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地农民无法生存 谁动了农民的“奶酪” 致农业农村部一封公开信

 农业农村部:我们农民真苦,我们农民真难……农村靠土地生存,以土地为生,失去了土地,就等失去了生命。莫莫格自然保护区领导与县政府各别领导串通制造“假湿地”。让我们农民失去了土地种植的机会。也剥夺了我们农民为社会做贡献的权利,同时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
  核心导读
 
  大河村位于吉林省镇赉县黑鱼泡镇一个历史悠久的村庄。五棵树等五个乡镇近近“7万人口”。而被莫莫格保护区竟然把定居上百年历史的村屯规划在湿地缓冲区,试验区中。而大河村332户,农业居住人口1242人。大河村历史悠久,从清朝起就有了人居的部落,距今已有200百多年的历史。大河村人祖祖辈辈几十代人延续至今。这是历史的变迁。自从镇赉县政府申报国家茣莫格湿地规划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属农民以签了生效法律承包合同,政府单方违约,強行作废。各乡镇近七万农民流离失所无地可种。然而莫莫保护区确在湿地核心区內建设违规永久性的建筑,建设违规旅游设施,设立售票房及违规的停车场对外开放等等………。
 
  据马永辉、李海龙等人介绍说;黑魚泡镇大河村这块黑土地从建国初期至今养育我们祖祖辈辈几十代人,大河村的行政区域规划图也非常清晰,
 
  大河村行政区域规划分界
 
  马永辉、李海龙等人介绍说;东至沿江镇,南至洮儿河,西至绵西村,北至哈拉火烧村,所有资产资源依法都归属我们村民集体所有,里面包括,大河村村民332户,1242人,基本口粮田近四百公顷(享受国家粮食补贴)集体农田上千公顷,在第一轮土地承包到第二轮土地承包我们所有耕地全部向国家交农业税,一直到2004年国家对农村土地政策的改革不在交农业税,国家粮食补贴发放到农民手中,我们农民生活才有所改善。在2013年至2014年间大河村多次受到中央电视台对农村机械化作业,农民的种植土地面积,粮食及农作物的丰收成果作了专题釆访报道(有电视台影像记录为证)
 
  镇赉县委县政府为五个乡镇的农民排忧解难
 
  早在1990年,镇赉县县委书记蔡玉和,在召开县委会议上重要讲话中提到,号召全面开发洮儿河滩地,让老百姓多收入粮食,为国家多做贡献……。
 
  我们五个乡镇响应县委县政府的号召,当年就有近百户农民家庭借款、贷款买了农业机械设备,开始开垦开发洮儿河滩地,耕种,并且与政府签署淮地承包合同。辛苦二年的耕耘被1998年百年不遇的一场特大洪水,全部被淹没,有的房屋也淹没。1999年秋,水澈之后、2000年春开始复耕,五个乡镇的农民再次响应政府的号召,开始恢复大水前的耕地面积,又逐步扩大耕地种植面积并签署承包滩地开垦的土地种植。
 
  2002年春。镇赉县政府由副书记王辉,副县长李万江亲自带队到我们大河村实际调研了解百姓生活非常艰难情况下,每口人一亩多地,年产约四百二十元(亩产600斤玉米,价格0.70元)去掉种子,化肥等各项生产资料支出,在没有社会救济的条件下。全年将有11个月解决不了温饱问题。学生没有学费。病人没有医疗费。县委县政府领导当场做出批示,让农民自发大面积开荒洮儿河滩地。让百姓解决温饱问题,我们再次投入大量资金购进农机具。转眼间几年过去。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河滩地形成了七八万公顷的耕地。
 
  2011年春,镇赉县政府出台新政策。授权黑鱼泡镇等五个乡镇政府,所有的开垦的耕地发包给农民,耕地承包租赁费,以每公顷600元的租金并签暑租赁合同。五个乡镇农户,家家户户都按政府要求签了承包合同书。有的在自已承包地里打了深水井,大面积接上了电,买大型农机具。全村已经基本实现了机械化。我们五个乡镇7万村民在县政府的支持下脱了贫。改善了生活标准。
 
