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林口县:涉案佛像的损失149000元是否应当由张好奎承担?

 ———林口县人民法院、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的新闻调查
 
  8月7日,张好奎(男,汉族,1982年3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231023198203281***,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住该市东宁县绥阳镇,联系方式:13384537***经录音整理)向记者实名举报:在一起我与杜永欣和苏琰杰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判决我给付杜永欣赔偿款149000元,我请求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记者认真听取了张好奎的口头和书面陈述,全面阅读了张好奎提供的《加工定作合同》《情况说明》《控告书》《申诉书》《中联重科融资租赁(北京)有限公司专用收据》《委托收款协议》《产品买卖合同》《债权转让通知书》《上诉状》《再审申请书》(2017)黑1025民初1592号《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黑10民终91号《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牡民终字第266号《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黑10民再22号《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等证据资料,初步研判这是一起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和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错误的研判法律关系,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案件,媒体高度重视派员到黑龙江省林口县调研采访。
  8月10号,记者乘车来到黑龙江省穆棱市下城子镇三道河村张好奎家中(经录音整理)进行了专访:我于2012年11月以贷款方式在中联重科购买C93757.55T吊车从事机械劳务。2013年10月8日我在牡丹江市西八条路吊车出租市场等待用工。来自河北曲阳的苏琰杰自我介绍:我在全国专门负责寺院包工包料施工,雇我的吊车到林口县兴隆寺内吊装佛像和两个莲花座。我说“按市场价格一次吊运42吨以上重量,劳务费不低于1万元。”苏琰杰说:“我的佛像在40吨以下,劳务费就7500吧,你按我的指挥在原地吊到位就付劳务费”。
 
