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无结果: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纪委被指“护犊子”

  “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山东省青岛市大公岛合法承包人李军林愤怒的讲到:“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纪委太不像话了!查都没查、问都没问,就说魏小军什么事儿也没有,明显“护犊子”!”

 

image.png

 

 

山东省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机关服务中心主任、处级干部、公职人员魏小军,在组织黑恶势力分子武装夺取受害人李军林承包大公岛后,打伤拘禁多名雇工,并在原海警侦查队长范斌(现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某派出所任治安民警)的保护包庇下,将这一重大涉黑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军林只能向海洋与渔业局纪委举报魏小军的违法行为,谁曾想纪委查都不查,直接向李军林“打包票”魏小军啥事儿没有。

据媒体报道:大公岛屿生态自然保护区正式批建于2001年,2007年3月10日,李军林与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机关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签订了《大公岛看护承包合同》(以下简称合同),承包期为30年,租金人民币10万元/年。合同约定服务中心将看护大公岛自然保护区的部分工作委托给李军林,由李军林负责大公岛保护区部分项目(包括大公岛海域周边划定区域)的管理工作。同时将大公岛周边海域使用权以承包的方式承租给李军林进行水产品养殖经营活动。

自2007年合同签订后,李军林陆续投入了资金3000万元,先后整修建设了大公岛码头,修建了道路、盖建了房屋、种植了树木、购置了多艘船只,加强了大公岛的生态保护力度,同时进行了大面积的海珍品养殖,成为大公岛名副其实的岛主。

2014年,李军林如往常一样前去服务中心交纳年承包费却被拒收,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知李军林“服务中心换领导了,领导不让收,该承包合同解除了。”后来,李军林又多次前去服务中心交纳费用,均被拒收。李军林认为服务中心新上任主任魏小军的作法不合法、不合理,随即向服务中心提出书面异议,询问情况,但未得到答复。2014年6月9日,服务中心在没有任何商议、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单方面下达一份《解除大公岛看护承包合同》的通知,通知称“……在该合同履行期间……你方也未按照约定交纳承包费”。

李军林称:对于服务中心单方面解除合同的行为,自己不能接受。并且李军林还是想通过双方沟通协商的正当途径解决问题,拿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承包权。然而,让李军林万万没想到的是,服务中心根本无意与自己协商。于是便有了服务中心主任魏小军勾结、指使黑恶势力人员非法占岛这样的恶性事件发生。

2016年12月28日下午3时,两艘青岛渔船冒着严寒,顶着海风冲向大公岛。船一靠岸,便从船上跳下30多人,他们统一着装,个个手持棍棒,凶神恶煞、气势汹汹。为首一人对岛上看护人员叫嚣道:“海洋渔业局魏小军让我们来接管大公岛,你们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打今儿起,这个岛换岛主了!”

岛上看护人员还没反应过来,这伙暴徒便悍然出手,棍棒相加将数名看护人员打致轻伤,随后用绳索反绑、强行带走,将业主李军林承包的大公岛强行霸占。而对李军林在大公岛含辛茹苦、苦心经营9年所投入的心血和3000余万元巨额资金不作任何赔偿。

魏小军抢岛成功后,勾结、贿赂原海警侦查队长范斌为其提供庇护。据被打伤者管凤鸣称:案发以来,当地海警办一直没有抓捕魏小军及其指派的黑恶势力团伙成员。管凤鸣曾多次催促询问,海警办案人员均以无法取证搪塞推脱。之后,海警侦查队长范斌找到正在住院的管凤鸣与另一位被打者徐茂才,问二人愿不愿意私了,管凤鸣气愤不过,质问道:“你们不是无法取证吗?那我们跟谁私了?”“给多少钱都不会私了,我们就是要讨一个公道!”范斌见管凤鸣、徐茂才不肯妥协,立马转变态度,威胁二人说:“那你们算是倒了大霉了,这件事情已经惊动市政府,你们白挨打不算,到时一分钱也落不到。我们就是法,你们不乖乖听话,就把你们当做黑社会抓起来。”在海警侦查队长范斌的威逼利诱下,最终管凤鸣、徐茂才二人怕惹上更大的麻烦,违心的同意私了,并且接受了魏小军和范斌支付的每人15万元补偿款返回老家,而魏小军指使黑恶势力分子暴力拘禁、伤人、抢岛的恶性事件便不了了之。

李军林举报说:2014年,青岛市海洋渔业局曾违规申报:人工鱼礁专项资金3000万元,未获批准。养殖户陈刚勾结海洋渔业局常务副局长郭新堂暗箱操作弄虚作假,利用假公章、假身份证、假名字,没有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成功将3000万国家专项资金诈骗到手。此事件暴露后,纪委刚刚介入调查,郭新堂便跳楼自杀了,此事便没有再往下继续深查。

李军林说,2014年,魏小军任职青岛市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和管理中心主任,看到了这块人工鱼礁专项资金,便也动了心思。效仿郭新堂利用同样的手法弄虚造假、无投入、无建设,重复申报人工鱼礁项目,再次成功套取3000万国家专项资金。在2017年9月这批资金已经全部到位,魏小军全部私吞。

如今,李军林实名举报魏小军涉嫌虚构项目骗取国家专项资金重大贪污诈骗罪,并且伙同范斌涉黑涉恶、严重违法乱纪。在中央三令五申“在强力推进打伞破网进度时,不管涉及谁,务必一查到底,在办案中坚持做到不漏事、不漏人、不漏责、不漏罪,绝不姑息!”的高压下,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纪委接到举报后,查也不查、问也不问就给魏小军“打包票”?这样“护犊子”显然不合适。

文章来源: 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0916/37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