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级法院在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一案中枉法的新闻调查

 2019年7月9日,顾桂才(男,1956年7月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132430195607014***,现住涿州市东仙坡镇***经录音整理):我代表13位村民实名举报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案件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的案件,现在该案已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我请求媒体给予监督。
  记者认真听取了顾桂才、蔡书霞、顾桂方、张清、张艳刚、林书华、张忠、张明、张亮、赵国贤、赵凤霞、李桂馥、顾桂祥的口头和书面申诉,详细阅读了申诉人提供的《两委会议纪要》、证明、《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冀保检控申控民受(2018)89号《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2015)涿民初字第3516号《民事判决书》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6民终1546号《民事判决书》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冀民申6410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以及照片资料,初步研判这是一起三级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枉法案件。记者高度重视派员实地采访。
  7月11日,记者乘车来到河北涿州市东仙坡镇顾桂才家中做了录音专访:2004年经村民赵景友中间介绍,赵纪田承包村鸡场南2亩土地,涉及12户的农业承包地,当时约定使用年限为2-3年,每人每户80元的承包费用,因地不多,又不是好地,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有向赵纪田要回士地。2014年春,部分村民想将土地承包权收回自用,但遭到了赵纪田的拒绝,赵纪田自称有村委会签字盖章的协议,士地为永久使用,但是村民从没有见到和签订过任何协议。赵纪田无常占有、使用村民土地多年,理应返还。
 
  对这一合理的主张和要求我们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依法解除双方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关系,要求赵纪田补偿村民十年的租金9600元,并责令赵纪田返还村民土地使用权恢复原状。

 
  顾桂才气愤的说: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不顾案件事实,故意做出枉法的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2015)涿民初字第3516号《民事判决书》:原告顾桂才、蔡书霞、顾桂方、张清、张艳刚、林书华、张忠、张明、张亮、赵景言(已去世)、李桂馥、顾桂祥与被告赵纪田于2004年4月28日签订的协议一份,原被告对该协议均予以认可,是原被告间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符合法律规定。因原告赵景言已去世后变更为其女儿赵国贤、赵凤霞参加本案诉讼,原被告间主体格原告要求依法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关系(即原被告签订的协议),原告虽提供了相关证据、但该证据不能充分佐证原告的该主张,对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补偿各原告十年的租金9600元(从2004年至2014年),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中也未约定租金款项,对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认可,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原告土地使用权并恢复原状,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对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顾桂才向记者出示了该判决书。
 
  在村民张艳刚家中,对该3516号民事判决村民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该院仍然做出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6民终1546号《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关于协议效力问题。2004年4月28日签订的协议系双方间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相关法律规定,且已实际履行。上诉人主张其协议本意是让被上诉人使用2-3年,并非永远使用,现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其虽提供了相关证据,但该证据不能充分佐证其主张,故上诉人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双方2004年4月28日签订的协议期限应至新一轮土地承包期限调整时到期。关于补偿款问题,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补像各上诉人十年的租金9600元,因双方签订的协议已明确约定给付各上诉人的款项和数额。并未约定有年租金的事项,故上诉人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记者就该判决求证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经录音整理):
 
 
  2004年,赵纪田找到赵景友与顾桂才等十三人协调土地使用事宜。经赵景友给双方协调,双方口头商定,赵纪田使用十三位村民的土地二三年,租金每户每人80元,一年一给。赵纪田仅支付了村民ー年的租金。在诉讼中十三个村民主张每人每年9600元的租金,应当得到法院的支持。赵纪田主张的“永远转让”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现在赵纪田擅自改变了农业用地的土地性质,一旦形成永久性建筑,很难再恢复农业用地。村民申诉请求解除双方的租货关系。所谓协议系伪造形成,协议就是虛假证据。当年在赵纪田租货村民的土地时本来没有书面协议,口头约定的租期二至三年,每户每人一年租金80元是中间人赵景友与各村民谈好的内容。该协议是赵景友和赵纪田两个人商量后由赵景友写的,十三位村民均不知道,协议上前三行的内容是赵景友未经所有的村民同意私自加上去的。村委会的盖章也是在村民人毫不知情、没有同意的情况下盖上去的。
 
 
  村民林书华向记者透漏,2018年4月我们向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检查监督,2018年4月25日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做出冀保检控申控民受(2018)89号《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然而河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仍然做出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冀民申6410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枉法的民事裁定。枉法裁判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实际能构成本罪的主要是那些从事民事、行政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利用职权而枉法裁判,具体包括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及助理审判员等。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这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人民法院的执法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错案追究制”等,发生在河北省涿州、保定的这起枉法裁判案件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这不是社会主义法制的瑕疵,而是法律适用在河北省法律适用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