  张好奎详细介绍:在吊运时佛像着地后脚趾有轻微破损。苏琰杰坚持让我全额赔偿6万元,并威胁我如不赔偿60万元将起诉我。2014年1月开庭时,我竟然发现原告是杜永欣,我当即对法官说:“杜永欣我不认识他和我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杜永欣原告主体错误。主审法官王**偏袒的说他是佛像的实际捐赠者有权告你。在第三次开庭时杜永欣开始到庭审现场,对我说“我已经用100万保全了你的吊车。”说完扭头走了。
  2016年4月8日在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该局执行局长彭福东说:经过调查寺院主持说,捐赠者只认潘大明,和其他人没关系。当时林口县法院的徐**院长和候副**院长均在场。2014年8月12日上午在我不知情下,林口县法院的张守业坐着苏晓杰的车由司机小马驾驶,到绥芬河车管所查封我的吊车进行拍卖,下午给我送达了执行裁定书。2014年10月初林口法院将佛像交于潘大明安装使用后,我多次到林口法院执行局解封吊车,使吊车能正常运营,避免每月造成10多万经济损失,执行员张守业让我找杜永欣协商,杜永欣说:“解封可以必须身20万给我这些钱我都花到林口法院了,少1分都不行。”
  2017年11月杜永欣向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以我和苏琰杰为被告提起财产损害纠纷一案。张好奎向记者出示了(2017)黑1025民初1592号《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节录):杜永欣向本院提出的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张好奎承担过错造成原告捐赠佛像损失60万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出于信仰及对佛教的膜拜,于2013年1月1日与林口县兴隆寺达成一份捐赠协议,协议约定由受赠人选定佛像实样,由原告定制并赠与该寺院一尊价宣80万元的汉白玉阿弥陀佛石像,并由原告安装后完成交付。2013年10月14日,被告张好奎的雇员邵继斌以7500元的价格,使用被告的黑C93757号吊车承揽该佛像在兴隆寺院内卸载安装工作,但由于被告未尽安全检查义务,因吊车油丝绳老化,在吊运过程中油丝绳断裂导致佛像的佛身脱落,造成底部碎裂损坏,因该佛像损而不具有完整性,受赠人拒绝接受,从而造成原告未完成捐赠并由受赠人解除了赠与关系(以上为本案基本事实)综上,由于被告的过错行为,造成了原告无法完成此项捐赠行为,除给原告财产上造成了损失外,精神上更是遭受了巨大痛苦,现原告光住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特提起本案诉讼,望依法判决请求事项张好奎辩称:1.原告的主体不正确。首先,捐赠佛像的主体非本案原告,在审理、执行过程中,原告自己承认涉案的佛像系潘某捐赠,非其本人个人捐赠。主张权利的主体就不能单纯的为原告个人;2.产生损害行为的责任问题。原告提供的加工定做合同体现:安装的人工费及其他一切费用由甲方承担(原告承担)这点可以说明:佛像的安装行为由合同的乙方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的人员苏琰杰来完成,费用由原告承担。在实际履行过程中,也是苏琰杰找到张好奎,雇用张好奎的吊车,由苏琰杰组织人员进行安装的。也就是说,原告将安装工作也发包给了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的人员苏琰杰,苏琰杰在完成安装过程指挥张好奎的司机操作吊车进行吊取,现场人员操作均是苏琰杰的人员,包括吊绳的挂设,如何起吊,均是苏琰杰负责指挥、操作,张好奎不提供任何安装服务。这一事实,也符合苏琰杰在曲阳县起运时,由其指挥吊运的客观事实。因此真正与原告形成安装承揽合同的,是苏琰杰。苏琰杰根据起运时的吊装经验和操作规程(苏琰杰系常年出售佛像的厂家,故有其经验性、规程性),苏琰杰完全懂得如何挂设吊绳,起吊佛像。在现场也正是由苏琰杰组织人员,并且由其指挥人员进行安装佛像,在其操作过程中,因操作不当而造成的损害责任,理应由其承担赔偿责任;3.本的法律关系不正确。基于第二项答辩意见和本案的证据,张好奎及其司机未收取任何安装费,张好奎只是系雇于苏琰杰,按照主的要求,完成雇用合同,应该得到的是劳务费。因此张好奎是与苏琰杰形成的劳务合同关系。苏琰杰系与原告形成加工定装承揽合同的承揽方,以自己的人员、技术完成定做工作。同时在进行安装过程中,雇用了张好奎的吊车,也就是说完成其安装工作的工具吊车,是雇用的吊车,非其本人的吊车。因此本案如定性为承揽合同纠纷,那么责任主体应当是定做方、承揽方苏琰杰,而非张好奎。张好奎的司机按照雇主苏琰杰的要求完成雇佣行为,雇主苏琰杰支付劳务费,这与原告向苏琰杰支付的安装费完全是两个概念。本案的涉案证据由谁提供及标的存在严重虚假成分本案的涉案的钢丝绳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的举证规则明确了谁主张权利谁举证,本案首先排除了举证倒置的范围;那么就应当由原告负责举证涉案的钢丝绳系张好奎提供的,也是张好奎安装的;而通过几次庭审,体现的是原告没有在案发现场,也无法提供证据证实钢丝绳的提供人和安装人,那么按照安装规律,这些均应由安装人员苏琰杰提供和安装。原告在诉讼过程中的关于张好奎提供、安装钢丝绳的陈述就是虚假的!伪造发票、市场价值问题:原告在庭审过程中,后补发票,不是原始案发时就依法取得的发票,违背了正常货物交接的惯例,证据可信度降低。另外,本案涉案的佛像,通过鉴定机关针对与其相同材质(二级汉白玉)佛像进行的评估,类似佛像的市场价值仅仅14.9万元;原告提供给寺院的佛像材质均出自相同的汉白玉产地,加上人工费用等,也不超过15万元。明显原告是虚报价格,恶意诉讼。现在原告承认涉案佛像已经安装在莲花寺,经过开光。涉案物已经被其另外利用,故不存在损害赔偿问题,原告的诉讼标的就不应受到保护。综上所述,张好奎认为原告诉讼属于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张好奎没有进行所谓的安装行为,就不应承担赔偿义务。请法院查清事实,作出公正的裁决。


