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州首例国家赔偿案无人问责 男子被错误羁押半年获释后反成被告

   2019年1月4日,温州市苍南县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对陈其福不起诉。” 2019年4月30日,温州市苍南县检察院作出《刑事赔偿决定书》,陈其福因被错误羁押被限制人身自由191天,决定支付赔偿请求人陈其福人身自由赔偿金54385.34元;驳回其他赔偿请求。

   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蒙冤两年的陈其福成为2019年浙江省温州市首例国家赔偿案,但是不起诉决定、国家赔偿并没有彻底洗清陈其福冤情。

   被取保候审后,陈其福案件另一当事人张全惠在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和国家赔偿决定后,仍然将陈其福诉讼至当地法院,并被苍南县钱库镇法庭正式受理。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5月17日陈其福案件首次开庭审理,但并没有当庭宣判,时隔三个月后,苍南县钱库镇法院以该案案情复杂不适宜简易程序需要转普通程序为由,8月22日再次开庭审理,同样没有当庭宣判,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为何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已经承认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错误案件,在苍南县钱库镇法庭出现反转,再度受理?为何本已经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查清的浙江省温州市首例国家赔偿案在苍南县钱库镇法庭再度成为复杂案件,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利益纠缠?

   关键证据视而不见

   今年45岁的陈其福是苍南县钱库镇人,本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但在2017年4月16日参加当地环城教堂聚会时,与张全惠在调音室发生争执,张全惠突然出手抢夺调音设备把陈其福的手扭伤。争执发生两个半月后,张全惠称,由于陈其福的推搡而导致其肩胛骨撞到柜子致伤。后经法医鉴定,张全惠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陈其福的伤势为轻微伤。

   该案件经苍南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陈其福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8月4日向苍南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苍南县检察院于2017年9月18日第一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于2017年9月30日补充重报,苍南县检察院于2017年10月31日第二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于2017年11月30日补充侦查。苍南县检察院分别于2017年9月1日,2017年12月26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

   从2017年6月29日,陈其福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苍南县公安局刑拘,同年7月14日被检察机关逮捕,就此一直被关押到2018年1月5日才取保候审,时间长达191天。

   值得注意的是,苍南县公安局侦查阶段,关键的证据视频直接被忽略,造成了陈其福蒙冤长达两年。

   上述案件发生后的2017年6月5日,苍南县钱库派出所副所长陈志铭勘察还原现场的视频显示,陈志铭在案发现成侦查重复证明说,“撞不到,你(张全惠)随便怎么样都撞不到(柜子)”,“你(张全惠)无论怎么也撞不到(柜子)这个边角”。在说了一串“不可能”之后,又说了一句“你(张全惠)现在明白了吧,你回去再慢慢回忆”。

   侦查办案民警亲口说明,根据实地勘察张全惠伤情不可能出现。但是这一被陈其福看来,最能证明他清白的有力证据直接被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忽略。

   随后,陈其福家属将这份现成侦查视频资料分别递交给了公安机关和检察院。不过,陈其福说,公安机关并没有将这份重要资料移交检察院。

   “检察院的经办人陈丽红也说没见过这个视频,后来我们重新把视频拷给她看。她看了之后,才把我放出来。”陈其福说。在将上述视频交给苍南县检察院后不久,2018年1月5号,苍南县检察院决定对陈其福取保候审。同一天,陈其福被看守所释放。此时,距离他失去人身自由,已经过去了整整六个月零七天。

   公检机关谁该负责

  2019年1月4日,苍南县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认为陈其福故意伤害他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出双方当时推搡仅持续数秒,且陈其福未有连续推搡对方行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陈其福主观上有伤害他人身体的故意,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陈其福不起诉,当天解除了对他的取保候审措施。

   奇怪的是,苍南县检察院在不起诉决定书中对上述办案民警的侦查视频证据只字不提,仅从主客观动机的角度承认对陈其福的羁押错误。

   2019年3月,在苍南县看守所被羁押半年多的陈其福,向当年批准逮捕他的苍南县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请求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财产损失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共63万余元,还要求赔偿义务机关进行书面道歉,向其发送道歉信。

   但是陈其福的赔偿请求并没有得到全部满足。

   苍南县人民检察院根据《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2019年4月30日,决定按照2017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284.74元支付赔偿陈其福191天人身自由赔偿金54385.34元,驳回了其他赔偿请求。

   不过,苍南县检察院下发赔偿决定书的同时,要求陈其福签定《息诉息访承诺书》,“保证就此案不再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向任何机关和部分提起申诉、上访、赔偿。承诺自诉。并承诺该国家赔偿案一次性结案。”

   公安机关长达半年时间的反复侦查,为何关键的视频证据被直接忽略,检察机关为何不承认收到过关键的视频证据,为何在重新提交视频证据后,快速释放案件当事人陈其福?

