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华鲁集团被指“管理混乱”与一神秘女子合谋诈骗

 【摘要】 国企华鲁集团被指管理混乱与一神秘女子合谋诈骗尊敬的记者同志,你们一定要救救我,我被山东省国营企业华鲁集团有限公司程相盟、财务负责人...

国企华鲁集团被指“管理混乱”与一神秘女子合谋诈骗

“尊敬的记者同志,你们一定要救救我,我被山东省国营企业华鲁集团有限公司程相盟、财务负责人张红军,利用公职便利与宁津县榕达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榕商公司)实际控股人李娟串通伪造磅单、伪造变更文件合同,诈骗我上千万元,导致我的家庭生活困难,子女上学都成问题!”家住山西大同的李建军向记者哭诉!

image.png

据受害人李建军反映:2014年9月30日,李建军与德州市宁津县榕达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榕商公司)李娟签订供煤合同,开始供应煤炭,但是榕商公司收到煤炭后一直拖欠李建军方煤款,多次催款无效。2015年3月,李娟以资金困难的名义与李建军商量,把榕商公司与山东华鲁集团公司的业务转让给李建军做。并且将榕商公司在华鲁集团的债权转让给李建军作为还款,多余的部分由李建军买断。随后,李娟带李建军到山东华鲁集团公司办公楼,与华鲁集团公司领导李军、张红军、程相盟就此事多次进行商谈。

2015年4月5日,华鲁集团公司通过董事会研究给出明确意见,同意榕商公司将其供煤业务转让给李建军,同时同意将榕商公司在华鲁集团公司的债权930万也转让给李建军,(930万其中330万元榕商公司已开具增值税发票,另外600万是华鲁集团根据收到的已经送到泉林电厂将近一万吨的磅单估计出的价值,未开增值税发票),但是华鲁集团公司要求李建军必须在宁津成立一家含有“榕达”两字的新公司与华鲁集团公司签订合同。李建军于2015年4月14日在宁津成立了榕煤公司(以下简称榕煤公司),为了用“榕达”两个字,新公司让榕商公司占了0.5%的股份(李建军的股份是99.5%)。

2015年4月15日,榕煤公司与华鲁集团签订了煤炭采购合同(但后来华鲁集团财务总经理张红军不知道什么原因通知又把合同日期改成了4月18日,又签了一份),李建军又于2015年4月16日在宁津县法院同榕商公司李娟达成调解330万元,其中126万元作为还李建军煤款,200万元通过银行现金转账的方式于2015年4月17日直接转到了榕商公司法人杨英山的卡上,又给了李娟4万元现金,买断了330万元债权。并于2015年4月16日下午将调解书递交华鲁集团程相盟经理,程相盟要求把没开票的600万元也办理转让手续。

2015年4月22日,在德州市平原县公证处进行了债权转让公正,将榕商公司在华鲁集团公司价值600万元未开增值税发票的煤炭的债权转让给了榕煤公司,李建军用120万现金和发到德州煤场的同等价值的煤炭补偿了李娟,买断了600万元债权,至此通过法院调解和公证处公证的合法法律手续完成了全部债权转让。并在当天由榕煤公司曹继伟和榕商公司会计吴东芬及李娟司机小刘一起到了华鲁集团公司程相盟经理处,送达了平原公证书,同时办理了平原公证书和宁津法院调解书的送达手续。

image.png

随后,榕煤公司按照与华鲁集团的合同约定向山东泉林集团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林公司)供煤。据记录显示:

第一批煤从2015年5月27日至2015年6月14日,供煤92车共计4940.04吨(华鲁集团公司不给挂账);第二批煤从2015年7月25日到2015年7月30日,供煤89车共计4194.86吨(已给华鲁集团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第三批从2015年10月12日到2015年10月17日,供煤17车共计798.22吨(已给华鲁集团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

但三批煤炭供应完后,华鲁集团公司一直没有让榕煤公司办理第一批煤的结算工作,供煤的原始磅单还在榕煤公司,经李建军到泉林公司了解后才知道,泉林公司早已给华鲁集团公司办理了结算手续。

原始磅单作为结算的重要依据,让李建军不明白的是,没有原始磅单华鲁集团怎么和泉林公司办理的结算?就此事,李建军与华鲁公司财务对账,然而财务人员却对李建军说:“开票前只有7705925.54元,没有对账单。有什么事情问李娟!”一头雾水的李建军多次问李娟怎么回事,但是李娟也没有任何答复。

为了弄清事实,李建军亲自到泉林公司取证,之后才发现一些端倪。原来以前李娟在榕达商贸和华鲁集团做业务时,就伪造电厂磅单和华鲁集团财务张红军串通,将华鲁集团的资金提前骗出来挪为它用。如今又和张红军串通、设计转让业务合同把李建军的资金骗到手,用李建军第一批供应的煤炭填补了她们之前的窟窿。并且,李娟还和张红军伪造过华鲁集团与平原晨诺公司的合同,在2015年6月20日转走了376万煤款(华鲁集团会上的业务报告说是晨诺公司结款,却是和榕商公司签订的协议)。李建军还发现,在榕煤公司和华鲁集团发生业务后,不仅自己供应的煤炭凭空消失,而且转让过来的债权也少了好几百万。

发现这一情况后,李建军多次找华鲁集团公司但都没有结果,后来找到当时任总经理现任董事长的王咏反映,王咏安排办公室的许卫平和财务人员卜祥海了解情况。之后给李建军做工作说:“不要深究了,你一个外地人闹也闹不出结果来,给你个赚钱的机会!换一家公司把合同续签了补偿你,损失的那点钱赚回来也快,把榕达煤业的债权转到新公司,继续做业务。”

面对“大国企”这样的混乱管理逻辑和行事风格,毫无办法的李建军再次以沧州亿海燃料有限公司名义于2015年9月28日和华鲁集团签订了新合同,但是李建军考虑再三,觉得华鲁集团管理太混乱,其内部管理人员内外串通、伪造磅单,坑国家、害商户,随意变更合同和债权,没有一点信用和安全感,怕继续上当受骗,所以也没敢再继续供应煤炭。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蹊跷。合同签完没多久,华鲁集团的程相盟打电话通知李建军说:“转让给李建军的债权被曲阳法院扣划执行走了。”紧接着,李建军也在2016年两次给曲阳法院提出异议,同样没收到任何回复。李建军的债权被扣划后不久后,听说曲阳法院执行法官便辞掉公职,。

作为大型国企,华鲁集团人员、账目管理如此混乱,致使内部高管程相盟、张红军与不法女子李娟携手伪造文件、诈骗他人巨额钱财,是事出偶然还是因果必然?曲阳法院令人生疑的扣划和蹊跷辞职的执行法官又是怎么回事?一切后有待于真相的揭晓。不过,据华鲁集团财务总监孙某向李建军透露,华鲁集团目前仍有好几亿的资产非正常流失!

来源: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1014/38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