  张好奎气愤的对记者说:本案我和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是雇佣的法律关系,我只负责起重劳务,而(2017)黑1025民初1592号《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的判决,(2017)黑1025民初1592号《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第9页(节录):原告杜永欣起诉被告张好奎在提供服务过程中造成阿弥陀佛站立像损坏,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因杜永欣委派苏琰杰找到张好奎利用吊车技术将9.9米高的阿弥陀佛站立像立于林口县兴隆寺,张好奎应利用其专业技术提供服务,双方形成了事实的合同关系,符合承揽合同的特征,双方承揽关系成立,并已实际履行,双方应按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张好奎在履行过程中未尽到全面安全防范义务,因油丝绳断裂,导致佛像法身底部破损,造成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该佛像为实物存在,部分损坏对整体效果具有很大影响,但未损坏部分仍有残余价值,因此,在被告张好奎按佛像价值赔偿后,该佛像残余部分应归属张好奎所有。对于佛像价值问题,被告张好奎向本院举示了由北京中立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9.9米高阿弥陀佛站像的评估报告,价值为149000元,原告杜永欣虽对该鉴定提出异议,并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但在抽取鉴定机构后,经鉴定机构及本院催缴鉴定费后始终没有缴纳鉴定费用,应视为其放弃鉴定的请求。因此,被告张好奎对于该佛像的价值为149000元的辩解,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告杜永欣是否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的问题,本案向兴隆寺捐赠佛像的事宜虽是案外人潘大明与原告杜永质共同商议的但在履行手续过程中,均由杜永欣出面与兴隆寺及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签订的合同,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杜永欣具备本案原告的资格。对于被告张好奎提出应由苏琰杰承担责任的辩解,根据杜永欣与苏琰杰签订的加工定做合同中明确约定,风险责任自交付运输时起杜永欣承担,因此,在佛像运到兴隆寺时,所有的一切行为后应为杜永欣承担,根据庭审调查结果,苏琰杰在现场仅属为帮忙。另张好奎提出吊车所使用的油丝绳系原告方提供,这一说法显然有悖常理,吊车使用的油丝绳应属吊车专用的,被告张好奎提供吊车服务过程中,不配各油丝绳反而要求雇主提供,与常理不符。因此,对于该辩解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被告张好奎提出的该佛像已在莲花寺院开光使用的辩
 
  解,经本院至花寺与绿莲师傅进行了调査,经绿莲师傅所述,该佛像只是寄于莲花寺,并未受莲花寺管理使用,如果有人要随时可以拉走:因此,对于该辩解,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对、告杜永欣要求被告张好奎赔偿佛像损失60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支持149000元,并驳回原告杜永欣的其他诉讼请求。
  枉法裁判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实际能构成本罪的主要是那些从事民事、行政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利用职权而枉法裁判,具体包括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及助理审判员等。
 
  张好奎向记者透漏:针对1592号林口县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判,我以上诉人的资格在2018年1月向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请求撤销黑龙江省林口县人民法院(2017)黑1025民初1592号民事判决书,改判驳回杜永欣的诉讼请求;2.由杜永欣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涉案佛像的损赠主体是潘某而非杜永欣,主张权利的主体不能单独为杜永欣。2.涉案佛像由苏琰杰组织、指挥人员吊运安装,应由苏琰杰承担佛像损坏的赔偿责任。3.张好奎与苏琰杰之间系劳务合同关系,苏琰杰与杜永欣之间系安装承揽合同关系,责任主体应当是苏琰杰而非张好奎。4.涉案钢丝绳系苏琰杰提供和安装,杜永欣未在现场,其关于张好奎提供、安装钢丝绳的陈述是虚假的。5、一审杜永欣拒绝缴纳鉴定费,视为其放弃举证,应当对涉案标的无法确定价值,驳回杜永欣的诉讼请求,一审以张好奎的证据作为判决的依据,是不正确的。6.涉案佛像已经安装在莲花寺,并经过开光利用,不存在损害赔偿问题。
 