   既然充分的证据已经证明了当事人陈其福的清白,检查机关为何还要求当事人签订霸王条款的息访承诺书?为何错案造成了国家损失,而经办公安机关、检察院没有一人受到处分?

   据案发地环城教堂的几十名教友向记者反映称,陈其福案件发生后,几十名在场的教友联名上访作证,陈其福被张全惠等几人殴打,导致陈其福手脚软骨受伤,案发现场有数百名教友均可做证人,而张全惠从教堂出来没有任何的受伤迹象,却在2017年6月15日被鉴定为轻伤,公安机关认定的陈其福故意伤害案与事实严重不符。

   《联名上访书》称,公安机关经办人员偏信张全惠及家属证言,只收集伪证有罪证据而故意不搜集陈其福无罪证据,违反公安办案程序。案件发生在数百人面前,且有多个手机录像为证,张全惠的陈述及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结果与事实不相符。

  并且据知情人透露,张全惠伤情为数年前摔倒所致,张全惠自己也曾透露称与陈其福无关,那么张全惠的轻伤鉴定从何而来,为何公安机关对此不作进一步侦查?

   知情人向记者表示,这份《联名上访书》在陈其福刑拘后,先后被递交了苍南县公安局、检察院等多个部门,但是其中有力证据同样被直接忽视,公安机关对张全惠新旧伤的疑点全然不顾,对关键证据不做提交,造成了陈其福的冤案。

   “张全惠在当地很有势力,我们怀疑公安、检察机关在有意包庇。”案发现场一位知情人向记者直接表明,自己对警方、检方的办案流程有质疑。

   法院为何迟迟不判

   陈其福冤案曝出后,先后受到澎湃新闻、浙江之声、《民主与法制》等多家媒体的持续关注,在多家媒体的新闻采访中,涉事的苍南县公安机关、检察院等部门均对该案闭口不谈。

   后续多家媒体跟进采访,均未收到任何涉案机关的正式回复,截至发稿,可以确定的是,虽然陈其福错案造成了国家损失,但是当地公安、检察机关目前仍没有一位办案人员因此受到处罚。

  让记者差异的是,尽管苍南县检察院已经承认陈其福错误羁押,但该案件另一当事人张全惠在苍南县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后,又将陈其福诉讼至苍南县钱库镇法院,并被苍南县钱库镇法院正式受理。

  一个已经被检察机关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错误案件,在苍南县钱库镇法庭为何再次被受理,此前被忽视的关键视频证据和几十位现场证人的证言是否被及时认可,会得到什么样的判决结果?

   记者了解到,2019年5月17日,苍南县钱库镇法院对此案首次开庭审理,此前被忽视的关键视频证据、手机视频证据和几十位现场证人均已当庭提交法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最终并没有当庭宣布判决结果。

   时隔三个月后,苍南县钱库镇法院又以该案案情复杂,不适宜审判简易程序需要转为普通程序为由,于2019年8月22日重新开庭审理,同样当庭并没有宣判,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苍南县钱库镇法院为何将本已简易程序处理的案件,在最终的审判期限前改为普通程序审理?会审判出何种结果,是否会彻底洗清陈其福的责任,目前只有等到审判结果。

   据记者查证,法院审判简易程序案件较为简单,不需要组成合议庭,审判期限一般为3个月,而普通程序案件需要组成合议庭,审理期限为6个月。也就是说,从苍南县钱库镇法庭首次按照简易程序审理陈其福案,已经到了必须出审判结果的期限,而转成普通程序案件后,陈其福案审理期限将再被延长半年时间。

   “六个多月的看守所生活给我心理生理造成了巨大伤害,原来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现在已没了笑声,经营十来年的电脑销售维修业务也已歇业关门。”陈其福说,自己的精神一度崩溃,只希望公检法机关能给自己一个公正的交代。
来源:https://www.sohu.com/a/341428127_12013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