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一张令人生疑的传唤证

编辑:水中花 -

河北廊坊:一张令人生疑的传唤证

 近日,多家媒体以《河北廊坊:60万买出实名举报信 纪委疑似出内鬼》为题曝光了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乡大垡村百名村民联名举报原村委会主任尹树齐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却不料实名举报信竟辗转到尹树齐手中,并且扬言其花60万从纪委买回一事。然而,文章刊出后仅两天,举报人之一的尹铮便收到一张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的《传唤证》,传唤事由是涉嫌“诬告陷害”。让他不明白的是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怎能“破案”为何如此“神速”,本来应该是由纪委立案调查被举报人是否涉嫌违法违纪的案件怎么成了安次公安分局立案抓捕实名举报人的闹剧。

image.png

(图为安次分局传唤证)

据《河北廊坊:60万买出实名举报信纪委疑似出内鬼》文章内容显示,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乡大垡村原村委会主任尹树齐自从2012年开始担任大垡村的村委会主任后,利用自己的职权贪污村集体的财产,强行霸占村民土地,为公职人员征地盖房,组织、领导黑恶势力在村中称王称霸,胡作非为。其中,村民王希福经营七八年的养猪场被尹树齐勾结外村的欧阳作宇带领黑恶势力成员强行毁坏、霸占,造成10多万的经济损失。

2012年,村民尹铮将大垡村南闲置的10亩自然荒地承包下来,期限为50年,并签署土地承包协议,第二年尹树齐却又将该土地以18万余元租给外村的张振桐,也签署了相关协议。尹铮找尹树齐问原因时,尹树齐竟倒打一耙,说尹铮私拿公章,私盖合同,并称没有将荒地承包给他。尹铮怀疑尹树齐可能私刻村委会公章进行非法活动。

2013年安次区农业局为大垡村修建田间公路期间,尹树齐利用职务之便拿到工程中的拉土项目,施工过程中以多报销少出工的方式,获取利益,导致工程欠款达11万元之多(其中包含程某云、佟某福、李某成的工程款),远远超过了工程预算及工程实际的支出。

2015年11月,尹树齐拒不偿还村民刘振刚的欠款,导致刘振刚无钱医治疾病,走投无路在大垡村委会办公室喝农药自杀。

村民靳景田反映:尹树齐任村委会主任期间,多次对村里翻盖房子的村民以各种理由索要财物,每次都在一万元以上,如果不给,就各种刁难。2017年,村民靳景初、靳景春对家中的老房进行翻盖,尹树齐多次找他们要钱被拒绝。2017年5月11日,尹树齐带领其儿子尹国志、女婿荣俊达及二十多名黑恶势力成员,手持大砍刀及棍棒冲到靳景初的家里要推倒翻盖的房屋。尹树齐对儿子尹国志说:“砍死他,打死打伤,我负责!”将靳景初的堂弟靳景田鼻梁骨打断,身上也多处受伤。之后,派出所认定靳景田涉嫌故意伤害,判决有期徒刑8个月。靳景田称尹树齐为了寻求保护伞,为杨税务派出所指导员贺晓红在大垡村置办一块宅基地,并且盖了一个六间屋的房子。

村民刘福宽称:2017年当地修廊坊西大外环,占我本人土地2.7亩,赔偿款在26.8万元左右。在我领取补偿款时,却被告知,此款被尹树齐以村民刘振强的名义领走。本村七个大坑被尹树齐非法出租或者变卖,所有盖章政府都没有记录,所有款项都没有上交入账。区纪检曾责令杨税务乡政府解决此事,直到现在,村民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而刘福宽的占地补偿款,也没有得到合法的解决。

尹树齐危害一方,成为大垡村的“土皇帝”,忍无可忍的大垡村百名村民联名上访,向安次区纪律检查委员会递交举报信,希望能够彻查尹树齐的违法违纪、涉黑涉恶案件。而安次区纪委却答复:尹树齐的行为违纪不违法,构不成犯罪。但是另村民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再次见到这份举报信时,居然是在尹树齐的手里!

刘福宽称他坐在尹树齐的车上,尹树齐拿着村民的举报信给他看并对他说:“纪委第四监察室的吕国震主任是我哥们,我花了60万就从纪委把举报信买回来,你们谁也告不倒我!你再不老实,我就开车撞死你!”

《河北廊坊:60万买出实名举报信纪委疑似出内鬼》一文刊登当晚,杨税务乡政府副书记刘志元打电话给尹铮,要求尹铮把网上发布的文章删掉。第二天(2019年9月10日)上午九点,乡政府干部解延宾,包村干部杨雨衡,民政所长李林,来大垡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会议上传授法门:网上公布、反映尹树齐的事情不属实,要求村民代表如果有媒体记者前来采访,要对记者采访的问题说不知道,乡政府有专人负责接待记者。同时传言,安次区政府要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捕尹铮!2019年9月11日晚村民尹铮收到张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的《传唤证》,传唤罪名是涉嫌“诬告陷害”。

尹铮说:文章所刊载的内容绝对属实,这是多个村民代表共同的呐喊和心声。安次区公安分局突然以“诬告陷害罪”传唤我令我很吃惊并非常怀疑他的合法性,理由有两点:

第一,文章中所列举的尹树齐犯罪事实是多数村民共同实名举报,而且是向区、市、省各级信访、纪委及各大媒体举报,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此次媒体刚刚曝光,安次区公安分局就以“诬告陷害罪”要拘捕我,不知道“罪名”是怎么来的?“犯罪”证据是什么?举报尹树齐的犯罪行为应该是在纪委部门调查监管范畴,安次区公安分局跳出来“狗拿耗子”是否合法?尹树齐组织、带领黑恶势力欺压、打砸村民的犯罪事实立案调查过吗?不抓犯罪嫌疑人反而要抓举报人,是否涉嫌打击报复?是否涉嫌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第二,文章中出现尹树齐说“纪委第四监察室的吕国震主任是我哥们,我花了60万就从纪委把举报信买回来,你们谁也告不倒我!你再不老实,我就开车撞死你”,内容是否属实,纪委及廊坊市相关部门在文章发出后一天之内肯定调查不清楚,安次公安分局在没有调查结果的情况下武断、悍然的出具一纸《传唤证》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并且安次区公安分局的这一举动涉嫌滥用职权,是某些地方领导干部以权代法、权大于法现象的集中体现。

2019年初中央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出重大部署,要求向深挖幕后、打伞破网进一步延伸,把打击“保护伞”作为主攻方向,做到除恶务尽。从某种程度而言,“保护伞”不除、“关系网”不破,黑恶势力就扫不干净。而河北廊坊安次区的村官尹树齐背后到底有没有保护伞还需要相关部门下大力度侦查,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的那张涉嫌“诬告陷害”《传唤证》依旧令人生疑!

文章来源: 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0916/37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