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市辽阳县地税局为何被群众怀疑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本网讯(文/鸣渊)“税务局是具有国家行政执法权力和国家行政管理权力的行政机构”其行政权力包括“承担组织实施中央税、共享税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基金费的征收管理责任,力争税款应收尽收。”辽阳市辽阳县地税局(现为国家税务局辽阳市辽阳县税务局)作为基层的国家权力执法机构理应公证执法,为何被群众怀疑为“黑恶势力保护伞”呢?我们来看看当事人民群众说的什么?

  今天我们故事的当事人叫温荣源,户籍所在地辽宁省辽阳市首山镇人,现居住在四川省冕宁县。据温荣源说,他是被辽阳县地税局逼得无家可归,如今是“走投无路欲诉无门!”

  话还得从一纸有关辽阳县万凯峰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说起。据温荣源说:“我(一下均指温荣源)与常某于2012年6月1日,签订有关有关辽阳县万凯峰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我(甲方)以2.6亿元的对价将该公司46%的股权转让给常浩(乙方),并在协议书中明确约定:该股权转让价款为税后价值,因股权转让所涉及的个人所得税、营业税等所缴税款均由乙方和天骏公司(天骏公司为常某关联方)承担和缴纳。转让价款2.6亿元已支付完毕。”

  温荣源查法律法规,《个人所得税法》第九条:“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第十二条:“纳税人取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和偶然所得,按月或者按次计算个人所得税,有扣缴义务人的,由扣缴义务人按月或者按次代扣代缴。”第十四条:“扣缴义务人每月或者每次预扣、代扣的税款,应当在次月十五日内纳入国库,并向税务机关报送扣缴个人所得税申报表。”

  就这样一个的因民事合同产生的税费问题,温荣源与常某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中明确约定:“该股权转让价款为税后价值,因股权转让所涉及的个人所得税、营业税等所缴税款均由乙方和天骏公司(天骏公司为常某关联方)承担和缴纳”《个人所得税法》法定常某作为扣缴义务人的巨额税款案件,辽阳市地方税务局不按《个人所得税法》第九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等法律法规办理,分别于2014年5月8日向当事人温荣源下达辽县地税限改[2104]0520号《辽阳县地方税务局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2017年4月7日向当事人温荣源下达辽县地税限改[2017]0401号《辽阳县地方税务局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2017年5月12日向当事人温荣源下达辽县地税限改[2017]0501号《辽阳县地方税务局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均要求温荣源依法限期缴纳个人所得税共计5156、20万元。

  温荣源说,他在辽宁县地方税务局“税务人员的威逼、哄骗下”已经缴纳1500万元,辽宁县地方税务局继续追缴余下的3656、20万元。当事人温荣源依法“向辽阳县地方税务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在办理纳税担保财产抵押登记时,税务局不配合,相关部门不予办理。”“8月15日,辽阳县地税局出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难道温荣源《股权转让协议书》巨额税费一案的另一方常某消失了吗?答案是常某没有消失。据温荣源说,事件发生五年来,辽阳县地方税务局并未向常某发过相关催收缴纳税款的《通知书》,因温荣源和常某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产生的“印花税13万元和已代扣代收的个人所得税上亿元、罚款2600万元分文未交,也未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刑法》第二百零一条“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缴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缴纳税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扣缴义务人采取前款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较大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常某签约不尽责,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辽阳县地方税务局为何会于国家法律而不顾放他一马呢?有据知情透露,辽阳县地方税务局给常某采取邮寄送达和留置送达均无法奏效,在该局请示上级税务局是否公告送达时,上级地税局一领导称“根据税务总局意见,以法律文书公告送达容易引发舆情,不利于改革稳定,建议采取其它方式送达法律文书”的精神办理。如此辽阳地税局的做法有失偏颇,值得回味!好比是跑了法定代扣代缴人常某,劫了按照协议履约的温荣源做替身,简直是既荒唐又可笑。群众都怀疑辽阳地税局的所作所为是在保护此案违法嫌疑人常某,怀疑辽阳地税局是常某的保护伞。

  面对一个案理清晰,被执法主体明确,本该依法执行的巨额税费案件,辽阳地税局方面为何会出现如此荒唐的结局呢?这和辽阳地税局系统某些领导平时所作所为是分不开的。

  群众还说,辽阳县地税局长王某某,多次在不同场合酒桌上公开宣称,“我为了当上XX,给某某30万元、某某20万元,是花了大价钱的,我必须捞回来。”高某某、王某、项某等群众都听过。

  辽阳县地税局长王某某曾经因大操大办其女儿的婚礼,收受巨额礼金,违反八项规定大吃大喝,被纪检监察机关处理过。

  2016年4月。辽阳县地税局长王某某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原寒岭分局宋某某(为了保护知情群众及其隐私,宋某某的电话在此省略),向辽阳市XX选矿厂以借款名义索要巨额钱财,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买房。

  辽阳县地税局长王某某与辖区企业做生意,强买强卖。在刘二堡兴宇型钢公司对面低价租赁场地囤积锰铁,利用职务之便向企业施加压力,将锰铁卖给辽阳市某轧钢厂、某某钢铁公司等,从中渔利。

  辽阳税务局个别人的种种作为,被知情群众嗤之以鼻。为了给国家挽回税收损失,维护司法权威和纳税人合法权益,笔者还请辽阳税务局方面积极作为,积极响应党中央关于“优化营商环境,各级政府要坚决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重要精神,依法严惩温荣源《股权转让协议书》巨额税费一案中的常某巨额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建设法制中国和法治社会。笔者再请辽阳税务局方面从自身抓起,在群众中竖立党和政府的光辉形象,不要再被人民群众怀疑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时至今日,当事人温荣源仍在远离家乡的四川大凉山,他何时能够大大方方的回到自己久别的故乡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