  而面对我的合情合理的上诉请求,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仍然枉顾事实和法律作出了错误的(2019)黑10民终91号《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张好奎应否赔偿杜永欣佛像损失149000元。涉案佛像由杜永欣与案外人潘大明共同决定捐赠,并由杜永欣与林口县兴隆寺签订捐赠合同,该佛像的定作、安装及费用承担亦由杜永欣与苏琰杰签订加工定作合同加以约定,故杜永欣为涉案佛像的权利人,其作为本案原告主张权利,主体并无当。涉案佛像吊装属于张好奎从事的专业工作范围,张好奎吊装使用的油丝绳属于其吊车专用配备设施,张好奎对涉案佛像进行了吊装并收取苏琰杰涉案佛像吊装款10000元,其主张该油丝绳系由苏琰杰提供并由苏琰杰组织、指挥昂装,有悖于常理。张好奎应当对涉案佛像损坏向杜永欣承担赔偿责任。涉案佛像的市场价值已由张好奎委托评估,其价值为149000元,经一审法院调查,莲花寺证明涉案佛像只是寄存于该寺,莲花寺并未对涉案佛像管理使用,随时可以拉走,故一审判决以涉案佛像的价值作为该佛像的损失,并无不当。综上所述,张好奎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张好奎面对记者的采访:我已经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记者就该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采访了**律师事务所**律师(经录音整理):本案是一起适用法律错误的枉法裁判案件,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林口县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黑1025民初1592号判决、第9页“本院认为”明显错误:“张好奎应利用其专业技术提供服务,双方形成了事实的合同关系,符合承揽合同的特征,双方承揽关系成立,并已实际履行,双方应按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张好奎在履行过程中未尽到全面安全防范义务,因油丝绳断裂,导致佛像法身底部损坏,造成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牡丹江市中级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黑10民终91号判决第5页“本院认为”明显错误:“涉案佛像由社永欣与案外人潘大明共同决定捐赠,并由杜永欣与林口县兴隆寺签订捐赠合同,该佛像的定作安装及费用承担亦由社永欣与苏琰杰签订加工定作合同加以约定,故杜永欣为涉案佛像的权利人,其作为本案原告主张权利,主体并无不当。涉案佛像吊装属于张好奎从事的专业工作范围,张好奎吊装使用的油丝绳属于其吊车专用配备设施,张好奎对涉案佛像进行了吊装并收取苏琰杰涉案佛像吊装款10000元,其主张该油丝绳系由苏琰杰提供并由苏琰杰组织、指挥吊装,有悖于常理。张好奎应当对涉案佛像损坏向杜永欣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涉案佛像的捐赠主体是潘某而非杜永欣,主张权利的主体不能单独为杜永欣。涉案佛像由苏琰杰组织、指挥人员吊运交付还未完成,应由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承担佛像损坏的赔偿责任。张好奎与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之间系雇佣关系,张好奎只提供起重劳务,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与捐赠者之间系运输合同,其标的是运输行为的履行和交付,责任主体应当是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而非张好奎。涉案钢丝绳系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提供的劳动条件。
 
  原审判决审判程序违法:杜永欣未在现场与本案无任何关系,其关于张好奎提供、安装钢丝绳的陈述是虚假的。由此不难看出杜永欣只是代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和捐赠者是潘某某搞虚假诉讼的自然人,其并不是承揽运输的石材雕塑厂,更不是捐赠者,杜永欣参加诉讼的主体不适格,其主张、举证均无效,原审审判程序明显违法。
 