  退耕还草演变退草还耕
 
  五棵树镇,农民杨忠军、刘涛等人早在2002年与五棵树镇政府签署了滩涂开发合同。
 
  嘎什根乡政府在2007年招商引资开发利用弃耕地同时与任孝清签署了滩涂弃耕地的开发合同。2007年5月1日至2037年5月1日止有效的法律文书。
 
  2008年第二轮土地普查时2000多公顷湿地里的试验区耕地定为不稳性耕地。而在2009年春种植大豆以出土长成20公分高的大豆秧苗被毁掉,
 
  为了响应县政府及莫莫格自然保护区的规划改造退耕还草的政策,保护区领导在与我们谈退耕还草补偿时,承诺按国家规定补偿,同时毁了秧苗也给补偿至今也没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款,
 
  同年莫莫格自然保护区申请二调地耕地改造种植木须草项目,径吉林省发改委批准退耕还草项目后,并批复了大量的资金扶持。当年县政府与莫莫格自然保护区同时承诺,如果三年退耕改草种植不成功在退草还耕。在这三年种植木须草其间,因各种因素达不到成活率而放弃该项目,三年间又损失了近300多万元而告终。
 
  2012年莫莫格自然保护区与县政府决定退草还耕,准许耕种大豆水田等农作物,这其间任孝清、刘涛等六人又投入了大量资金购买农机械。
 
  天有不测风云,镇赉县黑漁泡等五个乡镇的农民万万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在2019年春莫莫格自然保护区作出决定,说耕地是在保护区域内的核心区湿地。保护区工作人员会同县政府及镇政府工作人员同时阻拦五个乡镇农民舂耕播种。
 
  但保护区领导还拿早在1994年的条例说事,你们想种地。就拿出1994年前种地证据来。
 
  马永辉、李海龙等人介绍说;早在1982年分田到户,耕种十九块低洼地。湿地的成立是在1994年。农民拿出来了证据证明,及知情人作证,莫莫格保护区的领导一看有证据,1982年耕地就以分田到户了,之后说你们有了证据证明也不会让你们种地的。
  村民保存的1982年生产队时的台帐记录
 
  莫莫格保护区在保护区内建筑永久性场馆及旅游设施
 
  莫莫格保护区自身带头违规违法,将湿地核心区域最美丽的湖心岛建设办公区,建设建筑永久性的场馆及旅游设施,收取旅游观光门票对外开放。
 
  投诉人增多次在吉林省环保厅官方网站投诉。省环保厅官网给投诉人回复并答复所投诉的内容;【投诉內容基本属实】答复第六十四条;莫莫格国家自然保护区2014年在保护区缓冲区开发建旅游设施,修一条3000米的游船航道,一座占地2000平方米的观鸟园。
 
  随后下达了整改目标。违法旅游经营设施全部拆除,违法旅游经营活动全部停止,生态环境逐步恢复。
 
  整改时间与措施时间表
 
  2018年8月底前一:对保护区有效的监管,2018年2月底前全部停止保护区缓冲区内所有旅游活动、关闭参观开放功能,严禁游客进入。二:严格按保护区总体规划,拆除违建设施的保护功能,2月底前,拆除游船航道码头,禁止游船使用和进入,将3000平方米的航道,按照原设计的湿地生态扑水渠道功能进行管理。8月底前拆除2000平方米的观鸟园,恢复自然原貌。
 
  莫莫格保护区顶风上、更改意见当作耳旁风
 
  2019年6月1日投诉人带领朋友到莫莫格保护区旅游,还在对外开放,每人票价60元,包括乘坐景区内的游客观光车票价。游客上千之多。旅游景区的违法建筑不担没有按要求时间拆除,反而大兴土木,维修场馆。
  图为正在维修中的场馆
  图为正在维修中的场馆
 
  马永辉、李海龙介绍说:早在1981年“莫莫格保护区”被批准成立,当时,保护区内有30%的国土面积,依法属于国家所有之外,其余70%的土地,都是莫莫格乡、黑鱼泡镇、岔台乡、沿江镇、大屯镇和五棵树等五个乡镇的农民集体土地,
 
