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与国企对决——上演“葫芦僧判葫芦案”

编辑:www.weixin300.net -

个人与国企对决——上演“葫芦僧判葫芦案”

山东省国有企业华鲁集团程相盟、财务负责人张红军与李娟串通伪造磅单合同、隐瞒事实、变卖债权,诈骗李建军千万资产。李建军万般无奈,只能依法维权求助法院要求华鲁集团偿还欠款。然而华鲁集团主要领导却放话:“不要深究了,你一个外地人闹也闹不出结果来!”果不其然,在个人私企与国企对决中,山东省两级法院“顺理成章”上演了一起“葫芦僧判葫芦案”的闹剧。

image.png

受害人李建军说:“历时四年,曾有一线希望依法维权的梦想最终也破灭了,现在家庭生活困难子女上学都成问题,想死的心都有!深深体会到证据再充分,让你输你就得输,赢了让你也拿不到。打官司打的不是公平公正而是人情关系!华鲁集团原来威胁我的话看来是真的。面对国企华鲁集团、济南中院、历下区法院、曲阳法院的强大,我实在是太渺小了,连申诉的大门在哪儿都找不到,更别想维权了!”

据受害人李建军反映:2014年9月30日,李建军与德州市宁津县榕达商贸有限公司李娟签订供煤合同,开始供应煤炭,但是榕达公司收到煤炭后一直拖欠李建军方煤款,多次催款无效。2015年4月5日,李娟以资金困难的名义把榕达公司与山东华鲁集团公司的业务,转让给李建军做并且将榕达公司在华鲁集团的债权转让给李建军作为还款,多余的部分由李建军买断。

榕达商贸公司依法将其持有的华鲁公司600万元债权转让给了榕达煤业公司后,李建军及时的将真实、合法有效的转让协议及《债权转让协议》公证书送达华鲁集团,并得到华鲁公司的认可,发生法律效力。

2015年4月15日,宁津县榕达煤业有限公司与华鲁集团签订了煤炭采购合同。随后,榕煤公司按照与华鲁集团的合同约定向山东泉林集团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林公司)供煤。但三批煤炭供应完后,泉林公司早已给华鲁集团公司办理了结算手续,华鲁集团公司却一直没给榕煤公司办理第一批煤的结算,供煤的原始磅单依然还在榕煤公司。

让李建军不明白的是,原始磅单作为结算的重要依据,没有原始磅单华鲁集团怎么和泉林公司办理的结算?后来李建军了解到,原来以前李娟在榕达商贸和华鲁集团做业务时,就串通华鲁集团财务张红军伪造电厂磅单,将华鲁集团的资金提前骗出来挪为它用。如今又和张红军串通、设计转让业务合同把李建军的资金骗到手,用李建军供应的煤炭款填补了他们之前的窟窿。

并且,李娟还和张红军伪造过华鲁集团与平原晨诺公司的合同,在2015年6月20日转走了376万煤款(华鲁集团会上的业务报告说是晨诺公司结款,却是和榕商公司签订的协议)。李建军还发现,在榕煤公司和华鲁集团发生业务后,不仅自己供应的煤炭凭空消失,而且转让过来的债权也少了好几百万。而据山东国企华鲁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孙某透露,目前仍有好几亿的资产流失!

发现这一情况后,李建军找到当时任总经理现任董事长的王咏反映,王咏安排办公室的许卫平和财务人员卜祥海了解情况。之后给李建军做工作说:“不要深究了,你一个外地人闹也闹不出结果来!给你个赚钱的机会,换一家公司把合同续签了补偿你,损失的那点钱赚回来也快,把榕达煤业的债权转到新公司,继续做业务。”

面对“大国企”这样的混乱管理行为和行事风格,毫无办法的李建军再次以沧州亿海燃料有限公司名义于2015年9月28日和华鲁集团签订了新合同。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蹊跷。合同签完没多久,华鲁集团的程相盟打电话通知李建军说:“转让给李建军的债权被曲阳法院扣划执行走了。”紧接着,李建军也在2016年两次给曲阳法院提出异议,同样没收到任何回复。李建军的债权被扣划后不久,听说曲阳法院执行法官便辞掉公职,曲阳法院上诉人李红茹和李娟常年待在华鲁集团,和华鲁集团领导关系密切。

万般无奈下,李建军只得求助法院,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起诉华鲁集团(历商初字第3226号),偿还欠款930万元。历时一年零两个月,而且还没有合议庭。判决书:支持了李建军330万,其余600万表述可另行主张权利。

有资深法律专家认为:截至2015年4月22日《债权转让协议》签订时,榕达商贸公司持有的华鲁公司债权金额为 949.5万元,原始债权在转让时是真实且足额存在。曲阳县人民法院,在2015年4月27日查封榕达公司990万元债权时,930 万元债权已经实际转让给了榕达煤业公司,且债权转让对华鲁公司产生法律效力,曲阳县人民法院查封的实际是榕达煤业公司拥有的债权,属于查封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