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包庇内蒙古金矿抢劫案12年举报无果

编辑:水中花 -

谁在包庇内蒙古金矿抢劫案12年举报无果

2005年,河北省张家口市商人游成功经介绍前往内蒙古包头市投资,经协商与高占武(又名高小记,高跃跃的弟弟)、王征二人以1200万元的价格从包头市赛乌素黄金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跃跃(又名高忠、高跃)手中买断位于包头市达茂旗的赛乌素金矿乌花矿区的经营权,独立经营,自负盈亏,其中游成功现金出资420万元,高占武、王征两人出资500余万元,其余资金以后期经营利润补交,游成功占股40%,高占武占股40%,王征占股20%。

在三人依约按期缴纳了900多万买矿费后,游成功又先后陆续投资1000多万元购买设备进行扩大再生产,在游成功等苦心经营下,乌花矿区逐步走向正规,并实现了盈利。

而据举报材料称,2007年5月,高跃跃见黄金价格持续攀升,便想把游成功等买断的乌花矿区经营权收回,游成功因已陆续投入上千万元,并未同意,高跃跃见买矿无望,便向游成功等要求转让该矿区30%的股份,并收回乌花矿区管理权,游成功予以了明确拒绝。

高跃跃见游成功不答应其要求,恼羞成怒,随后召集人马对乌花金矿和游成功等人的财产进行抢劫。

2007年6月5日,高跃跃指使杨广林、高三虎(高跃跃的叔伯兄弟)及几十名人员着警服、携警棍、手铐等前往乌花矿区抢走乌花矿区挖掘机1台,装载机4台,大型工程车4台,小卡车1台,价值共计310万元,并强行拆走矿区内机械,抢走球磨机内黄金产品,价值约100万元。

2007年6月14日,高跃跃指使杨广林带领郭堂、白少锋、朱斌、弓程等几十人带着警械装备强行进入游成功办公室、宿舍,抢走乌花矿区存放着黄金、黄金半成品及其他财务资料的保险柜三个,三个保险柜分别属于乌花矿区财务室出纳员一个、乌花矿区一个,游成功个人一个,里面黄金财物总计价值达300多万元。

2007年7月21日,高跃跃又带领杨广林等50余人,配备警械装备,前往乌花矿区抢走该矿区价值300余万元的载金碳26吨和价值100余万元的电解副产品。

2007年8月24日,高跃跃再次指使杨广林、高三虎等人,出动22余辆大小汽车(包括警车)、130余人,抢走游成功等人价值1300余万元的载金碳58吨,和价值55万元的新碳、旧碳,以及游成功等人价值260余万元的生产设备、工具和生活用品。

2007年6月至8月间,高跃跃先后亲自参与、指使手下冒充军警人员先后四次从游成功等承包的乌花矿区暴力抢走价值3000余万元的金矿产品、采矿机械车辆及个人财物,并且在抢劫过程中打伤多人,以暴力手段强行夺取金矿开采经营权,最后迫使游成功等无法继续开采经营。

案发后,游成功多次向包头市公安局报案,但包头市公安局以经济纠纷等为由不出警,2007年10月12日,游成功向内蒙古公安厅刑警总队进行报案,后又多次分别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内蒙古检察院、内蒙古公安厅等机关进行控告和反映,在上级机关督办下,起初包头市公安局以涉嫌抢劫罪对高跃跃及相关犯罪嫌疑人进行了刑事立案侦查,并分别于2007年12月31日,2008年1月1日,2008年1月5日,将王征、杨广林及高跃跃等人进行刑事拘留。

面对公安机关的刑事讯问,高跃跃等人对游成功承包乌花矿区经营权和自己四次参与指使抢夺乌花矿区财物和游成功等人个人财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多次讯问笔录及讯问同步录音录像为证)。

在2008年1月份的多次刑事讯问笔录中,高跃跃亲口承认自己撬开了抢夺的游成功个人保险柜,把从中取出的汞金、汞银提炼成黄金和白银卖了31万元,并把游成功保险柜中的钻戒、金项链据为己有。

经公安机关侦查,扣押了高跃跃抢劫中使用车辆、工具,同时在高跃跃处搜查出大量枪支弹药、警服手铐等违禁用品,其中在高跃跃控制下的矿区保卫部搜出四身警服、两支防暴枪、六七发子弹和一副手铐,高跃跃对其金矿违法购买装备警械的事实同样供认不讳。

奇怪的是,面对犯罪嫌疑人的亲口供述和大量的犯罪事实证据、目击证人证言,高跃跃在一个月的刑事拘留期满后,被当地公安机关无任何正当理由取保候审,符合逮捕条件的重大犯罪嫌疑人并未被正式逮捕。

此后,当地公安局又莫名其妙地作出了撤销案件的决定。时至今日,该金矿抢劫案的涉案嫌疑人没有受到任何的刑事处罚,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被抢劫的价值3000万元的财产未予归还,被非法占有、使用长达10余年之久。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上述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没有得到法律惩治,被抢金矿矿区在高跃跃控制后的十余年间仍在正常生产,期间还发生重大安全事故,乌花矿区原合伙人王征及其亲属等3人在后续的生产中,由于矿区氰化钾泄露,不幸身亡,而三人致死的重大安全事故并没有向包头市政府做任何汇报,也未见包头市官方的任何处理意见。

谁是背后保护伞?