  杜永欣拒绝缴纳鉴定费,其不是承揽运输的石材雕塑厂,更不是捐赠者,视为其放弃举证,应当驳回杜永欣的诉讼请求。
 
  1、本案主要证据《收据》与事实明显自相矛盾。
 
  本案客观约定事实是卸载费7500元人民币,1592号判决、91号判决依据的《收据》是佛像扶正10000元;原审判决求证张好奎已收取了卸载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涉嫌伪造证据。
 
  2、1592号判决、91号判决内容判决内容,认定的事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可能造成诉讼主体错误。上述证据不难看出,“杜永欣”与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签订了加工定做及承揽运输的合同约定,交货地点为林口兴隆寺,运输费用由雕塑厂负担,货款交付方式为货到付款,主体是石材雕塑厂,法律关系是石材雕塑厂向捐赠人履行运输和交付义务,阶段是雕塑厂向捐赠者履行交付阶段,不是佛像安装阶段,原审判决将交付阶段与佛像安装阶段“打包”认定,改变了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加工定做合同及承揽运输合同的约定和履行,改变了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与张好奎的合同约定;既侵犯了捐赠者的诉权,也侵犯了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和张好奎的权利义务;导致本案诉讼主体错误;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是佛像安装阶段发生的事实。
 
  3、“杜永欣”与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签订了加工定做《合同》及承揽运输《合同》能够证明是卸载阶段不是安装阶段。
 
  主要证据佛像扶正费1万元《收据》足以推翻佛像卸载阶段和扶正阶段打包认定判决理由。新证据“杜永欣”与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签订了加工定做《合同》及承揽运输《合同》,相关书证、佛像扶正费1万元《收据》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本案的合同、发票系伪造、变造,杜永欣用100万向原审人民法院诉讼保全后没有递交原审人民法院诉讼保全费。杜永欣系交通局在编干部,本案涉案的标的物真正的捐赠者是潘大明而非杜永欣。
 
  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原审判决确认本案的争执焦点是,张好奎应否赔偿杜永欣佛像损失149000元并通过该判决驳回张好奎上诉维持原判是错误的。因此该案的责任主体应当是定做和承揽运输方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而非上诉人张好奎。张好奎的司机按照雇主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的要求完成雇佣行为,雇主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支付劳务费。第二审判决认定“张好奎应利用其专业技术提供服务,双方形成了事实的合同关系,符合承揽合同的特征,双方承揽关系成立”是错误;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向雇佣人提供劳务,雇用人支付相应报酬形成权利义务关系。雇佣关系主体双方不具有行政上的隶属关系。受雇人只需要按照雇佣契约完成工作任务,无需接受雇佣人的其他无理指示。雇佣关系的合同标的是雇员按照雇主的指示、要求进行的劳务活动,劳务行为本身便是合同的标的。雇佣关系中,由雇主向雇员提供各种劳动条件,主要有劳动场所、劳动工具和相关的劳动资料等,进行工作。所以,本案雇主是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受雇人是张好奎,双方雇佣合同成立,由雇主向雇员提供各种劳动条件,主要有劳动场所、劳动工具和相关的劳动资料等,进行工作。张好奎提供的是劳务,雇主向雇员提供各种劳动条件,本案的劳动条件油丝不属于张好奎提供的条件,在卸载工作中的失误行为应当由提供劳动条件的雇主曲阳县非凡石材雕塑厂承担赔偿责任。所以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杜永欣承认涉案佛像已经安装在莲花寺,经过开光。涉案物已经被其另外利用,故不存在损害赔偿问题,杜永欣的诉讼请求就不应受到保护。张好奎没有进行所谓的安装行为,更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这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各级各地人民法院执法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以审判制度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错案追究制”“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林口县人民法院和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张好奎和杜永欣、苏琰杰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这是对社会主义的公然践踏。
 
  中国中央第十八届纪检三中全会中严厉指出: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做到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腐败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来源:《央视法律监督在线网》