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中玉龙投资放贷套路深奥

编辑:www.weixin300.net -

扬中玉龙投资放贷套路深奥

——来自(上海)江苏镇江扬中的报道

自今年年初以来,上海,扬中市十五家企业(公司)及个人代表不断向扬中司法机关和媒体反映:扬中玉龙投资有限公司百分之百控股人陈玉龙近年来,以投资担保,公司放贷等个人名义,变相借贷给投诉人及公司,迫使投诉人及公司签订各种高利贷、套路贷。对涉及企业明为投资,实为高利放贷。是典型的职业放贷,高利转贷。陈玉龙首先指派公司业务人员走市场,瞄准目标,有预谋的设计陷阱,然后利用投诉人经营漏洞威逼利诱,一步步把投诉人套进深渊。再通过法律诉讼,形成完整的法律程序,造成上海及扬中多家中小企业倒闭,致使数千名职工失业。促使借贷人变卖家产,以致民怨沸腾,给社会带来极大不稳定因素。

上海、江苏镇江张聚德报道

上海市民陈恒卫告诉记者:2016年6份,陈玉龙得知常州恒茂锂电池公司有上市公司兼并上市正处于资金短缺状态,于是通过扬中玉龙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500万入股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并且设计了对赌协议。2017年3月,常州恒茂电源科技公司法人代表兼大股东(陈恒卫的哥哥,因此事件造成中风,由陈恒卫代述并提供相关有效的法律文书应证)占用公司资金。陈玉龙启动了非常手段(抓住时机,设计陷阱,威逼引诱)要求陈恒卫哥哥高价回购股权,否则将送其坐牢等手段相威胁。陈玉龙是扬中黑白两道的红人,陈恒卫哥哥被逼与他签订20%加24%的利滚利回购股份协议,并逼迫陈恒卫为其哥哥做担保人。

该协议达成后陈玉龙将陈恒卫兄弟二人诉讼至扬中法院,法院超额保全陈恒卫及其哥哥位于上海锦和路的445平米的公寓楼、白玉路的公寓房及上海朱家角的别墅;同时还保全了陈恒卫在上海朱家角的别墅、锦和路180平米的公寓楼(房产市值达八千万之多),含常州恒茂电源科技公司的股权,及个人名义另外两家公司的股权,并冻结兄弟二人所有的银行卡和身份证。2017年9月29日,在陈玉龙强势威逼和扬中法院所谓的调解下,陈恒卫兄弟二人与陈玉龙签定民事调解书。债务人陈恒卫哥哥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导致脑中风住院,昏迷不醒,半身不遂。陈恒卫说,500万元本金的股权回购诉讼,在扬中法院的支持下变成了先息后本,利滚利的民间非法还贷方式。而且更加可怕的是,本金500万的民事股权纠纷案子,扬中法院却查封变卖我们多处资产高达上亿元,这是违背司法精神执法,其目的是逼迫债务人无条件的履行不公正的所谓的裁决。

2016年6月,陈玉龙同时再通过镇江大航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500万元入股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4月2日,镇江大航投资有限公司起诉陈恒卫哥哥。扬中法院(2018)苏1182民初1433号支持陈玉龙的诉讼请求。这起实为投资的纠纷案,却变成了民间高利借贷。同样按照20%加24%利滚利先还利后还本的方式,最终导致工厂停产,变卖设备,员工失业,企业接近倒闭。

扬中法院在接下来的执行中,对陈恒卫哥哥采用了对外颁布执行悬赏公告,悬赏2000元举报其下落和财产线索(被执行人因患中风在家休养,被查封财产近亿元,扬中法院通知随叫随到,在其中风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还被逼签了很多不该签的材料),这种丑化抹黑债务人的行为,投诉人表示不能理解执行法官的行为与其想要达到的真正目的。

2018年2月9日上午陈玉龙通过中间人将陈恒卫哥哥骗到位于扬中金控大楼八楼办公室非法拘禁,让人通知陈恒卫拿出千万元的股票赎出哥哥。陈恒卫从上海赶到扬中,见到陈玉龙的办公室楼下停着司法警车,并有法警法官在其办公室会所喝酒打牌。看见饥饿加恐慌的哥哥被软禁在陈玉龙的办公室,一直到凌晨2点,无助的陈恒卫在陈玉龙等人不断的游说施压下被迫交出75万股TANH股票,市值千余万元。陈恒卫问记者:陈玉龙等人采用非法手段限制人身自由,私设公堂,逼我把千万元的股票拿出,非法掠夺己有,这种行为与打劫有什么不同?陈玉龙在扬中侵占了几十家公司及上百名个人资产,能顺风顺水达到其目的,是他个人力量能完成的吗?记者答:相信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违法犯罪人员,正义不会缺席,有时会迟到。

扬中镇江永成置业有限公司股东施源给记者提供材料显示:2017年10月他与另两位股东开发镇江丹徒尚湖雅居时,因公司资金短缺,陈玉龙主动提出高利借资1100万启动该项目开发,借资款其中600万是陈玉龙在扬中农商行借的贷款。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陈玉龙便从公司获利高达677万,无偿取得34%的股权。并且掌控公司印章、财务章,抢夺了公司账册达到控制公司所有权的目的。陈玉龙在控制公司后,首先收回自己本金、利息及管理费,不予交付业主房屋,造成业主上访。陈玉龙真正的目的是要公司破产,然后再低价收购公司,因为公司还有180亩土地未开发。其他三名原股东投入的资金至今无法回收,使得他们欲哭无泪,甚至背负沉重债务。陈玉龙为了贿赂扬中市组织部长黄子来,把公司开发的别墅房屋已低于市场价90多万优惠出售给黄子来。因此,陈玉龙在扬中市也有了“地下组织部长”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