  在1981年镇赉县委领导,为了凑足10万公顷的湿地数字,以向国家每年申报,多要数百万的财政补贴,没有考证土地是否符合规划为湿地的具体调研,仅在版图上“划线定位”一拍三合;搞出来的就完全是含有大量水分的“湿地”。
 
  在当时居民手中约有45万亩库存的纳税耕地,现在是30年承包期,享受国家承包土地各种补贴,这是国家永久性农田,可却被划入了“保护区”,另外还大量的约七八万公顷机动地,轮作耕地,岗地等及常年牧场等也同时纳入了保护区“范围”,另外,为了扩大“保护区”的规模,还把中小学校、医院诊所,粮库邮局、金融网点,商店,修理业等服务设施网点的永久性建筑设施,还包括5个乡镇的政府机关,20个行政村,近百个自然屯,大约7万人口的永久性村民居住地,大笔一挥,划入了保护区中,进行违规充数。而上述保护区数字的“造假掺水”,莫莫格保护区领导,不是自己不知,而是刻意所为,“所谓的湿地”“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从设立之日起,37年间,一直没有明确的界线,莫莫格保护区上报给政府的“莫莫格保护区功能分配图”完全是“虚假构成”,最大的用途就是侵占了农民的生存权益。在“保护区”内,农民在自己所有的集体土地上耕种不行”放牧不行,养殖不行,栽树不行,“引水、旱改水田不行,田间道路维修等均在被禁止之中”。也正是镇赉县政府和当地莫莫格保护区的不作为,无作为,只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树立“标杆”,给当地以耕地种植为生的农民带来巨大的损失。
 
 
 图为莫莫格保护区自身在湿地内平整的土地
 
  莫莫格保护区,不让农民种地,可自己在保护区内,却公然违背省政府和草原局领导的指示,进行非法开发经营,从中获益,最后把“灰色收入,暗中分流。
  莫莫格保护区违规建设售票处
 
  100多只国家一级珍禽丹顶鹤、灰鹤以救助的名誉拒放野外,长期关在笼子供游人参观。违建“百鸟园”博物馆,莫莫格保护在通往湿地核心区湖心岛路口处,莫莫格乡农民的耕地“买”来,违建了永久性停车场,建造卖门票的收费岗亭等,一张门票卖60元―80元不等。
  
莫莫保护区违规建设建筑永久性的停车场
 
  在现实工作中,莫莫格保护区,不择手段欺骗中央环保督察组:中央督察组,要求保护区拆除长达数公里的观光用的水泥路,但是保护区不惜耗资用“水淹冰冻法”先覆盖住必须拆掉的水泥路,因为结冰后水泥路看不见,等环保组一走,就完事大吉了。
 
  在战争其间,日本侵略中国占领东三省其间,日本人为种地,在我们大河村南,洮儿河北修建一道民坝,省市县领都知道日本人修建的民坝。我们的祖先早在清朝末年就在这片土地上定居,开荒种地,捕鱼,至今已超过200年历史。这就是铁的证据,莫莫格自然保护区为什么不尊重历史,是什么利益驱动而抛弃历史?
 
  莫莫格自然保护区自成立以来,从未依法争得我们村民和"两委"同意,也没有依法履行征收征用手续,对我们大河村等五个乡镇农民未依法给过一分钱征地补偿。
 
  莫莫格自然保护区,1981年建立时,批复文件是珍禽自然保护区,非常的合理合法,让我们为之信服,后期莫莫格自然保护区扩大占地面积14.4万公顷,做湿地核心区,用意让我们农民难以理解难以接受,更让我们不理解的是湿地核心区内包括五个乡镇102个村屯,及国营鱼场,林场等怎么上报审核的呢?包括五个乡镇农民基本口粮田及林地,又是怎么上报审批的?
 
  盼望农业农村部上级领导早日成立调查组对莫莫格自然保护区的合法性公正性,早日还我们镇赉县五个乡镇近7万农民一个合理的公道,(张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