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嘉荫县 去向不明的补贴款

编辑:水中花 -

黑龙江嘉荫县 去向不明的补贴款

  日前,本媒体收到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向阳乡黄鱼卧子村村民周万才的情况反映。情况反映中,周万才向媒体披露嘉荫县黄鱼卧子村领导对他和村民的压迫与种种不公。
 
  周万才称:“我的农业补贴去向不明。1998年嘉荫县进行第二轮农民土地承包,承包给我的土地为10.05亩。1999年国家第一次给农业补贴,当时补贴公告是在村委会书记宋长法家墙上公布的,而公告上补贴名单中却没有我的名字。于是我问村委会书记宋长法,宋长法说他不知道。我又到乡政府咨询,乡政府工作人员也说不知道。之后,经过我多次奔走,村委会书记宋长法告诉我说,把我的耕地补贴漏登了。此事拖了几年之后,孙英彬上来当村长,他又告诉我说:“因为你没交农业税,所以不能给你补贴。”
 
  “村长孙英彬的侄女婿闫凤成在没有交农业税的情况下,却得到了补贴。”周万才告诉记者。
 
  另外,记者了解到黄鱼卧子村村民修海明、王金贵虽然当年都交了地税,却没有得到补贴。他们曾到嘉荫县政府反映问题,县政府信访部门告诉他们回家等消息。后来,修海明、王金贵通过关系将他们的承包田变成林业耕地,并且给他们发放了林业耕地补贴。
 
  2014年周万才找到嘉荫县向阳乡党委书记朱福权,周万才向朱福权说明情况后,朱福权对周万才说:“谁给你落下的你找谁去。”就这样,周万才的事情经过二十多年数百次的诉求一直无果。直至2019年,现任村委会书记孙英彬告诉周万才,他的耕地直补在他哥哥的帐上呢,让周万才找他哥要钱去。
 
  周万才在《情况反映》中还列举了村两委负责人贪污、侵占等行为,主要是:
 
  一、2014年黄鱼卧子村修江堤,宋长法强行扣押农民土地和园田地赔偿款达400余万元作为公积金,他在任多年吃喝玩乐都是村里花钱,村里的财务支出从不公开,假帐满天飞。
 
  二、2017年孙英彬在朱福权的压力下,开会研究决定对村里通往国道的公路进行加宽,工程设计为3米宽、300米长,路基砂石最多需要1000立方,砂坑是我们村里的,砂石不需要花钱(砂坑距施工现场2公里),只需支出装载运输费、水泥和人工费,一个900左右平米的路面最多需要40万元就能修下来,村里却花了70多万元,比修高速公路都贵。
 
  三、朱福权在任期间,横行霸道,胡作非为,为自己谋私利。2013年在旅游区门口、贮木场所在地,暗箱操作,用别人名字代替法人建了一个大酒店,总占地面积为2万多平方米,酒店的钢结构建筑面积为2000多平方米,这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国家三令五申不允许公务员干经济实体,而朱福权目无法纪,在乡政府说一不二,全乡的村政他说了算,连村委会的公章都要交到乡上去,老百姓正常开个证明盖个章都要跑六、七十里地到乡上去盖。
 
  2012年向阳乡党委书记朱福权在黄鱼卧子村大沟塘南山开垦土地8公顷,当时国家就已经三令五申不准开荒,朱福权却利用手中的权力暗箱操作,利用别人的名字代替开垦土地,是黄鱼卧子村民齐长明用554拖拉机带旋耕机开起来的。
 
  四、2017年黄鱼卧子村修建村委会院内路面,混凝土路面工程设计标准是20厘米厚度,没有路基。孙英彬对外承包每平方米路面80元,而朱福权却对这个价格不同意,并擅自以每平方米150元的天价包出去了,并且质量没有达标,路面最薄的地方只有七、八厘米厚。一个院子在没有车压的情况下,就已经七裂八瓣了。这些年,孙英彬虽然为村务工作尽心尽力,有心为村民做点事情,无奈在乡政府的权力操控下,他什么也说了不算。周万才的事情,孙英彬也替他跑了几十回,但都无功而返。
 
  经过记者调查,周万才的补贴款确实去向不明,他所反映的以上情况基本属实。
 
  专家看法
 
  针对上述周万才反映的情况,我国著名评论员罗竖一指出,补贴漏报的问题,村委会却让村民自己去解决,乡、村两委领导还存在这样那样的腐败问题,周万才反映的情况代表了村集体腐败无为,乡镇及村两委建设存在严重问题的现状。这样的情况,深受其害的是,像周万才一样的基层村民,成千上亿的村民是乡镇、村委腐败无力之灾的承受者,是农村腐败的直接受害人,如此这样,损害的是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败坏的是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必然导致民怨沸腾。有些基层组织的干部,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做工作的同时,忽视了对党的政策、纪律和国家法律的学习,放松了对自身的要求,追求物质回报,淡薄了公心,看重了私心。那么,乡官、村官为何会滋生腐败?罗竖一认为,权力失去监督和制衡是根本原因。长期以来,老百姓囿于法律知识的匮乏,对官员腐败痛在心中而无可奈何。乡官、村官权力并不大,但相较于监督力量的薄弱,其相对权力不可谓不大,甚至达到了“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地步。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乡官、村官难免视法律如同儿戏,不拿自己当干部反拿自己当土皇帝。有人戏称某些地方的“村民自治”几乎已经变成了“村官自治”,足以说明此中问题。用法治方式和制度手段管住乡官、村官的绝对权力,才是纠治农村违纪违法的治本之策。一方面,已有的村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村务公开等制度必须激活,另一方面也要推进村级反腐的制度化建设,把村级权力牢牢束缚在制度笼子里,一定可以从根本上扭转基层干部的法治观、权力观,让乡官、村官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因此,应该对原任乡书记朱福权和原任村委会书记宋长法立案调查。
 
  本媒体将密切关注事件进展,必要时再次采访报道。
http://0777auto.cn/a/toutiaozixun/21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