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门事件”中的权力面相

编辑:www.weixin300.net -

“邯郸门事件”中的权力面相

“邯郸门事件”中的权力面相

导读:

不能怀疑这是伟大的新时代,令人欣然欢喜!但也有令人悲伤的消息,往往转变为令人愤慨与绝望。河北省邯郸市的康耀江民间借贷案最终导致百亿资产被破产重组,康耀江本人被超期羁押一年半之多,且不知何时释放。这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有悖于伟大新时代的宏大主旨。

全文约2550字左右,预计阅读需要5分钟。

正文:

不能怀疑这是伟大的新时代,令人欣然欢喜!但也有令人悲伤的消息,往往转变为令人愤慨与绝望。河北省邯郸市的康耀江民间借贷案最终导致百亿资产被破产重组,康耀江本人被超期羁押一年半之多,且不知何时释放。这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有悖于伟大新时代的宏大主旨。

从几年前的一场民间借贷开始,这是希望的时间,也是噩梦时间。以整个邯郸金融市场乱象为背书,康耀江借贷事件导致这样的结果,似乎可以算成当地官员为所欲为的“政绩”的验证。从“朱某刚要求强制执行”,“邢台法院闪电查封”, “康耀江二次自救且在签订合作协议之前被抓捕”,“抓捕后的第二天邯郸中院就发出破产重组指令”,这些看起来是如常的故事,但也不难看出,事件处理的果决,至少意欲表明不能追究处置无力的责任,甚至他们要自彰其果断和神速处理事件的能力。

但是,据媒体报道,受害人提起虚假公证“第一诉”后法院迟迟不予立案。而早在康耀江与职业放贷人朱某刚签订的无效协议被公证后已向相关部门甚至法院反映不止一回,一直没人审议和处理。现在,康耀江掌管的企业终于被破产,已成为砧上鱼肉了;官方与利益攸关方已“神速到位”,唯独康耀江方只能眼睁睁看着资产被瓜分。企业破产重组已经有年,康家及其相关人员一直在奔波反映问题,官方做了哪一点公正的工作 呢?

“邯郸门事件”中的权力面相

这个时代,一些令人惊讶的消息,往往会演化出令人郁闷与愤慨的剧情。按照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放贷人需要经国务院银行监督管理机构批准;条例明确规定没有经过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应当设立银行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照此,职业放贷人朱某刚自身就是没有金融借贷资质的个人,朱某刚不具备这方面的资质,显而易见,他所做如此高的利息放贷,他签署的这些协议,具备有效性吗?邯郸市相关机关对此有过异议吗?没有!签订的虚假公证,康耀江方及其代理人员也在法庭上提出异议并要求核查,法院允许了吗?没有!被法院涂抹的流水经过当事人双方的认可或质证了吗?没有!并不具备破产条件的企业最终被破产重组了,理应可以缓一缓的步子放慢了吗?没有!凡此种种,无不让人一次次想到“邯郸门事件”发生在千年古地邯郸而不是其他地方,有什么蹊跷吗?

我不知道一桩非常简单的经济案件为何处理起来时就有明显的政治化倾向,但我可以想象其中利益的纠葛和权力的扭曲利用;我不知道线索清晰的民事问题何以刑事化处理,但可以肯定公权力的滥用和个人寻租。按照该案专家的问答,其中的十个问题有着明确的答案,在此,我不妨罗列,以供邯郸相关机构裁定:第一个,朱某刚到底是不是职业放贷人?答案“是”;第二个问题,他的行为是不是高利贷加套路贷,回答“是”;第三个问题,公证的过程要不要进行背景调查,回答是,一定要进行背景调查。第四个,异地执行是否有必要?回答是“没有必要”;第五个问题,有必要进入企业的破产程序吗?回答是“没必要”;第六个问题,是否属于超标的查封,回答是,“确实属于超标的查封”。第七个问题,抓人长达一年半不放,是否属于超期羁押?答案是“属于超期羁押”。第八个问题,破产管理工作组,是不是应该让熟悉项目本身运作的当事人参与破产的管理过程,答案“是”。他们参与之后,会对这个项目进行更高效率的管理。而现在管理组入驻一年多,业主意见非常大,经常有上访,造成社会不稳定。第九,法庭质证,是否双方应该对等,否则可能枉法裁判,答案是“应该对等”,枉法裁判的可能性是有的。第十个问题是,涉及司法的重大民生问题是不是应该通过正确的司法程序尽快地推进,答案毫无疑问是“应该”,不仅如此,还应该在这方面加大力度。十个问题的十个回答,作为一个单向的话题放大也可以,也可以作为邯郸这几年金融市场秩序乱象横生的自然切片进行剖析。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