一个事实清楚、证据充足,犯罪嫌疑人亲口承认的金矿劫案,为何长达十余年时间没有任何结果。经过游成功不停控告,2007年10月,中国公安部决定督办此案,其后,案件由包头市公安局以抢劫罪立案经办。

而更为诧异的是,处于被刑事侦查阶段的高跃跃,竟然能在2007年12月谋得了包头市第十三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身份。一个涉嫌多项刑事犯罪的犯罪嫌疑人是如何当选包头市人大代表的,其中的疑问着实难解。

据举报人向记者透露称,被刑拘期间的高跃跃有过服软的表现,在刑拘期间,2008年初,高跃跃许诺公安局将抢劫的财物折价归还给游成功,因此才于2008年2月,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被取保候审。

但在被取保候审后,高跃跃态度逆转,对答应包头市公安局的许诺根本不做理睬,并在不同场合多次扬言,其背后有后台和保护伞,并扬言“想找我要钱没门,可以直接去找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赵某某去要”,置法度于不顾。

是高跃跃真有后台背景还是乱打内蒙古领导人的旗号,记者拿到的2008年4月4日游成功与时任内蒙古公安厅刑警总队一位副队长的对话录音中,该副队长向游成功说,高跃跃为摆平其案件,实施了巨额贿赂,时任内蒙古副主席赵某某插手干预了上述刑事案件,时任内蒙古公安厅厅长赵黎平(因故意杀人等罪行被执行死刑)曾向办案人员表达高跃跃案不按刑事案件办、高跃跃向游成功还钱的解决思路。

2008年4月5日,包头市刑警支队队长张发群与游成功的谈话录音称,高跃跃通过中间人找到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赵某某,导致包头市检察院不批捕,刑事案件无法推进。

而2008年7月2日,游成功与上述内蒙古公安厅刑警总队副队长的录音则透露,高跃跃在被取保候审后,以赵姓副主席为靠山,因此拒不赔偿游成功损失。

高跃跃是否真有后台还需要纪委、监察、公安等机关的调查证实,2008年1月6日,在游成功等不停的控告下,包头市人大常委会第2次主任会议,暂停了高跃跃包头市人大代表的职务,并许可包头市公安局对高跃跃采取强制措施。但高跃跃从2008年2月被取保候审,此后一直逍遥法外,背负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高跃跃2018年又再次当选为包头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十余年来,在抢劫案被无限期悬置,受害人权利得不到救济的情况下,游成功迫于无奈,不得已分别向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和刑事自诉。

2018年5月15日,游成功向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返还原物纠纷民事诉讼,要求高跃跃、杨广林、王征(王来宽)、高三虎、郭堂、白少锋、弓程、朱斌等8人承担赔偿责任或返还原物。一年多以来,案件经过法院两次开庭审理,迟迟未下判决,其主要原因是:原告方主张自己财物被抢劫,需要证明抢劫的时间、经过、被抢财务种类、数量,因为所有资料在当年均被抢走,游成功原告方所能提供的证据恰是多年以前的公安侦查卷宗,而侦查卷宗一旦被认定为该案的证据,案件又变成了一桩彻底的刑事案件,该案的特殊性让包头市中院的法官也左右为难。

而从2016年7月14日,游成功依法向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刑事自诉,提交了公安侦查卷宗,并将公安机关拒绝向受害人出具不予追究高跃跃等人刑事责任的决定等情况明确告知了该院,请求法院依法追究高跃跃等人的抢劫行为的刑事责任。

2016年7月22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自诉人游成功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公安机关拒绝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自诉人的起诉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为由,作出了不予受理裁定。

游成功不服前述裁定书,于法定期限内依法向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再审申诉。2019年7月22日,内蒙古高院以“依据你提出的控告事实,高跃跃可能因犯抢劫罪,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因此,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案件的,即不符合自诉案件范围,第一、二审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符合法律规定”为由,做出了维持原裁定的(2019)内刑申14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时至2019年,高跃跃抢劫行为已过去整整11年之久,受害人游成功数次找当地公安局、检察院沟通案情,要求前述司法机关尽快启动追责程序,但该抢劫案仍毫无进展。司法机关也拒不向游成功发放不追究高跃跃等抢劫行为刑事责任的决定,该案一直处于被无限期搁置的状态。

迫于无奈,游成功等选择不断向中央国家部门和内蒙古纪委、政法委、信访局、公安厅等多个部门邮寄控告材料,十二年来已先后投递出1000多份,但是仍得不到解决答案。

幸运的是,2019年初,随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包头市扫黑办、中央扫黑除恶巡视组(内蒙古猎鹰突击队)在不断收到控诉材料后,陆续介入此案。

2019年7月5日,包头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了《包头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许可包头市公安局对市人大代表高跃跃采取强制措施的决定》,包头市公安机关也已再次刑事立案,但据悉高跃跃目前仍未被采取强制措施,仍然处于法外,是否会给法律一个公正的答案,记者后续将继续跟踪报道。

 来源: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NENFl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