月,孙泽平律师代理原告张远锋出庭,广东伟伦律师事 务所曾学智律师代理被告大隆公司出庭。随后,惠州中院作出民事判决 ,判决各被告多个案件均败诉,被告代理人曾学智律师脸面尽失。被告 大隆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2018 年 1 月底,惠州市法律界内部流传一篇文章“《惠州市民呼 吁严惩以张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

    2018 年 4 月 3 日,张远锋、张新锋、张高锋三兄弟发布《张远 锋等人关于网上谣传“惠州市张氏兄弟涉黑”一文的声明》,斥责上文虚假造谣,并指出造谣者是李坤、庄茂祥、林文赞等人。随后,该文作者 罗修云发布关于《惠州市民呼吁严惩以张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 一文的道歉信》一文,承认未核实真实情况,文章内容颠倒黑白,向张氏兄弟道歉,并附了张氏兄弟的声明。 


   律师被指诈骗犯罪,锒铛入狱

    由于 2018 年 1 月份发表的《惠州市民呼吁严惩以张氏兄弟为首 的涉黑犯罪团伙》甚嚣尘上,公安机关于 2018 年 2 月 9 日以“涉黑案 件”成立“209 专案”。 经过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文澄清以及惠城区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张远峰 涉嫌非法拘禁决定》可知,网帖中关于“张远锋纠集 100 多人包围惠州中院、河源广场”等内容完全子虚乌有,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或暴力软暴力行为。“涉黑”言论,不攻自破。 

    然而,2018 年 11 月 1 日,惠城区公安分局还是按网贴办案,以“侦查中发现”为由,对张远锋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立案。成为史上唯一“一个没有暴力、由一家人构成、借出去的钱不能 打官司主张、打官司就涉黑的黑社会团体”。 

    代理律师被捕,“躺着中枪”2018年9月25日,以诈骗罪刑事拘留原告代表律师孙泽平,完全不顾《律师法》第37条的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人身权利不受侵犯。律师在法庭上发表的代理、辩护意见不受法律追究。”的规定。 另外,2019 年 8 月 30 日,四部委出台《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 》要求保障律师权益,难道成了一纸空文?更为蹊跷的是同案嫌疑人张高锋说到“律师”二字,就有人在案卷笔录中将“律师”二字用铅笔圈起来;接着办案人员去问朱德雄“律师”是谁?此时,又有人在案卷上用铅笔圈画了很多所谓重点的内容;还有人在大 隆案件中孙泽平律师《代理词》上面圈画重点(注:在《起诉意见书 》中指责孙泽平颠倒黑白)。第二次退回补充侦查时,孙泽平曾问公安 机关是谁有权在案卷上画圈?办案人员的回答:“办案人员无权在案卷上画圈”。


    刑事案件的案卷在侦查阶段属于高度机密文件,为保障查明 案件事实真实、客观、合法,在办案过程中包括办领导在内的任何人都 无权对案卷进行标注。而本案案卷中有多处画圈,显然有人凌驾于办案人员之上,意图陷害孙泽平律师,使其受到刑事追究。

    2018 年 12 月 5 日,惠城区公安分局打电话给本案各律师,称往 后不限制律师会见了(在2018年12月5日之前长达数月时间里,办 案机关违反刑诉法规定擅自禁止律师会见)。各律师从此能够会见,了解案情。2019年2月份,案件移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

    如今,东莞检察院退回两次补充侦查结束,所有证据全部固定,该查的都查了。经律师查阅全部案卷得知:孙泽平律师不是军师,除了代理民事案件,没有其他任何非法行为。所点名法官没有任何一个与张远锋有不法关系,所谓受害人炒作的“涉黑”、“暴力”全都是污蔑陷害。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检查机关最多退回两次补充侦查,如果此时仍无法证明嫌疑人有罪则应按无罪处理,或者取保候审。孙泽平律师仍然被羁押在看守所。




   律师之父维权艰难

    2019 年1月17日至今,孙泽平的父亲多次向惠州市律协、中华 全国律师协会、最高人民检察院投诉,向办案公安机关、检查机关申请 ,要求不起诉孙泽平律师并先行取保候审,均被拒绝。

    2019年8月21日,惠州市律师协会向孙泽平父亲发出《关于对《投诉信:强烈要求依法保护孙泽平律师执业不受法律追究,要求对孙 泽平不起诉并先行取保候审》的回复意见》,称:“请求事项属于刑事诉讼中需要不断查明和处理的问题。我会高度关心和重视孙泽平所涉案件,进行了一定研判。届时,我会将组织旁听此案的庭审,庭后将总结及研讨,书面上报有关司法行政机关及上级部门,庭审前后将密切关注网络舆情,防止因该案引发对孙泽平律师及律师行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可笑的是,法律规定的二次补充侦查已经结束,惠州市律协还称案件 要不断查明和处理;对律师正常执业权益的侵犯明显发生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还非要等到审判阶段才能研讨;现在还没有决定是否起诉,律师协会一口却咬定一定会起诉并开庭。律师协会作为法律从业机构,居然带头做有罪推定。孙泽平的父亲艰苦的维权之路,换来的是敷衍。

    目前,张远锋在民事诉讼阶段查封的债务人财产也陆续因查封期限到期而解封,债务人从而得以顺利处分财产。张远锋的债权经民事判决确认为合法债权,如果借贷行为被认定为犯罪行为,则应该推翻原来借款案件的所有判决,债务人变身为被害人,所有原先经过民事判决生效的债务不用偿还;加之以涉黑为由没收张远锋全部财产,张远锋则不得翻身。

    保护律师为当事人说话的权利,解除律师后顾之忧,才能从制度上“偏听则暗兼听则明”,这是律师制度的基石。本案完全无视法律规定,在推翻律师制度基石之后 ,律师将如何执业?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近年在全国掀起扫黑除恶的热潮,但不少基层办案部门个别人员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大搞打击报复、颠倒黑白、为一己私利操办“私案”。

    我们将持续关注本案。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3430298&replyID=84825537&page=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